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没有人能够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乔奕森皱了皱眉,他仔细的打量了眼前的人,短暂的失神之后,他的神智渐渐回笼。这个人的确是和ben极为相似,但是……乔奕森就是觉得这个人不是ben,这也不是因为乔奕森曾经亲眼看到过ben惨死时候的录像,而是因为直觉。

    乔奕森和ben一起从小玩到大,两个人之间彼此了解的程度一点也不会比自己的爱人少,乔奕森明显看到这个人在说自己是ben的时候眼神的闪躲。他所认识的ben,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有这样的眼神,那个无所谓的男人,就算是说着全世界的人都不会相信的谎话,都不会脸红。

    “你是ben么?”乔奕森嘴角带了点嘲讽的轻笑:“恩,你的确是像他。”

    晨微被乔奕森的态度所激怒,他对乔奕森说:“你这是什么态度,他难道不是ben么?你好好看看这张脸,他不是ben么?他只是不知道经历了些什么,以前的事情全部都忘记了而已。”

    全部都忘记了?这可真是个好借口,到时候就算是有什么事情记得不太清楚,也可以说自己是因为忘记,有什么马脚也可以当做是理所当然。乔奕森看着眼前的“ben”,那个人对上他的眼神,里面满满的都是空白。

    乔奕森深深的望着晨微:“全部都忘记了?那我可以问他一些他还记得事情么?”

    晨微脸色冰冷,刚刚想要拒绝,就听到身边的陈开口:“没什么,你问吧。”

    “我想问你是怎么和晨微相遇的?”

    陈把之前和晨微之间的事情一点点的和乔奕森讲了出来,看起来就是极为偶然的相遇,极为普通的英雄救美,没什么大不了的地方,可放在乔奕森的耳朵里,就硬生生听出了些什么不平常的东西。

    “你刚刚说自己是在个胡同里救了晨微?”乔奕森直接开口反问。

    陈点点头:“是的。”

    “那我想问一下,刚刚晨微一直追逐你的时候,她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么?为什么那个时候你就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反而被这几个男人的声音招呼回来?”

    晨微陷入了沉默,他不记得那天她有没有开口去叫ben的名字,只是当时陈出现的的确是很出乎意外。

    陈看着乔奕森的脸:“这个很简单,她当时的确没有开口叫我,当时我是有和那几个人擦肩而过的,当时只是没有注意,但是听到隐约的吵闹才追过去的。”

    乔奕森笑着点点头:“好,就算是你说的有道理,我可以认可,但是我听你的叙述中你的功夫是还算可以吧。”

    “不,我说错了,你要是ben的话,功夫自然是非常可以的,是吧……”

    陈点点头,不知道乔奕森为什么要问他这个问题:“有什么问题么?”

    乔奕森看了一眼眼前的人:“问题非常大,如果你是ben的话,以你的警惕能力,是绝对不会对于一个女人的尾随没有任何的感觉,更不会一直进入深巷都没有察觉。”

    陈有些不耐道:“我说过了,以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

    乔弈森冷漠道:“以前的事情你可能全部都忘了,但本能这种东西不能忘记吧。”

    陈的脸色瞬间就有些不好看起来,他看着乔弈森,眼神里有几分茫然,他回答不上乔弈森的问题,这个时候转过头去看晨微。

    晨微看到陈求助的表情,这个男人用了一张和ben一模一样的脸向她露出这样的表情,晨微几乎没有办法理智的思考。

    “他已经说过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以前的事情他完全都不再记得了,至于你说的本能是属于以前的ben的。现在的ben大脑可能受到了一切创伤,当时没能反应过来,没有那么敏捷,应该不会死什么大的问题吧。”

    乔弈森看着晨微,他忽然意识到,在晨微的心中,她可能就是希望这个人是ben,不管他究竟是有没有什么破绽,她都从内心里希望他是ben,这样她就可以骗自己ben还活着。

    乔弈森神色微缓,他似乎是接受了晨微的解释。

    “你们为什么还站在那?坐上吧。”

    晨微这才发现自己和陈竟然一直都还没有入座。

    等到三个人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之后,乔弈森也没有再继续之前的刁难,他已经不再想直接的告诉晨微这个人有问题了,毕竟没有人能够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你们想要吃点什么?”乔弈森打开菜谱:“你们看着点吧。”

    晨微把菜谱放在陈的面前:“你想吃些什么,就点吧。”

    陈点点头,直接点了ben生前经常会选的几个菜。

    晨微看了乔弈森一眼,她的眼神信心满满,似乎在和乔弈森炫耀:你看,他绝对就是ben,他们的口味都一样。

    乔弈森却没有晨微的心情,他看着陈点的这几个菜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一个和自己最好的朋友有着一张脸的人,在自己的朋友死亡之后忽然出现。

    他的一切都和那个人那么相似,甚至是口味都那样雷同,乔弈森仔细看着陈的脸,如果他刚刚还能觉得这可能就只是一个巧合,现在就完全没有办法在欺骗自己了,这个人很有可能是精心准备后才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的。

    为了印证这个事情,乔弈森收回了菜单,笑着说:“你虽然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但是口味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陈不大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看到菜单的时候,就觉得这几个菜似曾相识,就会觉得可能是自己想要的,其实我连他们的口味都忘记了。”

    晨微因为他的话瞬间脸上的表情又变得有几分的失落,她知道自己在没有找到陈之前,他过的是一种怎么样的落魄生活。她安慰陈:“没事,很快你就会又想起来这个味道,你一定会喜欢的。”

    乔弈森嘴角勾起一个冷笑,他记得ben这人是吃不得芹菜,虽然他从来都没有对别人提起过,因为他们这种人,弱点是绝不能随便被人掌握的。

    他默默的叫了几个菜,其中就有一道菜中是加了香芹,ben其实会对这种食物过敏,只要吃下就会全身泛红瘙/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