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真的没有欺骗晨微
    乔弈森默默的看着陈在晨微面前的表演,他冷眼看着眼前这个人,心中弥漫出汹涌的恨意,如果他只是和ben一模一样的脸,只是偶然的出现在晨微的面前,他还能给晨微一个梦,让晨微活在ben还活着的假象之中。

    可如果这个人是居心叵测,他刻意的去模仿ben的一举一动,让晨微陷入了一个陷阱,他就要好好的去查一查,究竟这背后到底是有什么阴谋了。

    等到饭菜上来之后,乔弈森淡淡的笑着:“你尝尝这些菜,都是你以前最爱吃的东西,你可以看看现在你还会不会合胃口。”

    陈在尝到第一道菜的时候,眼睛就忽然的发亮,他津津有味的吃着:“真的很棒,我以前都是经常吃这些东西的么?”

    晨微看着男人,脸上也挂上了温暖的笑意:“是啊,你以前是最爱吃这些东西的了。”

    乔弈森冷眼看着陈的筷子伸进一道道菜中当他的筷子夹到香芹的时候,乔弈森的眼神黯然,他看着这个自称是ben的男人,直接把这个东西放入口中,吃的津津有味。

    乔弈森心头难以自控的涌出来一阵的苦涩,他喝了一口高脚杯中的酒,闭上了眼睛。

    在没有戳穿这个人的面目的时候,乔弈森虽然知道他不可能是ben,但是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他甚至在想,希望自己是推断错误。

    其实这个人就是ben,他真的只是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一些什么,完全忘记了之前的种种,他真的没有欺骗晨微。

    现在当事实摆在乔弈森的面前,他叹了一口气。

    ben不能吃香芹这件事,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就连晨微也都不知道。毕竟向ben这种人,他的弱点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就连他也是偶然间才得知的。

    晨微看出乔弈森的低落,她忽然想起来今天的来意,她问乔弈森:“你还记得我今天来是为了什么么?”

    乔弈森放下手上的酒杯,他明显看到陈的动作因为晨微的话,微微坐了停顿。

    “我自然是知道。”

    晨微看着乔弈森,一点也不肯退让:“你当初说只要ben能够回来,你就会把之前的东西都还给他,你应该不会食言吧。”

    乔弈森很想告诉晨微这个人是假扮,因为他漏出了自己最大的破绽,但是乔弈森又知道因为ben不能食用香芹这件事知道的人甚少,可能就只有他一个人罢了,就算说出来晨微也不可能会相信。

    可能还会觉得是自己不愿意交回ben的势力,从而说出来的谎言罢了。

    晨微的脸上露出喜悦,她握住陈的手:“现在ben已经回来了,你你也看到了,你……”

    乔弈森忽然开口,打断了晨微的话:“可是,现在的ben已经完全忘记了之前的种种,他真的能够接管这样大的事业么?”

    乔弈森的发问,直接让晨微愣在了原处,她从来没想过,现在的陈能不能接手之前的一切,毕竟他已经完全都忘记了之前的一切。

    陈迷惑的看着晨微:“这么大的事业?难道我以前做的事很难么?”

    乔弈森冷眼看着陈演戏,脸上露出一丝嘲讽。

    “是啊,非常的大。你知道么?你以前就是拉斯维的黑手党教父,这里的一切黑色交易几乎都要经过你的手,你说大不大?”

    乔弈森忽然站起身来,他拉开了窗帘,他们约好的地点在拉斯维最好的酒店的顶层。以前这一层是ben完全包下来的。乔弈森让整个拉斯维出现在陈的面前。

    “你看到了么,这整个拉斯维,在以前就是你的乐园。”

    乔弈森仔细的看着陈的表情,他之所以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就是为了看的清楚这个究竟是不是有野心。

    陈的表面上还是迷茫疑惑,似乎是不能接受这样突如其来的冲击。可乔弈森却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一闪而过的贪婪。

    “晨微,你觉得一个连自己的本能都忘记了的人,能够接手这样大的责任么?还是说……”

    乔弈森的表情严肃:“你是希望,ben亲手建立起来的这一切都毁在现在?”

    晨微倒退了一步,她之前就知道ben的身份不是那么简单,她知道ben掌管着拉斯维的命脉,但是没有人和她这样清楚地说过,ben究竟是处在了一个怎么样顶端的位置,有怎么样的责任。

    这责任是多么的重大,难以让人支撑。

    以前的晨微不明白为什么ben的遗嘱之中会让乔弈森来接手他的事业,而不是让自己这个未婚妻。

    现在晨微知道了,因为她没有乔弈森的能力,也只有乔弈森这样的商业奇才才能和ben比肩,才能不让ben的心血没落在这里。

    房间中一时间陷入了沉寂,很久,才有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我觉得现在的我,没有这个能力。”说这话的人,是陈。

    “我从没有想到过,我以前竟然是一个这么厉害的人……”

    乔弈森听了这样的话,他唇角勾起一丝冷漠,那不是你的以前,你只是一个伪装成ben的人罢了,怎么能把自己和ben做出比较。

    陈继续说着:“我觉得这件事还是让你继续来做比较好,毕竟我现在已经没有了以前的记忆,就算是回到了那个位置,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样,我没有把握能够做好。”

    晨微喃喃的开口:“陈,你……”

    陈对着晨微笑了笑,他豁达的起身:“我今天来不是说了只是想见一见自己的好朋友么?我可没听你说什么要回以前的东西的事情。”

    “ben,可是这都是属于你的啊。”

    晨微语气中有些急切,她还是不想让陈就这么放弃。

    陈安抚的对晨微笑了笑:“我很开心,能够知道以前的事情,能够看到以前最好的朋友,这就够了。至于时候不是属于我的东西……”

    陈拍了拍乔弈森的肩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