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说的都是真的么
    陈继续说道:“你难道就没有觉得我们刚刚从他那里出来,就遇到这样的事情,十分古怪么?”

    当然会觉得十分的古怪了,晨微皱紧了眉,但是她还是不相信乔弈森会想要杀掉他们。

    晨微一点点的给陈擦拭伤口,她心中也是闪过了无数画面,其中让她印象最为深刻的那一幕就是乔弈森打开窗帘,让陈去看这纸醉金迷的拉斯维。

    一个人当他手中握紧这样大的权利之后,真的还会是那个人么?

    陈看到晨微没有回应,只能自顾自的继续说:“晨微,你没有觉得他今天根本就不想要把之前的一切都交还么?”

    晨微垂下眼睛,她能感觉到乔弈森的抵触,乔弈森那个时候是的确没有任何想要交出权势的意思。

    “就算是以前那样的要好过,可是当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前的那些东西也会发生变化吧。”陈淡淡的开口,似乎只是一个感慨而已。

    因为晨微没有回应,房间中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忽然间陈又开了口:“晨微,我想问你,他说的都是真的么?”

    晨微抬起头,问道:“你指的什么?”

    陈眼神中待了点痴迷和向往:“他说这拉斯维的一切地下交易都是我的,那是真的么?我真的以前这样厉害么?”

    晨微点点头:“是的,这一切以前都是你的。怎么了?”

    “没事,只是觉得有些不可置信罢了。”陈淡淡的说道。

    晨微看到陈这样的表情不由得有几分心疼:“没有什么不可置信的,那本来就都是你的,等到你全部都想起来的时候,就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平常了。”

    陈笑了:“但愿如此吧。”

    晨微忽然想起今天惊心动魄的场景,她很想说那可能是有人知道ben还生还的消息,派来的暗杀,那不是乔弈森。可是乔弈森又是她唯一告诉过ben消息的人。

    “还有,我们最近还是隐藏行踪一段时间比较好。”晨微怕陈一个人出门会有什么危险,只能让他先待在家中。

    陈倒没有反对,点点头说:“好。”

    这天,晨微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人是个沉稳男声。

    “结果怎么样?”

    那边的人说:“血型完全吻合,相似度百分之百。”

    晨微听后,手上的话筒几乎都无法握紧。她前段时间带了一根陈的头发去化验,在一个极其隐蔽的私人医院之中对比了陈和ben的dna,但是结果没有那么快出来。

    今天她打这个电话就是为了确认结果。

    医生告诉她,陈和ben的dna检测结果完全吻合,这就是同一个人。

    晨微心中巨石扑通落地,她已经从心里上和科学上都确认了,这个人就是ben,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

    晨微走进卧室,陈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着,旁边放了一本“管理学”。

    晨微心中的柔软处被触动,虽然那个时候陈是说不想要继承这些势力,可以把它统统都送给乔弈森。但是,从他内心里来讲,他应该还是放心不下那些由他亲手创建而成的东西吧。

    晨微把那本书合上,这个傻子,竟然会看这种书,根本毫无用处么。黑手党里的那些人则呢么能用这么常规的方法就能管理的了呢?

    她忽然开始相信,是乔弈森因为放不下这些原本属于ben的东西,在ben重新回来之后,觉得他还不如死了好,才会对他痛下杀手的。

    想到这里,晨微忽然露出几分的厌弃,她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为了往上走不顾一切,可以杀妻弃子,没有人性的家伙,没想到乔弈森竟然现在也变成了这样的人。还好当时她没有把自己的住所告知乔弈森,不然他们可能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不过乔弈森应该也没有办法一手遮天,不然那天就不会只拍了一辆车来追杀他们,可能是因为不能让ben手下的人知道自己在进行什么肮脏的勾当吧。

    她要想办法帮ben夺回自己的一切,不惜用任何的手段。

    ……

    乔弈森晚上回到家就闻到了一阵阵饭菜的香气,阮小溪坐在餐桌前笑着迎接他。

    乔弈森看着一桌子的菜肴,笑道:“今天这是什么好日子?怎么这么丰盛呢?”

    阮小溪帮乔弈森摆好碗筷:“当然是好日子了,今天是晨微的好日子啊,他找到了另外一个对她好的人,不值的庆祝一下么?”

    乔弈森没想到阮小溪竟然是因为这个如此开心,脸上的表情也是松动:“当然是值得了。”

    两个人坐在桌前,阮小溪没有告诉乔弈森今天易柯过来找事的事情,乔弈森也没有告诉阮小溪现在的情况其实不太乐观。

    饭过三巡,阮小溪忽然问道:“奕森,那晨微现在带着他觉得是ben的人回来,有没有想要和你要回来之前的那些东西?”

    乔弈森摇摇头,表示没有。他不想让阮小溪担心,这不是她能够解决的。

    “那就好,万一他是个有着和ben一样的外表,内心却没什么真才实干的人,那可就麻烦了。”

    乔弈森看着阮小溪庆幸的小模样,嘴角挂上了几分笑意。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刚刚好,饭后,乔弈森就把阮小溪抱回了房间。

    第二天,乔弈森看到阮小溪身上斑斑点点的痕迹,心中生出万分的满足,他在阮小溪的头上轻吻。

    “小溪,早安。”

    “嗯。”阮小溪嘤咛一声,没有睁眼。

    乔弈森在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和艾丽斯已经商量妥当,这几日他会在家中办公,因为这个神似ben的人忽然出现,背后很可能会牵扯到什么阴谋。

    可能会对阮小溪不利,数年还加派了一部分的人手守护在乔弈森家的附近,如果有什么情况,就会第一时间出现。因为乔弈森还没有确切自己究竟收服了教会内部多少人脉,毕竟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他亲手提拔出来的,现在如果带着阮小溪贸贸然进入教会内部,可能会更加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