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不是那种卑鄙的人
    晨微抚了自己的头发,稳定情绪:“我现在在和ben的家中,你不用具体知道是在哪里。我今天会打这个电话给你,就是希望你不要违背自己当初的誓言,我过些日子就会带着ben回去。”

    在晨微的心中,现在的乔弈森已经不再是自己人,他们的行踪完全没有必要让他知道,且就像陈说的那样:知人知面不知心。

    万一乔弈森现在=已经被权势迷了眼睛,趁机对ben不利该怎么办?

    说完这话,晨微就挂断了电话。

    艾丽斯在乔弈森身边,问他:“怎么了这又是?又是你那可爱的中国妻子发生了什么事么?”

    乔弈森摇摇头:“你还记得ben的妻子么?”

    “妻子?”艾丽斯敲敲桌面,纠正道:“是未婚妻。”

    “好吧,是未婚妻。她刚刚和我打过电话来说,她找到ben了。”

    艾丽斯忽的站起来:“你说什么!她找到ben了?”

    乔弈森抬起头,直视艾丽斯的眼睛:“是的,她说她找到了ben,并且要求我返还ben的所有势力。”

    艾丽斯皱皱眉头,她回想起那天看到的ben的尸体,瞬间平静下来:“她应该是疯了,ben先生真的已经死了。”

    乔弈森忽的想起来这几次晨微越发激烈的态度,他问艾丽斯:“你难道就没有怀疑过我?我和ben关系密切,如果我要是想要作假ben的尸体,你们也有可能会被蒙蔽过去。”

    “而且ben死之后,继承权竟然落到我这种外人的手上,你不会怀疑么?”

    艾丽斯摇摇头:“没有什么能够瞒的过我的眼睛,ben先生的尸体是我仔细观察过的,就算是你,也没有能力能够从我眼底下以假乱真。”

    “还有,在葬礼上,你的悲伤不是假的。我一个人在拉斯维这个大染缸中生活了这么久,我能够一眼就看得出谁是真情,谁是假意。并且,我相信ben先生的能力,他的朋友,绝不是那种卑鄙的人。”

    乔弈森看着艾丽斯,忽的又想起晨微来,感叹道:“没想到倒是看得很清楚。”

    “其实不是我看得很清楚,而是事实如此,相信那位未婚妻小姐也应该明白,只是我们都不是愿意自己欺骗自己的人,可她是罢了。”

    乔弈森摇摇头:“晨微不是那种愚蠢的人,她会有这样的举动,应该是有什么触动了她,并且他一次次和我说她和ben在一起。”

    乔弈森闭上眼睛,他真的也想像晨微那样无知的天真一次。

    “是不是真的呢?”

    每个人都是相信着自己愿意相信的事情,除非现实真的血淋淋的摆在面前,不然梦就不会醒。

    艾丽斯忽然想起前几天自己奉命去清理宋舟鸿的赌场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监控室。

    “对了,前几天我在宋舟鸿的赌场那里,找到了宋家所有的监控录像,要怎么处理?”

    乔弈森心思没有在这件事上,他淡淡的回答:“都清理了吧,也没什么……”

    忽然间,乔弈森想起那天ben惨死的录像,他忽然间害怕,宋舟鸿会不会在那个狭窄的仓库之中,也安装了监控呢?

    这样惨烈的画面,如果让任何一个对ben尊敬爱慕的人看到,那都是又一场毁灭人心的灾难。

    他忽然间有些不安:“这件事你不要管了,让我来处理吧。”

    艾丽斯淡淡的回答:“好,我也觉得这个东西不应该就这样销毁,毕竟其中可能会有些有用的东西,好好查查还是好的。”

    乔弈森点头。

    第二天,乔弈森就派艾丽斯把那里所有的监控录像调了出来,转存进自己的电脑。

    开始,乔弈森只是疯狂的在寻找有没有一个黑暗的仓库中的视频,他翻来找去,也没有发现有摄像头的画面那样阴暗。

    他松了口气,这样最好。正当乔弈森准备关闭所有的录像之时,他看到了阮小溪的脸。

    这是宋舟鸿在中国的别墅中安装的摄像头,乔弈森后背屏幕中的阮小溪吸引了目光。

    这别墅中的摄像头极其的多,甚至有的安在了阮小溪的房间之中。

    乔弈森在心中唾弃了宋舟鸿的变态,却看到一幕让他惊心动魄的场景。

    阮小溪被宋舟鸿逼迫,她手中拿着碎裂的陶瓷片,威胁宋舟鸿不要靠近。

    乔弈森忽然想起来阮小溪手腕上多出来的一道疤痕,他看着屏幕中的宋舟鸿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阮小溪刚刚放松警惕,他就要扑上去。

    下一秒,鲜红的颜色染满了乔弈森的眼睛,他看到阮小溪的手腕被狠狠割开,血瞬间流淌了一地,可哪怕到了这种情况,她仍然推拒着宋舟鸿的靠近。

    乔弈森看着阮小溪虚弱挣扎的样子,心中如同惊涛骇浪翻涌而过。

    “到底是怎么回事!”

    乔弈森大脑几乎炸裂,宋舟鸿不是喜欢阮小溪么?为什么会做到这样?

    他看着屏幕上快进发生的一切,宋舟鸿的强迫,阮小溪的逃离,被逼到绝境的姐妹,疯狂的男人,和绝望的自尽。

    当乔弈森把这一切都看在眼睛里的时候,他才知道,阮小溪原来是这样的反抗过,压在宋舟鸿的手中竟然活的这样战战兢兢,每时每刻都有着生命危险。

    而他却还相信了宋舟鸿的挑拨,怀疑阮小溪肚子里的孩子。

    乔弈森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巴掌,原来自己竟然是这样的混蛋,小溪为了清白可以以死相逼,他却这样轻易的相信了宋舟鸿的谎言。

    他想起阮小溪那天的眼神,原来那不是愤怒,那是失望。

    “我都做了些什么。”

    乔弈森捂住自己的头,她竟然怀疑自己的妻子,怀疑自己的孩子,他没有给这个命途多舛的孩子一个名字,甚至没有一点的在乎过这个没睁开眼睛的孩子,乔弈森咬牙,他想要和任性道歉,带着她找到最合适孩子的墓地,他想对她说出对不起。

    可随即,乔弈森却满脸震惊。

    因为他在这监控录像中,发现了ben的脸。

    他随手切换画面的时候,看到一个男人出现在宋舟鸿的赌场前,那张脸赫然就是ben的。

    乔弈森把录像带返回去看了无数遍,他看着屏幕上那个人,的的确确和ben有着一样的脸。

    这是怎么回事?

    乔弈森看着这个人出现的日期,是在ben的葬礼之后。

    只是单纯的样貌相似么?那为什么这个人会这么偶然的出现在宋舟鸿赌场的监控录像中?

    难道ben死之前的视频是有作假么?那难道是ben的尸体也有作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