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在吃醋么
    乔弈森不由得有几分气闷,冷声道:“可能是吧。”

    阮小溪看着易柯:“你与其跑到我这里来,还真不如直接回去找你的男人,我和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

    易柯咬牙切齿的看着阮小溪:“你还在和我装,要不是你和他吹得枕边风,他怎么会不见我?他现在都不肯见我了,还不是拜你所赐!”

    乔弈森让人直接把女人的嘴堵住,她每说出来的一句话,都让人心生不悦。

    什么叫阮小溪给祁哲耀吹枕边风,阮小溪能吹的人只有我乔弈森一个好么!

    阮小溪看到旁人粗鲁的动作,一时间还以为乔弈森是想直接把人杀了,忙拉住乔弈森的手说道:“你别杀她啊。”

    乔弈森低头看了一眼阮小溪,在他眼里自己是一个抬手就杀人闭眼就灭人全家的刽子手么?

    但他还是点了点头,看似极度威严的开口:“嗯。”

    “把她带下去吧,给祁哲耀打电话,要是想把人要回去,就直接来找我。”

    说完这话,乔弈森直接就搂着阮小溪关上了房门。

    阮小溪一听到乔弈森要和祁哲耀见面,就觉得有些不对,乔弈森现在看起来似乎是极度不悦的样子,别再因为这点小事打起来。

    乔弈森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冷眼看着阮小溪的慌乱,他轻咳一声:“你没什么想要说的么?”

    阮小溪愣愣的抬起头:“啊?我没什么想要说的啊。”

    乔弈森看到阮小溪那模样就知道她肯定不知道自己在生什么气,他别开头试图自己压抑这股被莫名其妙勾/引出来的火气。

    为什么阮小溪会被祁哲耀的女人上门找茬泼硫酸毁容?难道在她们的眼睛里阮小溪和祁哲耀已经好到了可以被称为小三的地步了么?

    看样子这个女人应该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为什么他就一点也不知道呢?看来家门口那个监视器还是有存在的必要的。

    就在乔弈森越想越觉得愤怒的时候,阮小溪忽然开口。

    “你在吃醋么?”

    阮小溪试探的问道,她能感觉到乔弈森再听到那个女人的话之后就有些不悦。

    乔弈森没有回答,继续翻着手中的文件。呵,自己的老婆被当成别的男人的小三,任凭谁也不会觉得开心吧。

    阮小溪觉得这样生闷气的乔弈森还有几分的有趣:“哦,你不说的话,我就当你不在乎了啊,我先去做饭,不然一会都要饿肚子了。”

    说罢,阮小溪还真就不再理会他了,直接走到厨房去准备今天晚上的食物。

    乔弈森眯着眼睛看着阮小溪因为在厨房中忙碌而露出来的一小片雪白,直接走了过去,把阮小溪扛了起来。

    阮小溪没想到乔奕森忽然会有这样的动作,拍打着乔奕森的肩膀。

    “你做什么?放我下来!”

    乔奕森脸上表情未变,他根本无视阮小溪挠痒痒一样的力度:“放你下来?我刚刚吻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既然你不愿意自己坦白,那我可就好好的逼供了。”

    阮小溪被晃得头昏:“你想让我说什么?饭还正做了一半呢,你放我下来!”

    乔奕森对阮小溪的话置若罔闻,他直接就把阮小溪抗进房间,扔在床上。

    “吃什么饭,吃你就足够了。”

    阮小溪看到乔奕森解开衣扣的动作,一时间腿脚都有些发软,她颤颤巍巍的说道:“乔奕森,你发什么神经,这可是大白天的,你有完没完?”

    乔奕森才不管阮小溪嘴上说的有多难听,直接把人压在身下,惩罚性的堵住了阮小溪的嘴。

    “唔……”

    接下来的话被乔奕森直接断送在了阮小溪的肚子里。

    乔奕森很不爽,非常不爽。

    先不说今天一大早就被人破了一身的硫酸,好在有惊无险,紧接着就发现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的情人误会成为小三,还牵扯出了一大堆他所不知道的事情出来。

    不行,必须要从小溪嘴里问个清楚,他要知道祁哲耀到底是什么时候又来过他们家。

    阮小溪被乔奕森压在身下解了身上的衣服。

    “你疯了,真的疯了!”阮小溪这个时候才知道惹怒一只泡在醋缸里的老虎是件多么危险的事情。

    乔奕森轻松的按下了阮小溪所有的挣扎,他问阮小溪:“现在你有什么想和我说的了么?”

    阮小溪满脸都是窒息过后的潮红,她看着乔奕森,恨恨的开口:“没有!”

    这个男人,明明就是在吃些没有必要的飞醋,还偏偏不承认,他想问什么就直接开口问啊,还硬要她自己都说出来。

    乔奕森眼睛轻微眯起:“好。”

    说罢,乔奕森竟然直接起了身,走到一个不经常打开的衣柜旁边。

    “我总觉得你不会喜欢这些东西,所以之前有人硬塞给我,我也没有打算用过。”

    阮小溪有些好奇的望向乔奕森的手上,他到底是拿了些什么东西?

    乔奕森转过身来,脸上依然挂着笑意:“今天不如我们就玩些不一样的。”

    阮小溪这才看清楚乔奕森手上的东西,脸瞬间涨得通红。话都没说就直接从床上一个翻身落在地上,直接就想逃。

    乔奕森怎么可能让阮小溪如愿,他两步就搂住已经被剥的光溜溜的阮小溪,直接把人按压在床上。

    “乔奕森!”

    阮小溪刚刚叫出乔奕森的名字,就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被锁在了床头。

    “我在。”乔奕森回应着阮小溪的话,神态似乎有几分温柔。

    不对劲,真是太不对劲!

    阮小溪看着乔奕森脸上的温柔一阵毛骨悚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