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竟然敢这样对他的女人!
    这样的话,祁哲耀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也就不会有那种求之不得的失落,而她则会给阮小溪一大笔钱,让她不要再纠缠祁哲耀。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这个女人直接把她拒之门外了?她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把她关在门外,难道她不知道祁哲耀的势力在了拉斯维有多大?竟然敢这样对他的女人!

    易柯哪里吃过这样的亏,在门外越骂越难听,甚至还用了石头来砸阮小溪家的房门和玻璃,扰的人不得安宁。

    阮小溪本来想好好的给乔弈森做一顿饭,结果就遇到了这么一个神经病,她不由得开始对祁哲耀的口味产生了怀疑,这个男人难道是喜欢这样的疯子?

    阮小溪最后被门外噼里啪啦的声音折磨到崩溃,她直接拨通了祁哲耀的电话号码。

    祁哲耀没想到会接到阮小溪的电话,他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名字,眼神中像是注入了活力一样的兴奋。

    “喂?小溪,你有什么事情吗?”

    阮小溪听到对面那个清越的男声,她本来是有一肚子气的,可是在听到祁哲耀温柔的声音之后,原本想要说的尖酸话一句都吐不出来。

    阮小溪叹了口气:“我还不知道你口味这么奇特,竟然喜欢这样泼辣的女人。”

    祁哲耀本以为阮小溪会给他打电话可能是因为和乔弈森之间发生了什么隔阂,她一个人在拉斯维也没有什么朋友,就想到了他。现在看来貌似并不是这个样子。

    祁哲耀的声音严肃了几分:“怎么了?是发生了些什么?”

    “今天有个自称是你正妻的女人跑到我家门口大吵大闹,说我是不要脸的狐狸精,勾/引你了。”

    阮小溪说这话的时候,是加了几分不悦在里面的。毕竟她没有任何的事情,却被扣上了这么大个帽子。

    “……”

    祁哲耀在刚刚听到阮小溪的话的时候看,就已经可以猜想到大概是易柯又做了什么不妥的事情,可没想到易柯竟然这么大胆,直接跑到人家门口闹事。

    以前的时候,祁哲耀一直选择忍耐,他其实是知道易柯经常会在背地里做的那些小动作,可是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要让他一个个的去应付那些女人也是十分头疼的。而易柯巧妙的帮他应对了这些问题,省得他一个个的打理。

    他的不闻不问,结果造成了现在易柯竟然到了这样的地步。不问青红皂白就上门寻事。

    “对不起。”

    祁哲耀的脸色阴沉,他一直想在阮小溪的心中留下一个比较好的印象,现在全被这个女人毁了。

    阮小溪没想到祁哲耀会对自己道歉,忙说:“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我也没有怪罪的意思,只是这位小姐一直在我家门口大吵大闹,让我十分困扰。”

    祁哲耀吐出一口气,从座位上起来:“我这就赶过去,我不知道她今天会这么情绪不稳定,我现在就去把她带走。”

    “好。”

    说罢,阮小溪就挂断了电话。

    易柯还没在阮小溪家门口骂的过瘾,就看到祁哲耀的车子停在了院子门口。

    他看到祁哲耀阴沉着脸从车子上下来,越发的对阮小溪憎恨起来。平时的祁哲耀哪里是顾得上这些事情的人?现在竟然这么快就出现在了这里。

    看着来这个女人在祁哲耀心里肯定有很重要的地位,只要想想易柯就觉得嫉妒,她怨毒的看着阮小溪紧闭的房门,心里已经做出了一个打算。

    祁哲耀走到易柯面前,沉声问:“你闹够了没有?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易柯从没见过祁哲耀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在她的印象之中,祁哲耀一向是个做起事情来心狠手辣雷厉风行,但是对待女人总是有种独特的温柔在里面。

    而现在的祁哲耀就像是一只被拔了触须的猛虎,仿佛下一秒就要把她生吞入腹。

    本来易柯还想说些什么阮小溪的坏话,这个时候也不敢了,她看着祁哲耀的脸色,有些含糊道:“我只是来看一下你最近喜欢的女人是什么样子……”

    “哦?”祁哲耀的眼睛轻微眯起:“你怎么知道我最近喜欢这种类型?难道你派人查我?”

    易柯看到祁哲耀的眼神,心下一颤,解释道:“我没有,前几天我身体不适去了趟医院,看到你和她在一起而已。”

    易柯不能让祁哲耀知道自己派人查了他最近的行踪,虽然祁哲耀平日里看起来像是温和危害的样子,其实他只是不屑于睁开眼睛去看那些不安分的小动静,要是他认真起来,没什么能够瞒得过他的眼睛。

    祁哲耀在阮小溪打通这则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大概猜测到了易柯肯定是派了什么不入流的私家侦探查他。

    不过祁哲耀并不想直接拆穿易柯,他知道自己今天的到来就已经足以震慑到她,挖根究底的话可能会让易柯被逼急了跳脚,反而会对阮小溪不利。

    阮小溪透过窗户看到祁哲耀已经到了,原本发疯的女人这个时候也已经停止了叫骂,出于礼貌阮小溪还是打开了房门,走到了两个人的面前。

    祁哲耀已经有段时间都没见到过阮小溪,当阮小溪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有一瞬间的失神。

    易柯看到祁哲耀脸上痴迷的表情,对阮小溪的怨恨更是加深一步,要不是祁哲耀在她身边,兴许他这会已经大骂阮小溪不要脸了。

    阮小溪看了眼祁哲耀身边的易柯,那女人还是一副尖锐的姿态。

    短暂的失神之后,祁哲耀看着阮小溪,露出了和刚刚截然不同的表情,温柔的阮小溪说:“对不起,是我来晚了。”

    易柯惊讶的看着祁哲耀,这个男人竟然会对一个女人说出对不起?

    阮小溪摇摇头,说:“没事,我刚刚已经说过了,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只是你的这位女性朋友误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希望你能和她解释清楚。”

    “我们只是朋友而已,可他却觉得是我在不要脸的勾/引你,我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听说的这些有的没的,但是我不希望今天的事情以后还会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