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地牢中的疯女人
    艾丽斯没有想到自己一向崇拜的男人竟然会被这种小小的蔬菜打败:“这不可能,他明明……”

    她努力搜索自己的记忆,好像ben先生还真的没有吃过任何有关芹菜之类的东西,也没有点过那样的菜样。

    乔弈森冷冷的开口:“你们的神他不能沾一切和芹菜有关的东西,否则就会过敏,严重的话甚至是有生命危险。”

    艾丽斯有几分犹豫的问乔弈森:“你怎么知道的?”

    乔弈森不想在和艾丽斯说那么多的有的没的,他和ben从小一起长大对方腿上有几根毫毛都一清二楚。

    艾丽斯:“那这个也没有用,只有你自己一个人知道的事情,是不足以作为证据来证明的。”

    乔弈森当然明白这一点,他之所以会说这件事,就是想知道艾丽斯知不知道这种事情,如果他要是知道的话,那就好办了,总会有其他的人知道ben的过敏源。

    现在看来真得是落空了,就连艾丽斯和晨微都不知道的事情,只能作为一见他自己知道的秘密随着ben的尸身长埋地下了。

    乔弈森的表情越发凝滞,这件事真的是越来越不好办了。

    乔弈森正愁眉不展,手机忽然亮了,他看着那个似乎是熟悉的号码,证号码她在阮小溪的手机上见到过,梗死逼着她删掉了。

    是祁哲耀。

    乔弈森脸上挂了点冷笑,他终于肯打回来了。

    “喂。”

    “我是祁哲耀。”祁哲耀的声音透过手机传过来。

    乔弈森冷淡的开口:“不知道祁兄打来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呢?”

    他当然知道祁哲耀打来这个电话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现在在他的地牢中关着的疯女人?

    “我听说我的一个朋友被乔总收押了,所以打来电话问一问。”

    乔弈森嘴角勾起一个冷笑:“哦,是么?我怎么不记得了?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收押了祁兄的朋友。”

    祁哲耀被乔弈森装傻的态度气的咬牙,可是他现在有求于人,只能人了心里的怒意:“是这样的,她叫易柯,是一个弱女子。”

    “嗯?弱女子?哦……你这样一说我就想起来了。”乔弈森可以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前几天似乎是有一个女人被我关押起来了,应该还活着,只不过应该不是你说的人。”

    “这个人粗俗不堪,一出现就要往我的妻子脸上泼硫酸,是个泼辣的危险人物,可不是什么弱女子。”

    祁哲耀听到乔弈森的话才知道易柯是做了什么吗蠢事,前几天他就发现自己的身边没有了那个疯女人的纠缠,开始他还觉得庆幸,可是后来他就觉得不对,因为易家的人说她也没有回家,更是闹到了祁哲耀这里来,向他要人。

    祁哲耀手下的人查到易柯在失踪之前似乎是出现在过乔弈森家的附近,他才大胆的猜测易柯是不是被乔弈森拘谨起来了,没想到还真是如此。

    祁哲耀在听到乔弈森的话之后,才知道易柯竟然对阮小溪下手,竟然还是泼硫酸这种上不去台面的事。

    刚刚听到乔弈森的话时候祁,祁哲耀的眼神骤然一变,心中也开始担心阮小溪的身体状况,可是转念又想到乔弈森既然能够这么镇定,那么阮小溪应该是有惊无险。

    到那时祁哲耀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那小溪现在还好么?”

    乔弈森从祁哲耀的嘴里听到阮小溪的名字就开始咬牙,他的女人什么时候用得着别人这样担心了?

    “我的妻子的身体状况请原谅我不便奉告,毕竟我们之间的关系似乎也没好到过问家事的地步。”

    乔弈森今天会和祁哲耀说这么多的废话,其实就是想让祁哲耀能够摆正自己的心态,阮小溪是他的妻子,他作为一个外人就不要做出来那么多的风波。

    祁哲耀听到乔弈森的话,他虽然知道乔弈森现在说的都是真的,现在的自己当真是一个外人,可哪怕知道了这一点,祁哲耀还是因为乔弈森的话感觉到了不悦。

    “乔总这话说的可是有些见外了,您大概不知道我和您妻子的关系。”

    乔弈森听到祁哲耀的话,嘴角勾出一丝冷笑:“我可不知道我的妻子和您有什么关系。”

    “我们科室还算不错的朋友,在小溪生病住院的那段时间,可是我一直陪在她的身边的,她自己一个人你再那里待了那么久,乔总以为是谁照顾她的?”

    乔弈森我这手机的手忽然攥紧,他知道阮小溪那段时间是住在了医院之中,到那时他也派了自己的人前去,怎会会变成了祁哲耀一直在照顾了?

    “你说什么?”

    乔弈森的表情骤变,他看向艾丽斯,他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候他是让艾丽斯派人去照顾阮小溪的,难道说他并没有那样做?

    艾丽斯正埋着头看手上的文件,她感觉到乔弈森的眼神,也回望过来。

    乔弈森忽然想起了现在还独自在家中的阮小溪,心中忽然弥漫出巨大的惊恐。

    他在离开之前是让人留在别墅的附近,让他们保护阮小溪的,这些人也都是直接授命于艾丽斯的。

    乔弈森可谓是赌艾丽斯绝对的信任,现在这是发生了什么?

    祁哲耀不知道乔弈森现在的想法,他只当现在乔弈森的惊怒是因为自己和阮小溪有了那么多他不不知道的的单独相处。

    “我说,在医院的那段时间,都是我一直陪在小溪的身边,你一直口口声声说着自己多么喜欢她,可是当他难过的时候,你又在哪里呢?”

    乔弈森心中一痛,他忽然想到阮小溪自己一个人孤身在这个医院之中,如果不是祁哲耀,可能会发生些什么样意想不到的事情?

    “谢谢。”乔弈森忽然开口。

    祁哲耀没有想到乔弈森会忽然之间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他脸上的表情骤变,不知道乔弈森为什么会忽然之间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个乔弈森还不会是被自己刺激傻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