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为什么你会想让她死
    乔弈森当然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就被刺激到痴傻,只是因为他忽然一阵后怕,他不能想象阮小溪这个新任黑手党教父的妻子没有任何人的保护,直接出现在这个空荡荡的医院之中,会发生些什么样的事情。

    那些不轨之徒没有敢下手,可能也是由于惧怕祁哲耀的势力,祁哲耀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救了阮小溪一命。

    对于阮小溪的救命恩人,乔弈森的这句谢谢来的十分正常。

    “嗯?”祁哲耀有些意外。

    乔弈森开口:“我之所以会说刚刚那些话,只不过是因为你救了小溪一命,为了报答你真的帮助,这个易柯我会直接派人送到你的公司,只要她以后不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答应不会对她为难。”

    “至于你……”乔弈森的声音忽然变冷:“我已经再三警告过你,阮小溪是我的妻子,希望祁兄能够知道这一点,不要再来招惹我的女人,否则下一次我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那么平静,做出来些什么我们都不想看到的事情,岂不是不好意思?”

    祁哲耀被乔弈森阴森的语气摄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乔弈森的声音就像是从地狱深处钻出的一样,每一个字都带着冰冷的力度,听的人不由自主的寒战。

    祁哲耀毫不怀疑乔弈森这个疯子会这样做。

    说罢,乔弈森就挂断了电话,他已经没有什么想要对祁哲耀说的了,他现在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做到艾丽斯的面前,眼神冰冷。

    艾丽斯从没见过乔弈森这样冰冷森然的眼神,寒意顺着她的脊柱蔓延全身:“怎么了?”

    乔弈森没有说话,他只是这样冷冷的看着艾丽斯。

    就在艾丽斯觉得空气都要被冻结的时候,乔弈森忽然之间开口了。

    “艾丽斯,我从之前到现在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

    艾丽斯心中一紧,难道乔弈森知道了些什么么?不可能啊,乔弈森在这里没有其他任何的势力,就算是那三个赌场,也不能和他们的黑手党抗衡,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艾丽斯知道现在的乔弈森不是她平时见到过的乔弈森,他现在是站在教父的位置上和她说这些话的。

    她站起身来,笔直的站在乔弈森的身边,恭恭敬敬道:“十分感激您的信任。”

    “可是,现在我十分的失望。”乔弈森吧艾丽斯的举动尽收眼底,他一直都没有对艾丽斯有过任何的怀疑,因为这个女人是ben选中的,她算得上是ben留给他的遗物之一,是一个非常好用的工具,同样也是一把利器。

    只是他没想到这把刀现在插进了他的胸膛。

    艾丽斯抬头:“我不知道您现在在说什么。”

    “你不知道么?”乔弈森的眼神森然:“那用不用我好好的问问你,为什么阮小溪会自己在医院中没有任何人的保护照料,度过了那么多天?我要不要提醒你我当时对你说的话?”

    艾丽斯眼神闪烁。

    “我当时说的是,我的妻子现在在医院之中,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好好照顾她,务必派人保护她的安全。”乔弈森的声音依然平稳,似乎是没有任何的怒意,只是每个字都像是冰封过一样。

    “可你是怎么做的呢?你来和我讲一讲,你做到了么?”

    被发现了,竟然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艾丽斯的身形不由得有几分颓然,可转眼之间他又挺起了自己的背脊,她看向乔弈森的眼睛:“这些事情我是的确没有按照您说的去做,但是请您相信我,我的确是对您忠心。”

    乔弈森从回来没有质疑过艾丽斯的忠诚,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艾丽斯会在这种事情上,背弃他的命令。

    “我没有怀疑你的忠诚,不然我也不会把我自己的计划全部都让你知晓,但是,我现在想知道的不是这个,你明白我的意思。”

    艾丽斯听了乔弈森的话,她眼神暗了暗,双拳紧攥,最后说道:“是我背弃了主人的命令,我是应该死的,请您下手杀了我吧。”

    乔弈森不知道艾丽斯的脑回路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只是想要知道啊艾丽斯为甚么会这样做,怎么到了他这里就变成了自己想要她的命?

    现在正是乔弈森四面楚歌的时候,艾丽斯是他唯一可用的人,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要了她的命?

    乔弈森声音依旧冰冷:“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至于怎么处理你,那不是你能够左右的。还是你觉得只要死了就可以逃脱我的惩罚了?”

    艾丽斯嘴唇紧紧的抿起,她看着乔弈森的脸,很久才说道:“我想要她死。”

    艾丽斯的话让乔弈森的眼神骤然冰冷,他开口问道:“小溪和你并没有什么冤仇,为什么你会想让她死?”

    乔弈森在听到艾丽斯刚刚的话时,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他有那么一瞬间是真的想要杀掉这个女人的,虽然他现在手下缺乏人才,但是他不可能容许一个想要加害阮小溪的人留在自己的身边。

    艾丽斯有些颓然的开口:“因为您实在对她太过于上心了,你知道么,您本来是不可以有任何的弱点的,可他偏偏就是您的弱点,我不能允许您有可能会出事的源头出现。”

    乔弈森他听了艾丽斯的话,忽然间就明白了艾丽斯的想法,曾几何时,他也想过自己为什么要走阮小溪这样的一个弱点,他就是自己的一个巨大的弱点,只要有阮小溪在,他就不可能成为一个没有任何缺点的王者。

    但是久而久之,他就发现,阮小溪其实并不是他的一个弱点,而是他的心脏,是他的生命的源泉,哪里会有人觉得自己的心脏是个弱点?

    因为那是他身体里并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阮小溪早就已经融进了他的骨血,和他变成了不可分割的共生体。

    而现在的艾丽斯做的,并不是除掉他的弱点,而是杀掉他的心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