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只是喜欢你罢了
    阮小溪的话说的并不尖锐,她平静的看着祁哲耀,陈述事实。

    祁哲耀听完阮小溪的话可就没有那么平静了,阮小溪的意思是和明显的要和他划清楚界限,当着易柯的面。

    “好。”

    祁哲耀心里暗潮涌动,他嘴上这样答应着阮小溪。回头看着易柯,却开口道:“易柯我知道你从哪里听说的是小溪勾/引我,我们之间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是我单方面的在追求阮小溪小姐而已。”

    什么!

    阮小溪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祁哲耀,这个男人在说什么?她刚刚的意思并不是这个,他只是想要和祁哲耀划清界限,她不想要再卷进这些事情之中了。

    易柯更是没想到祁哲耀竟然会和她说出这样的话来,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工具,让祁哲耀利用着,变相的对另外一个女人表白。

    “是我喜欢她的,她从来没有做过什么纠缠我的事情,我喜欢她,就是这么简单。”

    “啊!”易柯忽然间捂住耳朵崩溃的大叫,她后退了两步,满眼通红的看着祁哲耀:“你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你明明知道我那么爱你,你竟然会这么残忍!”

    祁哲耀只是漠然的看着易柯的歇斯底里:“那你也知道我一定也不喜欢你。这么多年,我可以一直让你呆在我的身边,可不是让你来再别人家门口发疯的。”

    阮小溪头突突的发痛,她不是想看自己家门口上演这种狗血大戏的,她有几分的疲惫,她本来是想让祁哲耀来了带走这个女人,解释清楚之后,让她的生活恢复平静。

    而现在看来,阮小溪看到易柯凶恶的表情,忽然觉得自己叫了祁哲耀过来,可能不那么明智。

    “祁哲耀,我想和你解释清楚,我和乔弈森之间……”

    阮小溪觉得自己应该明显直接的拒绝祁哲耀的感情,毕竟她和乔弈森之间是没有人能插入其中的。

    “我知道。”祁哲耀打断了阮小溪的话:“我不会来打扰你的,我刚刚也说过了,我只是喜欢你罢了,我不会打扰你的生活,不过如果你以后要是有需要我帮助的地方,大可以直接来找我,我绝对会拼劲全力。”

    祁哲耀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深邃温柔,几乎让人深陷其中。

    阮小溪轻咳一声,后退了两步,祁哲耀的话已经说得极度含蓄而内敛,让阮小溪没有办法再说出划清界限的话语。

    她含糊的说道:“那谢谢你了。”

    易柯看着两个人,她阴狠的看着阮小溪,刚刚这个女人还说着要和祁哲耀划清界限说什么只是朋友,现在看到祁哲耀的真心之后,又假惺惺的说谢谢。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易柯眼神逐渐狠辣,他绝对不允许祁哲耀身边有一个这样的表子。

    之后,阮小溪和祁哲耀又寒暄了几句,易柯竟然在他们的身边再没有任何的激烈反应。

    等到两个人终于消失在阮小溪的面前,阮小溪才呼出一口气,她回到房间看了一眼时间。

    还好,还能够来得及。

    乔弈森和艾丽斯讲述了今天看到晨微之后的所有事情,艾丽斯皱着眉听完,说道:“所以说你是觉得这个人是冲着我们的教派来的?”

    乔弈森坐下来:“十分有可能。毕竟在听到他可能会接管拉斯维所有的黑道交易的时候,他的眼中闪过的贪婪是无法掩盖的。”

    艾丽斯:“晨微真的认为他就是ben么?”

    乔弈森回想起那个时候晨微的行为举动,皱着眉回答:“可能还有一点的怀疑,但是成分极低,毕竟处在旋涡中心的人,是没有我么这些旁观者看得清楚,但是她又是一个很有理性的人。”

    “现在的晨微应该处在既相信又怀疑的状态,只不过他表现出来的反应是相信而已。”

    乔弈森注意到,其实晨微还是有稍微和陈之间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虽然极小,但是还是和面对ben的时候不大一样。

    艾丽斯:“百分比来算呢?”

    “大概是百分之十的疑惑,百分之九十的相信吧。”

    艾丽斯脸上露出一点嘲讽:“你这样说的话,我还真想见一见这个人了,我倒想好好看看是谁能够吧ben先生装的这么像,甚至能够很大程度上瞒过他的未婚妻。”

    乔弈森淡淡道:“我可不想你看到他之后,直接就一枪结果了他,他应该是想好好抓住晨微这一条线,所以刚才才会用了以退为进的方法,这样不会让晨微起疑心。”

    但是这样做毫无意义,乔弈森想到那张和ben一模一样的脸,神色渐冷。

    我绝不会把ben的东西交到一个冒牌货的手里。

    ……

    晨微紧紧的抱着陈,直到陈忍耐不住的发出痛呼:“晨微,你要是再这样抱下去,我可能真的会失血过多而亡的。”

    晨微这才想起陈身上的的伤,忙的松开手让陈躺在床上,她则去找了医疗包来给他清理伤口。

    陈的身上的伤口多而密集,大部分都是擦伤,晨微一点点帮他吧沙子尘土都擦拭干净,才涂上消炎药膏。

    晨微:“怎么会这样?是谁要杀我们?”

    陈冷冷的开口:“你还不知道是谁么?你难道真的没有感觉么?”

    晨微听了陈的话,忽然愣了,她定定的看着陈:“你说是,比的意思是……”

    陈直接接过了晨微的话:“我的意思是我认为是乔弈森。”

    晨微看着陈,她不能相信这样的话是从ben的嘴里说出来的,虽然在刚刚她已经觉得这个人就是ben了。

    陈看到晨微的失神,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的想法,之前乔弈森和我是很好的朋友,兄弟,他应该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对么?”

    晨微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这次的谋杀来的太过诡异和蹊跷,要说和乔弈森一点关系也没有,她也是不相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