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是一定要死的
    乔弈森吻了吻阮小溪的额角:“其实没有什么之而不值得的,只有愿意不愿意。”

    ben没有想到底帮助自己值不值得,没有想过为乔弈森付出自己的生命值不值得,朋友之间的感情到了那里,就没有那些利益上的计较了,只有愿不愿意为他付出而已。

    ben愿意为乔弈森和阮小溪在绝境之中披上了他的衣裳,装作他的样子,引开了那样一群穷凶恶极的歹徒。

    同样的,乔弈森也愿意为了ben不被人所理解,甚至是被所有人误会。

    阮小溪喃喃道:“你知道的,我其实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要抱怨几声而已。我觉得晨微不应该这样揣测你。”

    乔弈森笑了:“那她应该怎么觉得我才算对呢?”

    阮小溪急急的开口:“他应该相信你啊,你明明就不会那样的人啊!”

    乔弈森说:“那你说晨微是应该相信我还是ben呢?在晨微的心里是我重要还是ben呢?”

    阮小溪被问得一时间愣了,她没有回答,毋庸置疑的,那一定是ben了。

    乔弈森眼神忽然变得深远:“一定是ben的。”

    其实显得晨微不一定是不相信乔弈森,而是太相信ben了,当她认定陈就是ben之后,他所作出来的一切,就没有什么不符合常理的地方。

    “晨微觉得那个人就是ben,当他觉得ben的利益收到了伤害,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们应该使能够理解她的。”

    阮小溪开口:“但是你还是会有些介意的,不是么?”

    阮小溪能够感觉到乔弈森的难过和悲伤。那是一种不被朋友信任的抑郁。

    乔弈森:“那是当然,我也是个人,的虽然有些事情明明就知道是这样,但是也不能真的做到不为所动,尤其是在刺激过于强烈之后,也是会感觉到难受。”

    “我刚刚在晨微面前可以装出来一副强硬的态度,就是因为没有控制好自己情绪,我明明不应该那样做的。”

    阮小溪看着乔弈森的脸,她知道乔弈森的为难,一方面晨微又是他们的朋友,一方面又要拒绝他的请求,在她面前做出一副恶人的模样,希望她能够打消这样的念头。

    乔弈森继续说道:“而且我能感觉到晨微其实对我还是有种怨恨的情绪在里面的,毕竟ben是因为我才会遇难的,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被遮盖的,除非我能还给她一条命,不然她的心结是不可能会这样容易解开的。”

    阮小溪听了乔弈森的话,忽然感觉到了一种从心底蔓延而出的空寂,她害怕乔弈森就这样离开她:“你说什么?我们明明已经还给她一条命了啊。”

    阮小说的是他们的孩子,他已经离开了他们。

    乔弈森想起那个孩子就一阵的心痛,但是他还是故作冷静的说道:“小溪,你知道么?可能在晨微的眼睛里看来这个孩子还不能足以和ben的命相比,因为我们失去了这个孩子,她现在的态度才会因为内疚稍作缓和,否则她可能会更加的偏激。”

    阮小溪其实在刚刚的时候产生了一点这样消极的想法,尤其是看到晨微的行为之后,他对乔弈森的坚持感觉到了不值,但是没想到乔弈森又和她说了这样多。

    阮小溪心中一紧,听了乔弈森的话,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晨微了。

    “那你觉得晨微接下来会怎么呢做呢?你真的会要杀掉那个冒充了ben的人么?”

    阮小溪问道。

    乔弈森的眼神忽然间变得冷漠:“他是一定要死的,只不过不是现在。”

    如果现在的乔弈森真的对那个人下了毒手,晨微会更加憎恨他,两个人之间会产生没有办法愈合的巨大裂痕。

    因为现在的晨微已经确认了那个人就是ben,要是现在乔弈森真的杀了他,一定会让晨微觉得乔弈森杀了ben,从而对乔弈森就只有憎恨,还是那种恨之入骨的憎恨。

    乔弈森必须要好好的思考一下,要怎么应对接下来晨微可能会有的行动,如果晨微带着陈出现在总部附近,有该怎么样的应对?

    乔弈森知道她不是ben是因为经过了试探,而且因为他是对ben有着极深的了解,但是别人不会。

    就连晨微都被这样的人所欺骗,那么那些不知道ben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人,没有近距离和ben接触的人,绝对会第一眼就认为他是ben,那样的话,绝对是一件极为麻烦的事。

    那天乔弈森并没有再和阮小溪说些什么,他只是告诉阮小溪最近最还不要轻易的给陌生的人开门,就算是晨微也是一样。他明天就不会继续在家中陪伴她了,总部已经堆积了一些事情急需他的处理。

    阮小溪这次十分乖巧的点头,她知道乔弈森不容易,绝对不能再给她一些其他的麻烦。

    乔弈森第二天就回到了总部,和艾丽斯说了晨微来找过他的事情。

    艾丽斯的眼神越听越冷,她直接开口:“要不要我直接去做掉他?”

    乔弈森摇头:“不要被自己的冲动支配,我现在需要的不是杀戮,是应对方法。你要知道现在那个人要是出现在我们的总部下,绝对会引起大乱。”

    “我现在还没有能够彻底的坐实这个位置,这样的话绝对是顶级的危机。”

    艾丽斯眼神微变:“那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在这样的事情发生之前做出阻拦了。”

    乔弈森头疼的闭上眼睛:“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不可能一辈子都把他们拦在外面,我在想有什么办法能够告诉晨微他真的不是ben。”

    乔弈森问道:“你知道ben有什么弱点么?”

    艾丽斯神情浮现出来及份额的骄傲:“ben先生是我们的神,他没有任何的弱点。”

    乔弈森被艾丽斯现在的蠢行为逗乐了,现在的艾丽斯看起来十分像是邪教成员。

    “没有人是没有弱点的,ben也是一样。”乔弈森作为ben的朋友,自然不会对她有像艾丽斯这种近乎愚蠢的崇拜:“你知道么他不能碰香芹。”

    “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