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请你不要激动
    乔弈森今天回到家的时候,阮小溪能感觉到今天的乔弈森和往常不太相同。

    阮小溪接过乔弈森脱下的西装,问道:“怎么了?今天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乔弈森脑海中一直萦绕不去的,都是晨微的话。他又想起那天在监控录像中见到的那个模糊的人影。

    他会和晨微找到的人,是同样的一个么?

    乔弈森看了眼阮小溪担心的神情:“没什么,只是今天有些累了。”

    他不想让阮小溪和他一样的担心,毕竟他应该可以确信,ben是真的死的了,那天的录像带,ben的尸体都可以说明一切。

    阮小溪看出乔弈森的心事重重,既然乔弈森不想告诉她,也就没有必要再继续追问。

    餐桌上,两个人默默吃着阮小溪准备的饭菜,都没有说话。

    阮小溪忽然开口:“不知道最近晨微怎么样了,还真是有一些担心。”

    乔弈森手上的筷子突然停了,她知道阮小溪会说出晨微没有其他的意思,更不是试探他的想法,可他只要一想法到今天晨微的话,就会忍不住的气闷。

    “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她今天还和我打了电话。”

    太久都没有晨微的消息,阮小溪一时间有些激动:“是么?他说了些什么?”

    乔弈森冷声道:“她说她已经找到了ben,让我交还ben的全部势力,当初亲口承诺的话,不要反悔。”

    其实乔弈森本是不想和阮小溪说这些的,晨微说的话已经极度的伤人,对阮小溪来讲更是一种伤害,毕竟之前晨微曾和她情同姐妹。

    果不其然,阮小溪听到这样的话,脸色忽然间变得黯然。

    “她这样说么?”阮小溪试图帮晨微解释:“可能她现在刚刚失去了ben,说话就是会有些伤人……”

    她说到这里,也说不下去。毕竟晨微实在怀疑乔弈森的人品,她在揣测乔弈森这个人是不是贪恋ben的钱财权势。

    乔弈森叹了一口气,握住阮小溪的手:“我没有生她的气的意思,我只是听到这样的话难免会有些气闷罢了,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了,她今天和我说,明天会带着ben来见我。”

    阮小溪大惊失色:“什么?带着ben去见你?”

    乔弈森叹了口气:“是的,她说要带着ben来见我。”

    “可是ben不是已经去世了么?”阮小溪昨天才刚刚陪着乔弈森一起去看了ben的坟墓,她一时间竟然没能反应过来。

    “晨微不是一直都觉得ben没有死么?”乔弈森看着阮小溪愣神的模样,揉了揉她的发角:“你不担心,ben要是真的死了,晨微也不会给我一刀让我去下面见ben的。”

    乔弈森不这么说还好,他一这样开口,阮小溪瞬间就觉得恐慌,她死死握住乔弈森的手掌:“你确定不会发生些什么么?”

    毕竟晨微癫狂时候的模样还历历在目。

    乔弈森笑了:“我发誓不会发生什么,晨微可能是真的发现了什么吧。”

    第二天,乔奕森一早就到了晨微约定好的地点,两个人并没有在ben的大本营见面,毕竟很可能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在乔奕森没有确定这个人的身份的时候,他不能冒这个险,而且晨微的身份最好是不要被太多的人知道,毕竟她的肚子里有ben的孩子,要是被一些有不轨之心的人知道,恐怕又会引起些不必要的麻烦。

    晨微一早就被陈叫醒,陈脸上仍然是有着一点迷茫,他看着晨微:“我昨天晚上都没有睡着,生怕今天会出什么意外。”

    晨微笑了笑:“能出什么意外,只是一个朋友罢了,不用这么紧张的。”

    她自从知道了陈敢去见乔奕森之后就极为开心,这表示他终于敢于面对以前的事情,一个没有以前记忆的ben,毕竟不是曾经那个男人了。

    晨微帮陈挑选了衣裳,陈本就有和ben一模一样的脸,现在看起来就和以前那个男人完全没有任何区别了。

    晨微愣愣的看着陈,眼神逐渐变得深沉,似乎也越来越悲伤。

    陈:“怎么了?我现在这样很别扭么?要不要换一件?”说罢晨就开始要脱下身上的衣服。

    晨微忙的阻止陈的手:“不是,你这样很好,和以前一模一样。”

    “是么。”陈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衣服,他刚刚在换衣服的过程中露出了腰臀部的一颗痣:“可是我还是和以前不一样的,我没有以前的记忆,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你现在为我付出那么多,万一我不是那个人……”

    晨微堵住陈的嘴,脸上的表情急切,像是急于要否定些什么:“你就是ben,你怎么可能不是他呢,你和他长得一模一样,有同样的性格,你是ben。”

    说到最后的时候,晨微越发的相信陈就是ben,刚刚陈的腰间那颗痣和ben身上那颗的位置一模一样,这个世界上就算是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也不可能有完全克隆出具来的两个人。

    “好,你不要激动。”

    陈摸了摸晨微的脸颊,极其温柔,就像是在安抚只不安的小兽。

    两个人终于收整完毕,等到两个人终于出现在和乔奕森约定好的地方的时候,乔奕森已经爱那里等了两个人近一个小时。

    当陈出现在乔奕森的面前的时候,乔奕森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有一瞬间的呼吸停滞,他直接站起身来,喃喃道:“ben。”

    那个人跟随晨微走到乔奕森身前的时候,乔奕森还没有从失神中清醒过来,那张脸太过熟悉,和ben可以说得上的是一模一样,甚至乔奕森也都震惊。

    晨微是先打破这沉默的气氛的:“乔奕森,我把ben带来了。”

    乔奕森看着被晨微称为“ben”的人,他忽然回过神来,伸出手去对那人说:“你好,我是乔奕森。”

    那个人伸出手和他相握,说道:“我是ben。”

    晨微看向陈,这个男人一直都不愿意承认这个名字,可今天看到乔奕森的瞬间,就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