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面楚歌
    晨微听了阮小溪的话,看着阮小溪的眼神也越发的冷漠:“那我问你,如果到时你们觉得我的孩子也是不足以支撑起这样的产业,那又该怎么办么?”

    阮小溪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她一时间被晨微问了个愣,在阮小溪看来,ben的孩子一定会像自己的父亲一样,小小的就能够支撑其全部的责任。

    乔弈森开口道:“如果真的是那个样子,我会一直在旁边帮助他,直到我百年之后,直到我死,我都不可能让ben一生的心血就这样没落,那样的话我等到到了他的身边,都会抬不起头。”

    晨微冷笑道:“所以说你的意思就是说,只要你活着,就一定会插在ben的事业之中,不管我们的孩子是不是已经长大,也是不能完全放心把权利交在他的手里?”

    其实乔弈森的说法并没有一点的私心,如果真的要是像晨微说的那样,ben的孩子以后是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那他不好好的辅佐帮助在他的身边,难道还要眼睁睁看他败光ben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一切么?

    可是现在的晨微已经完全不相信乔弈森,所以才会曲解乔弈森的意思。

    乔弈森深深的看了一眼晨微,最后还是说道:“是的。”

    晨微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想和乔弈森说的了,乔弈森就是不肯承认ben的身份,哪怕现在dna检测都已经出来,都还是自欺欺人的不肯承认。从乔弈森这里已经不可能要回属于ben的东西了,她只能去想些其他的方法。

    晨微:“那我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再见。”

    说罢,晨微就整理了自己的衣领,转过身就要离开。

    在出门之前,晨微对阮小溪说:“乔弈森已经变了,他现在虚伪狡诈贪婪,我希望你不要变成和他一样的人,更不要被他蒙蔽。”

    阮小溪听到晨微竟然这样评论乔弈森,不由得有几分气闷,她刚刚想要开口反驳,却对上了乔弈森制止的眼神。

    当晨微终于踏出阮小溪家门的时候,乔弈森才终于放送下来。

    乔弈森觉得和晨微说话简直是比谈下来一笔巨额的合同都要费劲,他闭上眼睛,回想着刚刚晨微和他说的话,越想就越是心凉。

    阮小溪看着乔弈森疲惫的样子,她心头涌出来几分的不忍,他从来都不知道乔弈森到底是面对着一些什么样的事情,面对着的晨微是什么样子。

    现在她终于了解乔弈森到底是面对着怎么样的一个世界,怎么样的恶意的眼神。尤其是晨微这件事,让阮小溪感觉到了极度的无奈。他们没有办法去叫醒晨微,没有任何的办法。

    阮小溪坐在乔弈森的身边,她伸出手去帮乔弈森按摩头顶。

    乔弈森睁开眼睛看着阮小溪,他没有想到阮小溪竟然还会有这种手艺,笑着夸奖道:“没想到我的夫人除了会在床上帮人放松,还有这样的好手艺。”

    阮小溪被他这话羞的脸色微晒:“去你的,正经点。”

    乔弈森笑盈盈的看着了阮小溪几眼,就闭上了眼睛,没见也是微微皱起。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阮小溪知道乔弈森现在的压力很大,她知道这种事只是晨微最开始的行动,接下来晨微可能会有的行动才是需要注意的。而乔弈森不但要急于收复内部权利,还要应付晨微的夺权,简直可以说是四面楚歌。

    阮小溪忽然有了一种任性的想法:“不然我们就直接不要管了,我们一起回去,你说好不好……”

    乔弈森没想到阮小溪会说这样的话,他心中先是一紧,随后就放松下来。

    “反震给你看你这样的费尽心血,也没有人记住你的好,晨微现在还这样的误会你,我觉得很不值。”

    阮小溪越想就越为自己的男人觉得不值得,她愤愤的开口:“你说是不是这样,直接就按照晨微说的那样,吧这东西交给他认为的那个人好了,到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样的事情。”

    阮小溪真的心疼乔弈森,尤其是在晨微刚刚用那样恶意的态度揣测乔弈森的时候,她真的想要和晨微争论。

    且她也知道,如果晨微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绝对会一直的针对乔弈森,而且她一天没有帮助那个冒牌货登上这个位置,就会一天的误会乔弈森。

    乔弈森的位置非常尴尬,他现在就是在在做些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啊!

    “而且我也已经很久都没见过点点了,女儿也是,我们已经离开家很久了,我们被锁在了这里,家里的事情都还没有解决。”

    阮小溪是真的想念阮小溪和家里的女儿了,乔弈森现在在这里花费了这样多的心思,他根本不会有时间处理乔氏的各种问题,要是一旦他们回去了,恐怕还有大量的事物在等待他。

    乔弈森越听阮小溪的抱怨,嘴角就越是扬起。

    阮小溪现在越是不满,就说明她越是在心疼自己。乔弈森还是十分的享受自己女人的关心的。

    他握住阮小溪的手,温热的手掌覆盖在阮小溪的手上,稍稍用力就把阮小溪拉近自己的怀里。

    “你说的都对,说的也非常好。”乔弈森看着怀里的女人:“我也十分想念点点和女儿,我也很着急乔氏的各种事务,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扔下这里的一切。”

    阮小溪知道乔弈森就会这样说,她轻轻“哼”了一声。

    “你还记得我们的命是谁救回来的么?”

    乔弈森的话直接就让阮小溪僵直了身体,她知道自己的命是ben救回来的。

    “那我问你,小溪,你刚刚说的那样的话,是不是也可以用在ben得身上?”

    “他又为了什么会想要帮助我?他明明也有自己的生活,他明明也有自己在乎的东西,他也可以不顾我的请求,直接就把我拒之门外,不来帮助我。这样的话他是不是还好好的活着?是不是还能坐在这个位置上,还能继续主张大权,有自己美好的人生呢?”

    阮小溪的眼睛微微下垂:“我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