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可以原谅我么
    乔弈森一片混乱,他忽然想起来晨微今天和他说的话。ben已经回来了,你要把他的一切还给他。

    乔弈森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贪图过这份权势,在他看来就算是加上他乔家所有的一切,能够换回来ben的一条命,也是值得。

    但是,他明明是看到ben死前的视频了啊。乔弈森看着镜头里略微模糊的脸,这个人和ben实在太为相似。

    无论是他的长相,身高和背影,都和ben如出一辙。这真的是一个凑巧么?晨微看到的那个和ben极为相似的人,是不是他呢?

    乔弈森甚至开始有种错觉,那天他真的有收到那盘录像带么?那录像带里的东西真的存在么?ben的尸体是真的么?

    他现在置身于万千的迷乱之中,找不到一个解开谜团的线索。

    ……

    晨微挂断了电话,她走回房间,看到了在床上等她的陈。

    陈关切的开口:“怎么了?亲爱的,你的脸色不大好看。”

    晨微一想到乔弈森刚刚的语气,就会觉得难过。乔弈森是ben最好的朋友,她一直愿意相信两个男人之间的兄弟情分,可是现在,却弄到几乎如同仇敌。

    “没什么事,只是刚刚打了一通电话,和一个朋友要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心情不大好而已。”

    陈靠过来问道:“要回原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有什么心情不好?那人不愿意还么?”

    晨微摇摇头:“不是,他没说不还,只是有些犹豫罢了。”

    陈:“这样的人肯定是没想到你会要回来,他不愿意放手罢了。说什么犹豫,都是别人的东西,为什么要他来犹豫?”

    “但是看你不开心的样子,我也会难过的,真的是很重要的东西么?”

    晨微笑着点头:“对我来说并不是很重要,毕竟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那东西只是对你来说很重要罢了。”

    陈迷惑的开口:“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可不觉得我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能比得过你,你也不用不开心,大不了就不要了么。”

    晨微:“那里像你说的这样简单。”

    那可是你的心血,你在上面废了多少心神,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就算是你不在乎,我也为你在乎。

    晨微对陈开口:“你放心,属于你的东西,我一定会一点不落的帮你要回来。”

    陈挠挠头:“对了,你总是说我有个朋友,不然我们改天还是去见一见他?”

    “你不是不想见他么?”晨微裹上被子,有一点的冷。

    “我是不想见他,但是总觉得有必要见他一面,说不定等我看到他,就会呼啦一下把所有的事情都想起来。”陈继续说道:“我以前总是对见他这件事情抵触是因为,每次一听到他的名字就会觉得心痛,头脑也会发疼。”

    “可一直逃避并不是最好的办法。”

    晨微看着陈一本正经的样子,笑了:“这么紧张干吗?又不是去见上司,直是个朋友而已。”

    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朋友不一般。”

    当天,乔弈森把所有文件扔给了艾丽斯:“我今晚要回家一趟,接我的妻子回家。”

    艾丽斯愤愤的拍了桌子:“你工作起来就这么儿戏么?你知道你自己最近有多少事情要做?接妻子回家?找个人去不好么?”

    乔弈森看着艾丽斯,已经开始动手收拾自己的衣裳:“有些事时必须要自己亲力亲为的,尤其是这种大事上。”

    艾丽斯一头黑线,大事?什么大事?就是送自己发烧病愈的妻子回家?

    乔弈森拍拍艾丽斯的肩膀:“这些事就先交给你了。”

    说罢,还对她竖了大拇指:“加油。”

    阮小溪已经忘了自己是多少天没有看到乔弈森了,她呆在医院中,甚至不想回家。

    那个冰冷冷的屋子,根本就不能称为是家。

    阮小溪想起乔奕森那天的眼神,他知道乔奕森是在伤心,毕竟宋舟鸿几乎变成了两个人从来不提起过的一个伤疤,那个人残忍的带走了乔奕森最重要的朋友。

    阮小溪捂住自己的眼睛,天啊,她究竟是做了什么,竟然这样伤害了最深爱自己的人。

    可是阮小溪固执的不想道歉,因为乔奕森直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生气些什么,他没在乎过自己的孩子,甚至可能是还怀疑这个还不是自己的。

    难道要她亲口告诉乔奕森,她在被宋舟鸿囚禁的那段时间,和他什么也没有发生,自己完完全全都是清白的?

    阮小溪一想到这里,就觉得心脏隐隐作痛,乔奕森竟然不肯相信她。

    阮小溪不由得又想起那个时候,阮静怡拿着乔奕森的照片出现的时候,她当时也是没有给乔奕森任何解释的机会,就给认定了罪,当时的乔奕森会不会也是这样的郁结。

    当乔奕森出现在医院之中的时候,就看到阮小溪略显寂寞的闭着眼睛,乔奕森看着阮小溪露出的锁骨,形销骨立,让人十分心疼。

    乔奕森不由得又在心中骂自己是个混蛋。

    “小溪。”

    阮小溪睁开眼睛,她看着眼前的男人,眼神中露出几分的不可置信。

    “你……”

    阮小溪的话还没说完,乔奕森就已经跪在了她的身边,他轻吻了阮小溪的手:“我终于知道了我错在了哪里,我不该对孩子这样不上心,甚至是连个名字都没有为他准备好,我这个爸爸实在是当得不尽职尽责。”

    乔奕森在看到录像带中阮小溪拼命的抵抗之后,他的心脏狠狠地跳动,他看着那瓷片落在她的手腕上,恨不得那自残的人是自己。

    阮小溪这样拼命地保护自己的清白,可自己还是因为那几句的话就对她产生怀疑。

    阮小溪没想到乔奕森忽然出现和她说了这些话,她愣愣的看着乔奕森,似乎是忘记了下一秒自己应该做什么。

    “小溪你可以原谅我么?”乔奕森抬起头,正对上阮小溪的眼睛,真诚的问。

    阮小溪几乎要溺死砸乔奕森的温情之中,她狠狠地点了头,直接扑进乔奕森的怀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