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输定了
    晨微笑了笑,滚烫的茶水一直熨烫进他的心中,她现在急需一个人的关怀,刚刚好,这份关怀,陈给了她。

    乔弈森接通艾丽斯的电话之后才知道,原来是ben内部出了大问题,因为阮小溪的事情,乔弈森这段时间一直分心,并没有在最快的时间内解决所有的问题,有人已经极其不满,甚至某些高级人员已经带头起事。

    乔弈森虽然担心阮小溪的身体,但是ben的基业是他辛辛苦苦一手创建下来的,也是晨微母子今后的依靠,他必须帮他们保下来。

    不然百年之后,他该有什么脸面去见ben呢?

    说:嗨,兄弟,你留给我的东西全部都帮你败光了,你的老婆儿子喝了一辈子西北风。

    乔弈森看中眼病房之中的阮小溪,再三询问了医生阮小溪的身体其实并无大碍之后,就开车回了基地。

    这次闹事的人jack是ben手下原本极其忠心的一个傻汉,这个人也是被ben救下来的,他心甘情愿的给ben卖命,不代表也心甘情愿的给乔弈森卖命。

    ben已经死了,他的威信虽然还有很大的一部分支撑着人们继续有条不紊的进行各自手上的东西,但是乔弈森接受的速度简直是太慢,且边缘力量已经得到了ben不在了小溪,开始逐渐包围蚕食。

    原本拉斯最大的黑手党也没有以前的风光,这就让这些人心生不悦了。

    每个人都开始怀疑乔弈森的能力,会怀疑这个帮派还能不能继续进行下去?

    艾丽斯看着乔弈森风尘仆仆的赶来,他只对乔弈森说了一句话:“这次只能靠你自己了,我上次会帮你完全是看在ben的面子上,可这段时间我并没有看到你的价值,如果这点小事你也无法摆平,你也不配继续坐在这个位置上了。”

    乔弈森点点头,他没有责怪艾丽斯语言上的冲突,因为他并不觉得艾丽斯担忧是没有理由的,毕竟任何一个人都不愿意跟随一个看其看来就是没有前途的人。

    “好。”

    乔弈森打不打不得走进帮派内部,这个jack正端着机枪对准门口,乔弈森进门的瞬间就开了枪打在了乔弈森的脚下。

    他本以为这个男人会草包一样露出害怕的表情,可没想到乔弈森竟然面不改色的一步步走进来,直接坐在教父的位置上。

    “怎么?我听说帮派内部出了一些事?”

    乔弈森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似乎是没有看到jack的暴动一般。

    jack一脚踩上桌面:“你别跟老子装傻,你以为你这个样子就能让自己看起来很厉害了么?我搞忤逆,就是老子找事的,我不想认一个弱鸡白面书生当我们的老大。”

    乔弈森轻笑:“弱鸡白面书生?”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尖:“你说我?”

    “不是废话么?不说你难道是说我么?就你这种人,也配坐在这个位置上?”

    艾丽斯听到这话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她看了一眼乔弈森,但还是没有说话。

    乔弈森勾唇轻笑:“不错,说得好,我很高兴ben手下能有这种一心为了组织的人,我知道你今天之所以之所以会和我说这些话,是害怕会跟随一个没有用的首领。”

    jack不可置否的瞥了乔弈森一眼,像是直接嘲笑乔弈森的无能。

    乔弈森迎上jack的眼神:“我初坐到这个位置上,你会怀疑我的能力也是情有可原,不如这样,我们玩一个我和ben经常会玩的游戏。”

    jack满脸疑惑:“游戏?”

    乔弈森:“对,一个游戏。”

    jack白了乔弈森一眼,在他看来乔弈森就是一个垃圾,这种人也配和他一起玩游戏?他一直搞不懂老大为什么会和这种人关系这样好?

    难道……jack猥琐的看了乔弈森一眼,该不会这家伙其实是老大的那种人吧。

    乔弈森掏出一把手枪:“jack我么难出各自的枪,分别打在离对方身体最近的地方,可以是衣服,裤脚,距离最近的人就算赢了,或者你也可以击中对方的身体。”

    jack眼睛里透出贪婪的光,这个男人的话简直是给了他一个最好杀了他的理由。

    乔弈森慢悠悠的说:“不过击中对方身体的人就是输了。”

    jack眼睛里的光黯淡了几分,在黑/手党之中人们最经不起输,输这个字是每个人最不愿意看到的。

    他这样瞧不起乔弈森,却在最后输给了他,那实在是跌了脸面,他看着乔弈森并不算强壮的手臂:呵,就这样的人,就算这次不杀他,以后还有大把的机会。

    乔弈森扔给jack一把枪:“现在开始我们数出123,怎么样,想玩么?”

    jack看了一眼乔弈森:“当然可以。”

    他早就看乔弈森不顺眼了,能够找机会搓一搓他的威风,他当然非常乐意。

    艾丽斯在乔弈森耳边说:“你这个游戏可是十分的愚蠢,要知道jack的枪法在我们这里是最好的,没有一个人能够比得上他,你输定了。”

    乔弈森看了艾丽斯一眼,眼睛里全是势在必得的光。

    他早就知道了jack的枪法是佼佼者,所以他才会和jack比枪,只有在对方最擅长的领域赢过他,才能让他心服口服。

    艾丽斯看到乔弈森踌躇的战意,摇摇头道:“那我就来说这开始了。”

    “1”子弹上膛的声音。

    “2”两个人都举起枪对着对方。

    “3”

    一声令下,两个人都向着对方开枪。

    乔弈森手上的表应声落下,啪嗒一声落在地面上,发出震撼人心的声响。

    可乔弈森的子弹却没有在jack的身上留下任何的枪眼。

    jack觉得有几分的疑惑,刚刚他明明看到乔弈森对着自己的头开了枪,开始他以为乔弈森是想杀了他,可是乔弈森的强盛响了,却没有看到自己身上有任何的伤痕。

    算了,可能就是他枪技不精,没有打中而已。

    乔弈森露出手腕上的红痕,他看都没有看地上的价值百万的手表一眼,他鼓掌道:“好枪法。”

    jack哈哈大笑看着乔弈森的眼神越发的不屑起来:“和我比枪,你简直是蠢到爆炸了。”

    乔弈森没有说话,只是含笑的看着jcck。

    “可是你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