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为什么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快乐
    祁哲耀这段时间没有再去骚扰阮小溪,他似乎是恢复到了之前万花丛中的样子,可是他还是会经常想起阮小溪。

    他在那天和阮小溪一起出门的时候,用自己的手机偷偷/拍下了阮小溪的侧脸,他有时候会看着阮小溪的模样发呆。

    虽然祁哲耀在某些时候觉得阮小溪其实是不需要自己的,但是他还是会在有的时候想,乔弈森会不会对她不好,这样是不是自己就会有机会?

    可不可以让乔弈森对阮小溪产生误会,让两人劳燕分飞呢?

    可这个念头一刚出现,就会被祁哲耀扼杀在脑海中。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那就真的和宋舟鸿没有什么区别了。

    这天祁哲耀出门,经过阮小溪家附近的时候,难免会有几分的失神,直到旁边的易柯提醒,他才回过神来。

    易柯眼看着祁哲耀险些带着她撞上电线杆,心有余悸的问道:“你在想什么?”

    祁哲耀摇摇头:“没有,只是有些走神罢了。”

    易柯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眼神中涌现出几分的阴暗,还说没有什么。他派出去的私家侦探拍回来的照片中,这个地方是出现记录最多的。

    根据打探上来的情报,大概是祁哲耀这段时间在追求一个有夫之妇,可是一直都没有能够成功,所以这几天回来之后,都是这样一副丢了魂的模样。

    开始的时候,易柯还觉得这个只不过是祁哲耀没有上手,不甘心罢了,毕竟是个有夫之妇,能搞出来什么风浪。

    但是一连几天看下来。祁哲耀每天都是魂不守舍,他的魂都没有跟着他的身体回来!

    易柯一想到照片上那张其貌不扬的脸孔,她眼神中露出几分嘲讽,就这种女人,她见得太多了,仗着自己有几分清纯的气质,就觉得自己好像能够上天一样。怕她的老公也不是什么有权有势的货色,所以才想着把着祁哲耀这颗大树。

    看来她是有必要见见这个表子,告诉她什么是自己该想的,什么是自己不该想的。

    本来就已经是个破鞋了,还想着让两双脚去穿。

    阮小溪不知道自己在别人心里正在被这样的咒骂,她打了个喷嚏,继续手上的动作。

    这段时间她在家里无聊,就找来了几根铁签和几团毛线,打算给乔弈森织毛衣。

    乔弈森开始开极为支持,可看她笨手笨脚的样子,还有几次戳伤了自己的手指,就不大希望她再继续做这样无谓的事情了。

    阮小溪哪里是乔弈森几句话可以劝说的人,她下定决心,她不单单要给乔弈森织成毛衣,还要给自己的两个小宝贝也一人一件。

    可是今天,阮小溪心中总是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总觉得今天可能会发生一些什么。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近两个小时,她记得今天乔弈森是要去见晨微的,会不会出现什么岔子?阮小溪心慌的紧。

    阮小溪越想越坐不住,她拿起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乔弈森的电话。

    乔弈森接到阮小溪的电话时候,已经到了教会内部,他唇角勾起一丝笑意,他知道阮小溪这是在但心他的安危,所以才会这样的急切。

    乔弈森接通了这个电话,让阮小溪的声音充盈他的耳朵。

    “奕森!”

    “嗯。”

    阮小溪急匆匆的开口问道:“你没什么事吧!”

    乔弈森被阮小溪的语气逗得发笑:“什么事算是事?是问我有没有被晨微送到地下去见ben么?”

    阮小溪听到乔弈森一语双关的话,她的眸子中闪过了几分的失落:“怎么?晨微带来的人不是ben么?”

    乔弈森:“他不是ben,可是晨微却觉得他是。你说这样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乔弈森都想不出来的问题,阮小溪更不知道该怎么做。

    但阮小溪是晨微的朋友,她总还是不希望晨微受伤的,她咬咬嘴唇:“要不就不要告诉晨微这个人是假的了,让晨微开心一点,生活在假象中也不是不好。”

    乔弈森听到阮小溪的话,他当知道如果能让晨微开心,就算是他昧着良心,承认这个冒牌货也没有什么难的,可是……

    现在看来,这个人想要的太多,并不是晨微可以左右的,这个人之所以会出现,可能就是为了ben的势力,可能就是想要利用晨微而已。

    这样的话,等到谎言被戳穿的那天,晨微可能会更痛苦吧。

    可乔弈森是不想让阮小溪知道这么多的,沉浸在这种琐事中的人,只有他一个人就已经够了,为什么又要让阮小溪也跟着担心呢?

    “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我没有戳穿他的身份,晨微也非常开心,好像有了我的确认,这个人就真的是ben了一样。”

    阮小溪没想到会这样顺利,她脸上挂上了笑意:“真的么?那这个人是不是长得和ben很像呢?”

    像不像?乔弈森想起那张脸,已经不能说是像了,他简直是和ben一模一样。

    “很像。”

    阮小溪听到乔弈森的话,有些欣慰的说:“可能是老天觉得ben离开的太过可惜了,又觉得ben一定会放心不下晨微,所以就派了ben回来,只不过是忘记了以前的事情,依旧可以守护在晨微的身边。”

    乔弈森听着阮小溪的想象,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阮小溪总是能够在多么坏的情况下,都能想到些美好的事情,能够温暖到每个人的心。

    乔弈森道:“可能就是这样吧。”

    他想让阮小溪能够保持这份美好,所以这样美好的结局大概是阮小溪现在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吧。他又为什么不呢能够让自己的女人快乐一点呢?

    阮小溪呼出一口气,她忽然觉得的自己身上的的重担轻松了,毕竟现在晨微已经有了另外一个深爱着自己的人在保护,也就不用他们一直担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