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溪,你信任我么
    乔弈森又逗弄了阮小溪一会,阮小溪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乔弈森那张放大的俊脸。

    阮小溪揉弄着眼睛问他:“你今天不用出去么?”

    乔弈森看着阮小溪红通通的眼睛,那是昨天她在自己身下哭肿的。

    “我最近这几天都留在家里陪你。”

    阮小溪不可置信的看着乔弈森,似乎为着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而震惊:“真的么?这几天你都会留下来陪我?”

    “当然。”

    阮小溪直接扑在乔弈森的身上:“那我们就再睡一会吧,反正时间还早。”

    以前的时候阮小溪醒过来总是空荡荡的床,今天乔弈森终于肯陪她,两个人在床上躺一整天该多幸福。

    乔弈森看到阮小溪裸露出来的皮肤,眼神变得有几分幽暗:“你确定要和我再睡一会么?可能会一整天都起不来床嗯?”

    阮小溪听到乔弈森意有所指的话,这才意识到她嘴里的睡和乔弈森嘴里的睡压根不是一个意思。

    “那还是算了,我还是自己睡好了。”

    乔弈森哪里能听阮小溪的话,他直接压了上来。

    就在这个时候,阮小溪的手机响了。两个人都停止了动作。她抓起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是“晨微。”

    乔弈森看到屏幕上的两个字,心中生出几分疑惑,表情忽变,为什么晨微会忽然给阮小溪打电话呢?

    阮小溪没有多想,直接就接通了电话。

    “喂,晨微,我是小溪。”

    “我是晨微。”

    不用于阮小溪的兴奋,电话那边的人声音里有几分的漠然。可阮小溪现在满脑子都是晨微身边有其他人照料的喜讯,一时间也没有怎么在意。

    阮小溪试探的问道:“你最近还好么?”

    晨微那边态度依旧冷淡:“托乔弈森的福,我们最近非常的好。”

    哪怕是阮小溪神经再大条,这个时候也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为什么她感觉晨微的话里全是刺呢?

    “奕森对你们做了什么么?”

    晨微的态度冷淡:“那你就应该好好问问他了,看看他有没有对我们做什么。”

    阮小溪简直是搞不明白了,为什么现在的晨微像是敌人一样,对他们说的话全都是针对。

    阮小溪看了一眼乔弈森,继续说道:“那你今天打电话是想和我说什么呢?”

    晨微:“我想说,我身边的人就是ben,我已经做了dna检测,他的血液检测和ben完全相同。并且我们一定会要回属于我们的东西,你让乔弈森做好准备,有本事他就杀了我们,否则我是不会罢休的。”

    阮小溪听的一头雾水:“你说什么?为什么你会觉得奕森要杀你们呢?你明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

    晨微冷淡的回答:“你不用告诉我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是什么样的人我现在比你更加明白,人总是会变的,你也好我也好,乔弈森也好,都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们了。”

    说罢,晨微就挂断了电话。

    “晨微……晨微!”

    阮小溪还想说什么,却只听到对面的忙音。

    乔弈森看到阮小溪的急切就知道晨微应该是和她说了些什么。

    就算是他努力想要给阮小溪营造出一种一切都还好的假象估计也是不可能的。

    乔弈森给阮小溪裹紧身上的被子,怕她受了凉,问道:“晨微说了些什么?”

    阮小溪愣愣的抬头看着乔弈森:“她说陈的dna检测显示他就是ben本人。”

    乔弈森眉头紧皱,dna检测?晨微去哪里做的dna检测?乔弈森只是凭借感觉认为这个人不可能是ben,但是如果到时候血液检测两个人完全一致……

    就在乔弈森略微产生犹疑的时候,阮小溪又开口了:“她还说什么有本事你就杀了他们,不然她是不会罢休的。”

    乔弈森更是一脸的迷茫,为什么晨微的态度变化忽然间如此之大?就在前几天的时候,两个人见面还能在一个桌面上好好说话,可现在看来,似乎晨微对自己的敌意已经上升到了另外一个层面。

    阮小溪:“奕森,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告诉我说,晨微的状态很好么?为什么她会打电话和我说这些?”

    乔弈森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晨微会给阮小溪打电话,而不是给自己。大概是因为他现在已经完全不信任自己,又怕他会通过手机定位他们的位置对他们不利,可是还是有什么消息想要传送过来,所以就想到了阮小溪。

    乔弈森坐在阮小溪身边,他的眼神盈盈,问道:“小溪,你信任我么?”

    “当然,我当然信任你。”阮小溪毫不犹豫的对乔弈森开口。

    “你信任我就好,我现在告诉你,这个ben是假的,至于他那份dna检测报告,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蒙混过关的,但是为了你自己的安全,你最近最好还是不要出门了。”

    乔弈森在听到晨微的话之后,他忽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这个人的dna报告很有可能是作假,但是能够在拉斯维一手遮天,甚至能够查到晨微私自去的诊所,他背后该是怎么样的一个巨大的阴谋。

    阮小溪点点头。“但是,奕森,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乔弈森:“你说。”

    “你是怎么确认这个ben就是假的呢?真的只是凭借直觉么?”

    乔弈森被阮小溪问的忽然愣了,他眼前似乎又回放出那天的录像带中的一幕幕血腥,以及最后ben看向镜头时候那样明亮的眼神。

    乔弈森从来没有怀疑过那录像带中的人是替身,因为不可能有谁能够像ben一样,直到死前最后一秒还是那样闪耀,他身上的光芒没有因为周围的黑暗有丝毫的衰退。

    乔弈森摸了摸阮小溪的头发:“是的,只是因为直觉。你这样还会相信我么?”

    “我相信你。”

    乔弈森手上的动作忽然停了,他深深的看着阮小溪。这一瞬间,乔弈森觉得这最普通不过的话,竟然是他听到过的最为动人的一句。

    乔弈森闭上眼睛,再重新睁开的时候,他决定还是把之前的那盘录像带的事情告诉阮小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