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现在他已经属于你了
    “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他已经属于你了。”

    乔弈森的眼神落在那只手上,眼睛里闪过一丝极轻的厌恶,但转瞬间又被平和的笑意掩埋。

    晨微不可置信的看着陈:“你说什么?”

    陈直接搂过晨微的肩膀,笑着说:“我其实并不在乎这些东西,只要有晨微能够在我身边就足够了。”

    乔弈森看着那个人虚伪的脸:“那你可要好好的照顾晨微了,如果我要是发现你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就算你是我的兄弟,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乔弈森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阴冷。晨微从未见过乔弈森流露出这样渗人的表情,仿佛是在警告身边的人一样。

    可是下一秒,乔弈森就又恢复了平时那种状态,如果不是晨微仍然还在剧烈跳动的心脏,她几乎会认为刚刚那只不过是她的错觉。

    陈却没有任何被震慑到的反应,只是淡淡的回应道:“好的,一言为定。我要是有什么对不起晨微的,我自己也不会放过我自己。”

    三个人之间的对话并没有延续太久,尤其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晨微本来是想帮陈要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结果现在反而是他把自己的东西拱手让人。

    乔弈森也不愿意和这个居心叵测冒充自己兄弟的人再在一个桌上吃饭,他开始还会担心晨微继续在他的身边会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从他刚刚眼神里的贪婪可以看出来,这个人大概没有得到自己想到的东西,是不会对晨微下手的。

    几个人都是兴致缺缺,没过多久,就各自离开了。

    晨微和陈一起走到乔弈森看不到的地方,晨微就转过身来问他:“你真的不想要那些东西了么?毕竟那些都是你一点点打拼下来的。”

    通过今天的事情,晨微能够明显感觉到乔弈森是不想让陈染指这些东西的,他的态度说明了一切。

    陈看着晨微眼睛里的担忧,他轻轻抚摸着晨微的头发:“我是无所谓的,而且我总觉得……那些东西总是有种可望而不可既的感觉。”

    “晨微,那些东西原来真的是属于我的么?”

    晨微看着陈眼神中的迷茫,忙的点头:“当然了,那些都是你的,那些都是你一点点壮大起来的。”

    陈叹了口气:“太过于宏伟的东西在现在的我看起来总是有种虚幻的感觉,我觉得大概就像是乔弈森刚刚说的话一样,现在的我根本就没有可以继承这些东西的能力。”

    晨微看着陈眼睛里的失落,她安慰道:“你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而已,有可能明天就会想起之前的一切啊。”

    “但是也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想起来。”

    陈平淡的说这事实。

    “所以就不要去说一些模棱两可的事情了,只是,我总觉得……”陈忽然间想到了些什么,他看着晨微:“我和乔弈森之前真的是很好的朋友么?”

    晨微点点头,这个是不用质疑的,乔弈森和ben之间的关系,是谁都知道的。

    陈的眼神中露出点疑惑:“可是我总觉得今天我在看到他的时候,没有一点熟悉的感觉,也没有感觉到他对我有一点的善意。”

    晨微因为陈的话皱起眉头,乔弈森这个人,他虽然也曾怀疑过他会不会是想要ben的势力才害死ben的,但是从别人的嘴里,尤其是ben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他总下意识觉得反常。

    晨微冷冷的说:“他可能是还没有从之前的打击中回神吧,毕竟他一直都觉得你已经死了,现在你这样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可能他一时间还不能接受。”

    “是么?”陈看出晨微的不悦,所以之后的话也就没有说出口:“可能真的就是这样吧。”

    两个人闷闷的走了很久,他脑中一直萦绕着刚刚陈的话,乔弈森不是很热络?

    是的,乔弈森的确是不是很有善意,甚至在对待陈的时候,还会有一点以前对待平常人都不会有的刻薄和试探,似乎乔弈森就是非常确定这个人不是ben。

    晨微忽的停住自己的脚步。

    “你还觉得他有哪里不对么?”

    陈看到晨微忽然这么问他,索性就把自己刚刚的感觉一口气全部都说了出来:“我总觉得他不是真的很想交还之前的权利。而且我总觉得他对我有种独特的恶意。”

    其实这些话,不用陈来说,晨微也能感觉到。

    她感觉到乔弈森是没有任何想要把手中的权利交还给他们的感觉,只是她现在不知道的是,乔弈森不想交还这些东西,到底是因为他不相信眼前的人是ben,还是因为自己的贪婪。

    晨微虽然会说出伤人的话来针对乔弈森,但是对于这个男人,她还是有一定的信任的,就类似于那种……我的朋友我可以说,但是别人不可以,哪怕是很亲密的人也一样。

    正在晨微失神的时候,忽然一辆车对这两个人就狠狠的撞了过来。

    “小心!”

    陈一把拉过晨微,那辆车直接划过陈的腿,一瞬间大量的血就涌了出来。

    晨微看着陈身上的血迹,心脏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就在她想要先帮陈做一点包扎的时候,那辆原本已经开过去的车忽然间回头,又一次对这两个人冲了过来。

    陈眼神轻微闪烁,他看着那辆车直接对着他冲了过来,似乎这辆车的目标就是他而已。

    陈甩开晨微的手:“快点走!不要管我!”说罢,陈就直接跑到了和晨微相反的方向。

    晨微看到那辆车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直接就对着陈的方向冲了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为神呢么会好端端的遭到别人的暗杀?这一眼看过去就是一场有预谋的杀人。

    晨微看着陈的背影,他是那么危险。晨微忽然想起之前,ben是不是这样的情况危急?他希望能够有人来帮助他,可自己的“朋友”却直接带着自己的妻子离开了,把她一个人扔在了那个黑暗的地牢之中,任由他被那个禽/兽不如的畜生抓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