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会针对一切靠近你的女人
    祁哲耀回到自己的公司,他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脸上带了淡淡的失落。

    “怎么了?这一大早就这不开心的表情?”

    妖娆的女声在祁哲耀的办公室内响起,随即一个身材姣好,面容妩媚的女子直接靠在了祁哲耀的身边。

    “易柯,我今天没有心情。”

    易柯仍然不死心的在祁哲耀的身上磨蹭,还是不肯下来:“你最近都没有来我这,是又迷上了哪个小妖精?”

    易柯是这么多年唯一一个留在祁哲耀身边最久的女人,所以她说起话来难念会有种把自己当做正妻的感觉。

    祁哲耀皱了皱眉头,他很不喜欢易柯这样说阮小溪,当下就把身上的女人从身上推了下去:“你以后说话注意一点,你并不是我的什么人。”

    其实祁哲耀早就已经厌烦了易柯,只是这个女人比起别人来说出奇的执着,当年他们也曾有过几次鱼水之欢,可当祁哲耀准备从中抽身的时候,这个女人竟然直接当着祁哲耀的面割腕了。

    但要只是如此那也就算了,偏偏易柯的家庭复杂,祁哲耀也不想就这样直接把祁家易家的关系弄得太僵,所以两个人就这样纠纠缠缠也有了一段时间。

    之后祁哲耀曾经遭遇过一次暗杀,当时易柯为了他不顾性命的挡了一枪,抢救了近一个星期才终于稳定。所以说易柯对祁哲耀还是有救命之恩的,易柯说自己不要求祁哲耀对她有什么回报,就只要能够一直待在他的身边就好。

    所以祁哲耀就一直都没有让女人离开。

    可易柯的性格的确是有一部分的问题,她会针对一切靠近祁哲耀的女人。

    渐渐的,祁哲耀一看到她就会觉得厌烦,可又因为各种关系不得不忍耐,可他今天心情不好,非常的不好。

    易柯这个女人一向的没有眼力,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应该来招惹男人,也不知道自己没有收敛的纠缠会让人极度厌恶。

    “怎么,这才几天不见,你就直接推开我了!”

    易柯的表情变得有几分委屈,她忽然捂住自己的胸口:“我的心脏很难受,几乎要喘不过气了。”

    但是那子弹打在了靠近易柯心脏的位置,易柯说出这样的话来,就是为了让祁哲耀想起来,当初是自己救了他一命。

    祁哲耀眼神冷了又冷,他盯着旁边的女人,很久,才伸手把她拉了过来。

    “易柯,我今天心情不太好,以后再好好陪你。”

    男人的语气温柔,可是眼神里却是清醒的冰寒:“所以说你今天就不要再闹了。”

    易柯这才平静下来,她依偎在祁哲耀的怀中:“我就说你不会这么狠心的,你不会扔下我的,你这几天去做什么了?”

    祁哲耀眼神微动:“我这几天有个案子,所以才一直没有时间陪你,等我忙过了这一阵就好好陪你。”

    易柯点点头,似乎是默认了祁哲耀的说法。

    “好了,我现在要做事了,等我有时间就去找你。”

    易柯看了眼祁哲耀:“你说的,我可是会等你的哦。”

    祁哲耀点点头。

    易柯这才心满意足的从祁哲耀身上起来,出了祁哲耀办公室的大门。只不过她的眼神在踏出房门的那一瞬间,就从满足变成了阴狠。

    “案子,你有什么案子!出去查的人明明告诉我,你这段时间就是陪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出去看墓地!”

    易柯表情逐渐扭曲,她快步走着:“看墓地是吧……我就让你好好看看墓地。”

    乔弈森在正式立下威信之后,手上的事情逐渐多了起来,可无论是怎么样难以解决的事情,放在乔弈森的手中都迎刃而解。

    乔弈森的能力深深打动了艾丽斯,手上的势力也一天比一天稳定。

    这天,乔弈森正埋在堆积如山的大小事务当中,刚刚接手必须事无巨细,因为一点点的小事被忽略都有可能会造成之后的大的缺陷,所以说艾丽斯才会因为乔弈森在这个时候还跑出去和妻子一起游玩的事情感觉到愤怒。

    简直是大小不分。

    “叮——”

    乔弈森的手机忽然亮了,他转身看了眼屏幕上的号码,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艾丽斯不知道乔弈森是发生了什么,问道:“怎么了?为什么不接电话?”

    乔弈森看着那个熟悉的号码,那是晨微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害怕见到这个号码,因为晨微的咄咄逼人,让原本关系密切的几个人,到了现在尴尬的地步。

    “喂。”

    乔弈森最后还是接通了那个号码。

    晨微兴奋地开口:“你不是一直想见一下ben么?我明天会带了ben一起去见你。”

    乔弈森知道,只要晨微一打通电话,就会是说这样的事情。

    “好。”

    晨微的语气忽然警惕:“你不要忘了自己之前的话,是你亲口说过只要ben回来,你就会把他手上的东西全部都还给他的,你不要食言。”

    乔弈森觉得自己有些头痛,看来在晨微心中,他就是这种贪恋权势的人了。

    “好,我不会食言。”

    晨微挂断电话之后,就走到了陈的身后。

    她看着身边的男人轻轻的笑了,你放心,我会帮你那会你想要的一切,那些本来就是属于你的东西。

    陈回过头就看到晨微的笑容,也对晨微露出了一个安慰的微笑,随即就继续手上的动作。天已经越来越冷了,他正在熬汤给晨微补补身体。

    晨微这段时间总是会觉得身体不适,这个孩子还是太过顽皮了,总是在母亲肚子中翻来覆去的折腾,经常会让晨微在午夜痛的醒来。

    陈今天熬着样的一锅补汤就是为了让这个贪玩的小家伙安静下来,不要再让自己的母亲夜不能寐。

    陈:“你说这个孩子也真是够顽皮,一点也不顾及妈妈有多难过,我都快要不喜欢他了。”

    晨微抚摸着自己已经微微凸起的肚子,笑道:“你是他的爸爸,他这样都是遗传了你的臭毛病,你敢说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