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别哭了,这不是还有我么
    兴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吧,他们欠了ben一条命,也还了ben一条命。这样用他们还能有信心活下去,不用日日夜夜都背负着难以承担的愧疚感,只要一想到ben这个人就会痛苦的夜不能寐。

    乔弈森吻了阮小溪的额头:“那就这么定下来了。”

    乔弈森开车带着阮小溪出来的时候,阮小溪像是卸下了心头的一个重担,她忽然问乔弈森:“那孩子的名字你想好了么?”

    乔弈森:“乔一唯。”

    一唯,象征了很多东西,难以具体言说,大概就是永恒的唯一吧。

    ……

    阳光正好,晨微依偎在陈的怀中。

    陈说:“我以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和现在的我像不像?”

    晨微摸了陈的头发:“你以前是一个放荡不羁的人,无论发生任何事都能游刃有余,都能处理的十分完美。”

    陈动了动自己的身体,把自己的头发从晨微的手中解救出来:“那以前的我是很厉害了哦。”

    说罢,陈就陷入了若有所思的沉默之中。

    晨微发觉陈的失神,翻过身来问他:“怎么了?”

    陈眼神空洞,看着晨微说道:“我在想那我以前究竟是做什么的,可是怎么想大脑中都是一片空洞,什么都想不出,什么都记不起来。”

    晨微看着陈的纠结,心中生出来几分的心疼:“那就不要想了,没有必要。只要你以后能够开心,以前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可是……”陈的脸色变得苍白:“那毕竟是我的前半生,就这样全部抛弃,那不是白活了?”

    晨微叹了口气:“那你想要听以前的事情,你想听些什么?”

    陈忽然来了兴趣:“我们是怎么相识相遇的?”

    晨微看着窗外,那里依旧明朗,只是屋内的光线渐渐倾斜,逐渐被阴暗吞噬。

    “我们么,我们第一次相遇……”

    晨微和陈讲述了两个人之间的种种,包括之后两个人是因为什么产生了矛盾,为了这个孩子两个人怎么闹僵,到口头提出分手,各散东西。

    当时的晨微和ben谁也没能想到,这次的争吵竟然是两个人之间最后一次的交谈,更是两个人之间最后的一眼。

    陈听了晨微的话,眼神逐渐落寞,他抚摸着晨微的小腹:“所以说,这个孩子还是我拼了命,和你大吵一架,才有机会有了的?”

    晨微想起那天自己的愤怒,想起那天ben失望的眼神,她忽然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眼泪忽然顺着指缝一滴滴的下淌。

    天知道他是有多么的后悔,那天如果她没有拒绝ben的要求,那天她要是直接能够好好的和ben讨论,可能就不会发生之后的一切,他让ben一个人陷入了那样危险的境地,要是她那时候还留在ben的身边,可能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晨微抱住陈的身体,便流泪边喃喃道:“对不起,对不起,以后我一定不会再那样任性。我想要好好的和你在一起。”

    陈抚摸了晨微的头发:“别哭了,这不是还有我么?”

    晨微抬头就看到陈微笑的脸,眼神中忽然浮现出几分的痴迷。

    是啊,我还有你。

    当艾丽斯终于见到乔弈森的时候,她的眼神几乎能够杀人一样的尖锐。

    乔弈森却对这样的眼神视而不见,直接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开始处理今天的公事。

    艾丽斯插着腰站起来:“这位先生你不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解释一下这几天的旷工么?”

    乔弈森眼睛都没抬:“解释这种事情只是浪费时间罢了,毕竟旷工都已经旷了,在纠结这种事情也没有什么意义,你说是么?”

    “还有其次的,我才是教父。”

    乔弈森的话把艾丽斯逼得哑口无言,她恶狠狠的瞪了乔弈森几眼,才喘着粗气坐下来。

    “行,真有你的,算你厉害,我的教父。”

    乔弈森嘴角轻轻勾起,他看着艾丽斯有气发不出的样子,就像是曾经捉弄ben一样的感觉。

    很久,艾丽斯才有开口了,这次她的语气是平静的。

    “听说你所天去了ben先生的墓地?”

    乔弈森手上的笔突然停了,随即他又恢复了平静,点了点头:“是的,我打算把自己的孩子和ben一起合葬。”

    “合葬?”

    艾丽斯没想到乔弈森竟然会有这样的决定,一时间被震惊到了:“你说要让自己的孩子和ben合葬,你不知道么,有种传说如果一个意外离开的孩子和一个大人合葬的话,就等于是在献祭。”

    乔弈森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无稽之谈。”

    其实他只是想让自己的孩子能和ben作伴,ben这样喜欢孩子,应该就不会寂寞。而他的孩子也不会再漂泊无依。

    艾丽斯看到乔弈森已经决定,又想到这个对ben没有任何的损失,也就不再反驳。

    祁哲耀知道阮小溪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他这天在乔弈森离开之后,又一次敲开了阮小溪的门。

    “小溪,我来接你了。上次我们看到的……”

    阮小溪看着门外的人,语气中略微带了点歉意:“抱歉,我已经决定把孩子的坟墓建在ben的身边。”

    “所以就不用再麻烦你了。”阮小溪看着祁哲耀忽然变得光芒消退的眼睛,还是硬着头皮把自己想要说的话说了出来:“谢谢你这段时间的关照,不过我觉得你不用在我的身上下这么大的功夫,费这么多的心神,我没有办法帮你和奕森和好。”

    “我……”

    我之所以会一次次的来到这里来找你,不是为了找到一块好的坟墓来和乔弈森道歉,以前说的那些话全部都是说出来骗你的。

    我喜欢你,才会来这里见你。

    祁哲耀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当看到阮小溪纯净的眼神之后就一句也吐露不出来。

    “好。”

    祁哲耀最后还是笑着看着阮小溪,对阮小溪挥了挥手离开了。

    他是喜欢阮小溪,可是她不想让自己的喜欢对阮小溪造成负担,毕竟他是希望阮小溪能够快乐。

    他去查了阮小溪的事情,也从中知道了宋舟鸿的事情,他在看到宋舟鸿做的种种之后,就暗下决心。

    他绝对不能变成又一个宋舟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