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觉得我是真的错了
    阮小溪的唇色惨白,她想到了自己那个化成了一摊血水的孩子,身子也开始轻轻颤抖起来。就在阮小溪觉得无助的时候,乔奕森恰时握住了阮小溪冰凉的手,温柔顺着两个人手掌相贴合的地方蔓延。

    乔奕森承担了晨微所有的恶意:“这个并不能说明些什么,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份我就是ben的报告,上面我的血检报告也会和ben一模一样。”

    晨微冷冷的看着乔奕森:“你什么意思,你说我的东西是假的?你认为我可以的造出了这么一份东西来欺骗你?为了一个假的ben?”

    乔奕森淡漠的开口:“我没有这个意思,晨微我从来都没有觉的你会为了一个假的ben和我对峙,但是我想告诉你,你认为的ben,我并不认可。”

    乔奕森的反应和陈推测的一般无二,晨微越来越相信陈说的话,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一个虚伪的衣冠禽/兽。

    晨微默默地收回了那份报告,既然他们不想看,她也没有必要拿出这份她最为重要的证据:“那我问你,这个人有着和ben一模一样的脸,有着和ben一样的胎记,和ben一模一样的血检报告,这样你都说他是假的,那你怎么才会承认她是真的ben呢?”

    晨微的眼神逐渐锋利:“还是说无论如何你都不肯承认他的身份呢?”

    阮小溪实在是听不下去晨微对乔奕森的怀疑,她忍无可忍的开口:“晨微,在你的心里,奕森就是这样的人么?你真的就这样想他么?”

    晨微这才看向阮小溪:“我已经说过了,他是什么样的人不用你告诉我,我已经十分清楚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了,我要不要告诉你他做的好事呢?”

    阮小溪:“那你说,他究竟做了什么样的事,你让我也好好的了解他一下?”

    “在我带着ben和他见过的第一面之后,当天他就派人追杀了ben,中间他还受了伤,要不是他身手没有因为这次的事情变化,可能他早就葬身在那辆车轮之下了。”

    阮小溪不可置信的看着晨微:“你是怎么知道那是乔奕森的人呢?他们谋杀那个人的时候,有说自己是乔奕森的人么?”

    她绝不相信乔奕森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她同样也认为只要是稍微对乔奕森有所了解的人,都是不会相信乔奕森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晨微被阮小溪的话问的一愣,是的,他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那就是乔奕森的人马。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么?我们刚刚从乔奕森那里出来就遭遇了这样的事情,不是他还会是谁?”

    阮小溪还想和晨微争论些什么,却被乔奕森稍重的握了一下手掌,男人示意她不要再继续和晨微争论了,除了会伤害到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不会有其他的作用,毕竟晨微已经给乔奕森定下了原罪。

    乔奕森开口:“是的,我觉得我是真的错了。”

    男人的表情冷冽:“我就应该在看到这个假货的一瞬间就直接把他杀掉,这样也不会有现在发生的一系列的麻烦。我愧对我的兄弟,我没有对他有足够的尊重,我应该杀掉一切伪装成他的模样行不轨之事的人。”

    晨微的表情瞬间变了,她登时站起来,质问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乔弈森脸上带了一丝不易察觉到了冷笑:“我说的还不够明白么?要是再让我见到这个假货,我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杀掉他。”

    晨微能够感觉到乔弈森的杀意,男人的话绝对不是在开玩笑,他是认真的。

    晨微觉得自己不能在气势上输给乔弈森,虽然她早就已经输了。

    “你不会是早就已经派出来人下手了么?现在还说这样的话有什么意义么?”

    乔弈森给阮小溪到了一杯温水,缓缓的开口:“我说那天的人不是我派出去的,你相信么?”

    乔弈森虽然现在已经不再介意晨微的怀疑,但是他也不愿意无缘无故的为人背锅。

    “要是我派出去的人,绝对不可能让这个假货能够活着回去。”

    乔弈森的话说的阴森,他抬头看着晨微,语气稍微和缓:“我们是朋友,你是ben的妻子,你肚子里还有ben的孩子,我是绝对不会做出什么伤害你的事情的,这个你放心。但是……”

    男人的眼神逐渐阴冷:“对于那个愚弄你的人,我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他。至于你说的我怎么才能会相信他就是ben,现在我告诉你,只要他能够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我就承认他。”

    晨微说道:“你这是强人所难,你明明知道他现在不可能轻松的想起来之前的一切,你这样做只不过是想要霸占ben的东西罢了……”

    乔弈森已经不是第一次从晨微这里听到这样的话了,这一次乔弈森并没选择继续忍耐,他直接拍了桌面,他对晨微说:“晨微,不要让我从你的嘴里在听到这样的话,你再说这样的话之前,你好好想想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ben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就这么看清ben的选择么?”

    乔弈森的话说的真心,他看着晨微的眼神甚至是加了几分的恳求。

    乔弈森有时候觉得晨微真是足够残忍,他直接因为这样的一个人否定了之前的一切,就因为这看起来和ben一模一样,但是只要理智分析就会认定他确实是假货的人。

    可是乔弈森的真诚并没有打动晨微,因为现在乔弈森说的话,和刚刚她再出门前,陈她和嘱咐的话一模一样。

    晨微甚是觉得暗暗的心惊,乔弈森的每一个行为都和陈推测的一般无二,她开始相信,无论陈是不是真的ben,乔弈森都不会承认他,真挚是想要毁灭他。

    阮小溪觉得乔弈森现在的反应对于现在的晨微来说太过于严肃了,她握住乔弈森的手,看向晨微:“晨微,其实你不用觉得我门居心叵测,只是现在ben之前的实力太过于庞大,只有奕森才能够支撑的起它,等到你的孩子出世,等到他长大,奕森一定会慢慢的把左右的东西还给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