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到底什么意思
    如果是这样的话,乔奕森就真的变成了一个衣冠禽/兽,他实在是虚伪的可怕,一边要表现出自己的有情有义,一边又做出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那这样的话,我要是直接戳穿他又是怎么样呢?”晨微问道。

    陈不紧不慢的说道:“那样的话他就可以说是你思念我过度,产生了幻觉,握住一个假货不肯放手。”

    晨微听到陈的分析之后,忽然感觉到了极度的恐惧。她沉默片刻,说道:“那我现在应该是安全的了?”

    陈笑了,整理了晨微微微歪了的衣领:“按照我的推算来说,是这样的。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这么安稳的坐在这里,如果他敢对你下手,就算是死我也会和他拼个鱼死网破。”

    晨微听了陈的话,忽然间像是又回到了曾经,那些和ben在一起时受到男人保护的感觉。

    晨微站起身来,她对陈说:“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去见一见乔奕森,我有些话想要对他说。”

    陈握住晨微的手,严肃道:“我不允许你是这样做,这只是我的推测而已,我不能完全确认他不会对你做些什么。”

    “不,你现在会坐在这里,而不是跑出去直接杀了他,就是说明你已经是非常确认自己的想法的。我必须要去戳穿乔奕森的虚伪。”

    陈站起来:“那我陪你一起去。”

    晨微吧男人按在沙发上:“你好好地坐在这里,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发生什么的,你只要好好保护自己,我就很开心了。既然我不会有什么危险,你和我一起出去反而会成为目标。”

    陈有些无奈的看着晨微:“我真是拿你没有办法,但我还是不放心,你不如先去找一下阮小溪,只要在她的身边,乔奕森应该不会对你做出些什么。”

    晨微思考了一下,点点头:“我知道了。”

    说罢,晨微就直接出了门。

    晨微不知道,在她的脚步声逐渐消失在门外之后,陈原本木然的脸上忽然涌现出一丝阴诡的笑容,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已经搞定了。”

    晨微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去那里找到乔奕森,的确,先去找阮小溪是最为妥帖的做法,她直接打的到了阮小溪家的附近。

    当敲门声再一次响起的时候,阮小溪正艰难的起身,坚决不许乔奕森再做出什么黑暗料理。

    当有声音从屋外传来的时候,两个人一时间又是愣了,毕竟有了昨天那个女人的前车之鉴,两个人都不敢再贸贸然的开门。

    乔奕森走到门前,透过猫眼就看到了晨微的脸。

    阮小溪看到乔奕森骤然变化的表情,她好奇的问道:“这次是谁?认识么?”

    乔奕森回过头,表情有几分的严肃:“是晨微。”

    当阮小溪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也是有一时间的愣神,她前几天才听到了晨微敌意十足的话,今天他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的家门口,她都不知道自己应该用时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她。

    乔奕森后退一步,走到阮小溪身边扶着阮小溪到门前:“我觉得还是你来打开这个门比较合适,我觉得现在的她应该不怎么想要见到我的脸。”

    阮小溪叹了口气,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三个人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阮小溪打开房门之后,就看到了晨微那张略微苍白的脸:“晨微……”

    晨微张开嘴似乎是想要对阮小溪说些什么,就看到了阮小溪身后乔奕森的脸。她的话被吞到了肚子里,没有说出来。三个人都站在门口,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还是阮小溪先反应过来的,她拉住晨微的手:“不要愣在门外了,先进来吧。”

    在阮小溪拉住晨微手腕的时候,她能够明显感觉到晨微轻微的向后瑟缩,他的心脏狠狠一痛,原来晨微已经怼她防备到了这种地步了么?

    乔奕森看出阮小溪的失落,男人在阮小溪的身后轻轻地拍了拍阮小溪的肩膀,给了她一些安慰。

    其实晨微本来就是想要找乔奕森的,现在都不用再费出心思去找这个人了,而且阮小溪也在他的身边,应该是再好不过的情形了,为什么她竟然有几分张不开嘴了呢?

    阮小溪问道:“晨微,你有什么事么?”

    晨微被这样问了,她闭上眼睛想到出门前ben关切的表情,咬咬牙抬起头看着阮小溪和乔奕森说道:“我已经说过了,我找到了ben。”

    阮小溪死死地握住乔奕森的手,他就知道晨微今天会出现在这里,十有**就是要说这件事情,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当她知道乔奕森亲眼看到那盘录像带后,她深刻体会到了乔奕森的无奈。

    她明明知道ben不可能还活着,但是却又没有办法告诉晨微这个事实,只能看晨微沦陷在这样一个爱情的魔咒之中无法自拔。

    阮小溪忽然想到,如果是她站在晨微的角度,又会怎么做呢?她能够做到比晨微更加坚强么?阮小溪的神色不由得有几分暗淡。

    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晨微直接那出了那份dna检测报告:“我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这份检测,他的确就是ben。”

    晨微认为没有什么会比这份dna检测报告更加的具有说服力,她也是看到了这份报告之后,没有办法不相信他就是ben的。

    当她把自己认为最有效益的证据摆在乔奕森别和阮小溪的面前的时候,眼前的两个人却没有任何的反应,甚至他们都没有去翻开这份报告,去看一看这个东西是不是真的,去看看这份报告是不是其中谢了什么匪夷所思的话。

    晨微被两个人的冷漠反应激怒,她忽然站起身来:“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阮小溪很少见过晨微这样歇斯底里的模样,除了那天在这个房间门口,晨微对着他说出那样残忍的话,让她失去了自己的一个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