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毕竟是一个女人
    不行,我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再一次的发生,我绝对不能扔下他一个人!绝对不能。

    似曾相识的场景在晨微脑海中炸裂,她呼吸急促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就像是亲眼目睹ben在她的面前再死一次似得。

    晨微急匆匆的就要对着那个背影追过去每颗是还没有跑开两步,腹中就一阵剧烈的疼痛。

    陈远远的看到这边的场景,他看到晨微捂住小腹的半蹲下来,他本来都已经到了近乎安全的地方,可看到这边的暴动之后,又往这边冲了过来。

    “晨微,你没有什么事情吧!”

    陈的声音远远的传过来,晨微抬头就看到那辆车追上了陈的身体,把男人狠狠的撞在地上,刺目的鲜红刺激了晨微的神经。

    “不要!”

    陈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那辆车已经向后倒了几步,,似乎是想加足马力,直接结果了眼前的男人。

    陈捂着自己的胸口,对晨微开口喊道:“你快点走,我发誓可以从这危险中逃离,你不要再担心我,再这样下去你和我都会死的,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和我们的孩子。”

    “你放心,我会回到家里去找你的!所以说你现在快点走!”

    晨微看着陈又一次和那辆车擦肩而过,她也知道自己现在根本不能帮到他什么,她咬咬牙站起来离开。

    ben能一次次的从危险之中回到他的身边,这一次也一定可以!她要好好保护他们两个人的孩子,等到他回来的时候,绝对不能让他失望。

    之所以晨微会在这个时候回头,主要也是看到了陈本来可以自己掏出现在的苦难,却因为她的状况回头,更是因为她受了重伤。

    她知道陈说的是真的,要是她继续留在这里,他们都会死在这里。

    晨微回到自己和陈一起居住的地方,她打开所有的灯,静静的等待着男人的回来。

    可是她等了整整一夜,等到天空泛起白光,这个男人都没有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

    晨微的指尖一直在颤抖,腹中一阵阵翻卷的痛苦,她看着秒针一点点的移动,眼神中都是一种偏执的光。

    他会回来的,一定会的,他可是ben啊一定不会再这样离开她了,绝对不会。

    当晨微终于已经濒临极限的时候,房门终于打开了,她看到了那个伤痕累累的男人。

    男人出现在晨微面前的时候,晨微脑海中紧紧绷着的那一根线也直接断了,仿佛回到了ben的尸体发现之前,她在这里他也是这样魂不守舍的期待着男人的归来,可是等了那么久,都没有等到他回来。

    而现在……他终于回来了。

    陈对晨微笑了,张开自己的怀抱:“我回来了。”

    晨微直接扑了过去,她没有一刻比现在觉得,ben真的回来了,ben真的就在自己的身边。

    晨微扑在陈的怀中,已然有几分的错乱:“ben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肯回来了,这么久了,我一直在担心你。”

    乔弈森在晨微和陈离开之后,他直接脱下了身上的外套,刚刚陈拍在他肩膀上的时候,那样故做熟悉的感觉让他只觉得恶心。

    非常的恶心。

    乔弈森直接拨通了艾丽斯的电话号码,短暂的等待之后,他听到那边传来女声。

    “喂。”

    乔弈森冷漠的开口:“今天我见到了晨微说的那个ben。”

    艾丽斯本来正因为乔弈森今天的无故旷工感觉到愤怒,听到他说出的话来的时候,忽然间整个人都愣了。

    很久,艾丽斯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所以呢?”

    乔弈森揉了揉发痛的眉头:“是假的。”乔弈森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十分的肯定,没有半分的犹豫。

    艾丽斯继续开口:“这么肯定么?”

    乔弈森说道:“你要是看到他,也会这样肯定的。只是现在的情况比较复杂,晨微似乎是认定了这个人就是ben,她听不进去别人的劝说,甚至会为他开口辩解。”

    艾丽斯皱紧了眉头,这就十分难办了,毕竟这个女人身上有ben的骨血,更不用说她和乔弈森之间的关系,只要死死的握住晨微这条线,就等于是握住了他们的命脉。

    “那你怎么办的?”晨微开口问道:“要不要直接把他干掉?”

    乔弈森因为艾丽斯这句话捏紧了手机:“我从来没想到过你竟然会说出这么不经过大脑的方案。”

    现在的晨微几乎已经在心里确认了这个人的身份,要是在这个时候,对他做出些什么,晨微一定会觉得是自己不想交出手中的权利,所以才会在见到ben的真人之后,做出这样的决定,迫不及待的想要ben的性命。

    这样做的话,只会让晨微更加认定他就是ben而已。

    “对不起。”虽说平日里,她和乔弈森之间的关系似乎是朋友,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两个人之前仍是上下级的关系:“是我欠考虑了。”

    乔弈森坐上自己的车:“没关系,我知道不是有意的。”

    他知道艾丽斯现在的心情,当他看到这个冒充ben的人的时候,他也有一瞬间的时候,十分想要干掉这个假货。

    毕竟ben是一个太重要的人了,他的重要位置会让人在一些时候失去正确思考的能力。他会这样,艾丽斯自然也会。

    乔弈森:“但是,你难道不考虑先见一下这个人么?”

    艾丽斯声音冷漠的从那边传来:“我一点也不开率要见他,毕竟要是我看到这个冒牌货之后,我不能够保证我不会直接一刀结果了他。”

    乔弈森被艾丽斯血腥的做法震了一下,下一秒他就知道,为什么ben会这样重用艾丽斯了。艾丽斯会对自己应该尽忠的人保持绝对的忠诚,就比如现在,虽然她可能没有察觉,也没任何想要表达自己忠心耿耿的意思,确直接肯定了乔弈森的判断。

    乔弈森叹了口气:“你说你毕竟是一个女人,整天这样打打杀杀以后怎么嫁的出去……”

    艾丽斯知道乔弈森已经说完了自己想要说的话,听到他无所谓的絮絮叨叨,说了句“我在总部等你。”直接挂断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