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不就是喜欢我这样自恋的人么
    阮小溪这才知道原来那天送自己去医院的人是乔奕森,并不是祁哲耀。阮小溪仔细回想起那天两个人之间的对话,貌似祁哲耀也确实没有说是自己送她到医院来的,只是他语言模糊,让自己误会了罢了。

    阮小溪没有接下乔奕森继续的话,她知道自己这时候要是为了祁哲耀开口,只可能会让乔奕森对这个人更加一分的厌恶,就算是迟钝如阮小溪她都能看得出祁哲耀似乎对她是过分上心了一点。尤其是这几天一直陪在医院中的这几天。

    乔奕森给阮小溪熬了细细的米粥,监视着阮小溪一口口的喝进去,最近阮小溪消瘦了太多还总是不肯好好吃饭她现在已经瘦到快要皮包骨了。

    饭后,阮小溪和乔奕森一起躺在床上,乔奕森一页页的翻着字典,努力的为自己的孩子起名字。

    阮小溪不知道为什么乔奕森会在几天之间变化如此之大,为什么他会突然间对这个孩子这样用心?阮小溪看着乔奕森英俊的侧脸,难到他真的是忽然间就想通了么?

    “怎么?自己的男人太过于英俊潇洒,越看越喜欢么?”乔奕森转过头含笑看着阮小溪慢慢变红的脸。

    阮小溪轻啐一声:“这么老的人了,还这样自恋。”

    乔奕森合上手中的书,握住阮小溪的手,五指交缠:“你不就是喜欢我这样自恋的人么?还有我可是有自恋的资本的,你难道不知道么?”

    乔奕森说着这话的时候,用自己已经抬头的下身轻轻顶了阮小溪的小腹,眼神愈发暧/昧:“要不要回味一下?”

    阮小溪一看到乔奕森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她可是亲身体会过乔奕森的精力旺盛的,要是让他就这么得逞,明天哪里还用得着出门,直接就在床上躺一天都不一定能够缓过来。

    “不,我可不想回忆,你还是自己慢慢体验去吧。”阮小溪直接拒绝,她可不想刚刚从病床上起来,又在自己家的床上躺上几天。

    乔奕森的手不安分的钻进阮小溪的衣裳:“我知道你刚刚病过我会有分寸的,你放心。”

    阮小溪怎么可能放心?每次乔奕森都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安抚她,但是一到床上就会完全的化身成一个野兽,哪里知道什么是节制?上次腰酸背痛的感觉还在记忆中盘桓,她可不想短时间之内再一次体会了。

    “我才不会相信……唔。”

    阮小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直接堵住了唇,她伸出手想要去推拒乔奕森的动作,却沉溺在男人的吻技之中不能自拔。

    一吻结束,乔奕森看着阮小溪羞红的脸,轻轻吻了上去:“怎么?”

    阮小溪咬紧嘴唇,眼神迷离的看着乔奕森,却还是摇摇头道:“不要,我们说好了明天要去……唔。”

    又是一个吻落了下来,阮小溪这次直接被吻得昏头转向,直接软下了身子,只能被动的承受乔奕森的攻势。

    “怎么样?”

    阮小溪恨恨的看着乔奕森,她知道要是她嘴中再说出什么拒绝的话,乔奕森一定会二话不说再一次封住她的唇。

    “既然你都已经决定了为什么还要问我?”

    乔奕森就是喜欢看阮小溪这样倔强的模样,他吻了阮小溪的额头:“因为我想听你说,你想要我。我不想强迫你做什么。还有我既然说了要有节制,就一定不会太过分。”

    阮小溪被乔奕森的话暖到了心底,她忽然觉得自己刚刚的想法都见鬼去吧,这个深爱着她的男人这么想要她,而她也不是完全的想要拒绝。

    阮小溪看着乔奕森的眼睛,直接把自己的唇贴上了男人的嘴:“我想要你。”

    乔奕森被阮小溪大胆的动作震得瞪大了眼睛,阮小溪很少这样主动。

    乔奕森按下床头的灯,让黑暗包围了两个人的身体。黑暗中只能听到男人粗重的喘息,女人忍耐的声音。

    第二天,阮小溪虽然疲倦,但还是睁开了眼睛。

    看来乔奕森还真是没有骗她,这次说了会留有余地,就真的把持住了自己。她脑海中忽然回想起昨夜的画面,她捂住自己发烫的脸。

    “怎么,一大早就脸红,是想起来昨天的事情了么?”乔奕森醒得早,就去洗了个澡,这时候正含笑看着阮小溪一身的狼狈。

    昨天乔奕森刻意的压抑了自己,但是却在阮小溪的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痕迹,乔奕森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就阮小溪勃颈处这样的印子,没有个十天是怎么也消退不了的。到时候要是一些居心叵色的人看到了,肯定也会能够想起来阮小溪其实是有主的花。

    “流氓。”阮小溪咬牙切齿的瞪了乔奕森一眼,为什么这个男人就能这么身心愉悦,可自己就要因为这夜的事情这样的疲惫不堪?下辈子自己一定要做个男人,让乔奕森好好尝尝现在自己的滋味。

    乔奕森知道阮小溪现在饿身体状况,他直接弯腰把阮小溪抱了出来。

    “你做什么?”阮小溪震惊的看着乔奕森,她现在赤身**的,乔奕森忽然这样抱她,会让她有贞操危机。

    乔奕森看到阮小溪小兽一样圆睁的眼睛:“你怕什么?还怕我把你吃了?”

    阮小溪撇撇嘴,她还真的怕被他吃了,耽误了今天一整天的行程。

    乔奕森:“我只是怕你行动不便,带你去浴室洗一洗罢了,放心,你老公还有大把的时间和你一起挥霍,也不差在这么短的时间,还会让你不安。”

    阮小溪挣动自己的身体:“你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洗。”

    虽说已经是老夫老妻了,但是在清醒的情况下让男人帮她洗澡,阮小溪实在做不来。一想到这件事,阮小溪就头脑发胀。

    “别动。”乔奕森脸上露出难耐的神情:“你也知道的,男人一早上都多精力旺盛,你要是再扭下去,我可不保证今天还能出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