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不是一个好机会么
    乔弈森听到艾丽斯的话之后,忽然间舒了一口气,也不由得有几分的哭笑不得,至少不是什么更加让人不能接受的理由。

    她也没有逼着乔弈森必须要杀掉她,这样,最好。

    乔弈森扶着自己的头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声音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冷漠。

    “那我问你,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想法的?”乔弈森问道。

    艾丽斯一脸平静的回答出让乔弈森心惊的话:“从一开始,我就有这个想法。”

    乔弈森还真不知道阮小溪竟然从一开始就招惹到了这个女阎王,可是艾丽斯这么久都没有对阮小溪下手,就说明他其实还是有所顾虑的。

    毕竟以艾丽斯的身手,她要是想要阮小溪的命,阮小溪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可她只是选择了一个最为中庸的做法,只是撤掉了阮小溪的保护而已。

    乔弈森想到还自己一个在家中的阮小溪,他眉头紧皱,急切的开口道:“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把在别墅附近保护的人都撤掉了?”

    “没有。”

    乔弈森这倒是有些意外了:“为什么?你不是一直都想要她死的么?这不是一个好机会么?为什么你没有撤走人马呢?”

    艾丽斯平静的说道:“因为那是在您的家中,我不想您的家中沾染上鲜血,更不想您留在家中的文件失窃。”

    乔弈森不由得要被艾丽斯的缜密逗乐了,艾丽斯这样的活着太过理智,这样的人活着该是有多么的无趣啊。

    “在你看来我是那种会把机密文件落在家里的人么?”乔弈森反问道。

    艾丽斯没有开口,只是看着乔弈森的眼神满满的都是不信任。

    乔弈森忽然觉得自己的威信在艾丽斯这里几近于无。

    “你觉得为什么一定要让我没有任何的弱点呢?只要是人就会有自己在乎的东西,就有可能会为了那些东西付出自己的生命。”

    艾丽斯闭上眼睛,他忽然想到ben先生在活着的时候,提到乔弈森这个挚友,提到晨微的时候,脸上那种难以掩盖的快乐。

    当他知道乔弈森有难的时候,他没有二话,不管自己刚刚从一场什么样的恶战之中脱出身来,都要赶到乔弈森的身边帮助他。

    “因为ben先生就是因为这种弱点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艾丽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忽然看向了乔弈森,眼中忽然闪过了锋利的尖锐。

    “我很多时候都在后悔,为什么那个时候听到ben先生说起你和晨微的时候,没有能够直接把你们除去,这样他就不会有任何的弱点,他也不会死。”

    艾丽斯经历了ben的事情之后,心中也是埋下了阴影,所以在他看到乔弈森提起阮小溪的时候,那种似曾相识的恐惧涌上她的心头,让她几乎克制不住自己的杀意。

    可是她还是有一些理智,所以他没有自己动手,而是迂回的战略。可是她还没有到达自己的目的,就已经被乔弈森发现了。

    乔弈森这个时候才知道艾丽斯的问题出现在哪里,他深深地看着艾丽斯,问了他一个问题。

    “那我问你,艾丽斯你有什么在乎的东西么?”

    艾丽斯摇头,笃定的回答:“我没有。”

    是的,艾丽斯没有爱人,没有家人,没有极其喜欢的东西,她活得就像是没有自己的生活一样,更不像是一个人。

    乔弈森开口:“不,你有在乎的东西,可能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但是我能知道。”

    艾丽斯眼神中带了几分的疑惑,她看着乔弈森,不知道男人究竟是想说些什么。

    “你在乎ben。”

    艾丽斯的眼中有了沉痛:“可是ben先生已经离开了。”

    “是的,他已经离开了。”乔弈森沉吟道:“你现在在乎的是我,是这个教会的教父。”

    艾丽斯因为乔弈森的话忽然愣住了。

    乔弈森继续说道:“你要求我没有任何的弱点,但是你作为教会中的二把手,是不是也应该做到这一点?”

    “那是不是说明,我也应该死,这样的话,你就没有了任何的弱点?”

    乔弈森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冰冷,没有谆谆善诱,他的语气极其平常,就像是日常的聊天一样。

    艾丽斯脸色发白:“这个不一样……”

    “有什么一样?”乔弈森玩味儿的看着艾丽斯:“如果有人因为崇拜你,杀掉了ben,你应该怎么做呢?你会感激他么?你会觉得自己快乐了么?你会觉得自己因为没有了弱点而变强大么?”

    艾丽斯愣愣的看着乔弈森。

    “不会。”乔弈森加重了语气:“你会恨他,不只是恨,可能还会因为自己最重要的人离开而一蹶不振。当然这都是些比较偏激的做法,或者你也会带着仇恨变得强大,变得不择手段,变得阴冷残暴。”

    “这是你想要的么?艾丽斯?”

    艾丽斯的脸色已经近乎惨白:“不是,我不是……”

    乔弈森打断了她的话:“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初衷,但是就是这样子的下场。你希望我会变成以一个残暴的人么?我不再是我,ben也不再是ben,你也不再是你。”

    “你大可以把按照我刚刚说的话想一想,要是有人因为这种事情杀掉了ben,你会怎么做?”

    艾丽斯咬紧了嘴唇。

    房间内的灯光明亮,但是却带不来一点的温度,冰冷的洒在每个人的脸上。

    乔弈森:“这次的事情我不会怪你,但是我想要告诉你。”

    “阮小溪作为我的妻子,我的爱人,她并不是我的弱点,而是我的心脏,希望你不要再动出这样的念头,请你不要想杀掉我。”

    艾丽斯愣愣的看着乔弈森,乔弈森说的是“不要杀掉我”,这说明这个男人已经把阮小溪当做自己的一部分,甚至她的命是高过自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