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是谁惹了我们的小可爱
    乔弈森死死按压住自己的胸口,因为他真的会怀疑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虽然这个孩子属于阮小溪,就算真的是宋舟鸿的,那也是因为小溪被他强迫而来的。

    他本不应该这样的,他应该用心的,可是一想到宋舟鸿是杀害了ben的凶手,他就无法遏制住自己的愤恨。

    ……

    晨微和陈一起出门,路上几个孩子蹦蹦跳跳的走了过来,陈满脸都是喜欢。

    陈伟看着陈的表情,脸上浮现出幸福。从以前到现在,他还是这样喜欢孩子。

    有个孩子跑到陈面前的时候跌了个跟头,陈小心翼翼的人扶起来,关切的开口:“小心些。”

    那孩子愣愣的看着晨微:“这位姐姐真漂亮。”

    晨微因为这句话羞红了脸,在ben的面前很少会有人这样夸她,以前的晨微大大咧咧,经常会忽略生活的乐趣,现在的她在ben面前更像个小女人,她对ben的爱让她已经不是从前的自己。

    陈笑盈盈的看着晨微,握紧晨微的手:“必须的啊,哥哥的女朋友,一定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晨微脸色更是红润,她捏了捏孩子的脸蛋:“是谁教你这样说的?嘴巴这样甜?”

    那孩子忽然间愣了,他说:“一个叔叔教我的,他说我要是嘴甜一点,会有人给我糖吃的。”

    晨微笑了:“是啊,小孩子嘴甜一点会让大人喜欢,然后大人就会给你糖吃的。”

    说罢,晨微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糖放在孩子的手心中:“看吧,姐姐给你糖吃。”

    那孩子接了晨微手中的糖,开开心心的走远了。

    晨微心情很好,在ben的身边的每一天都是这样的快乐,只不过昨天ben还是不愿意去见乔弈森,他说自己什么都还没有想起,这样空白的他不会给自己的朋友带来快乐。

    可……晨微忽然想起ben昨天的话,知人知面不知心。

    她也曾怀疑乔弈森是不是为了ben的地位,因为ben的遗嘱上全是乔弈森的名字,没有别人分毫。

    如果ben死了,收益人最大的就是乔弈森,这是真的。

    晨微趁着陈去给她买饮品的功夫拨通了乔弈森的电话。

    “喂。”

    晨微深吸了一口气:“我找到ben了。”

    他这句话说完之后,那边的人声音就停了很久,不知道多久之后,乔弈森的声音才传过来。

    “他在哪里?你带他来见我。”

    晨微被乔弈森的语气所震撼,她一直在惊奇一件事情,为什么乔弈森可以做到这么冷静,他说这句你把他带过来吧的时候,就像是说今天的天气真好一样。

    ben是他最好的兄弟,为什么他听到这样的好消息不能再快乐一点?为什么他可以这么冷漠?这才是让晨微感觉到快意的源泉。

    晨微不知道,乔弈森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看到过ben死前状况的人,他是一个最清楚ben已经死了的人,他听到晨微的话的第一瞬间就是晨微认错了人,接下来就会怀疑这是不是一个阴谋。

    晨微:“为什么你是这样的态度?ben没有死你不觉得开心么?你为什么总是这样?”

    乔弈森已经心力交瘁,阮小溪的事情还没有解决,这边晨微又紧紧地逼了过来。

    他该怎么告诉晨微,你不要再做这个梦了,ben是真的已经死了,宋舟鸿的一盘录像带粉碎了他的所有的期盼,让他不再有任何的幻想,只有满腔的仇恨。

    乔弈森叹了口气:“你冷静一点,晨微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ben真的已经死了?他的尸体是我们都亲眼见过的,你和我都知道,那个就是ben……”

    乔弈森不想在回忆那天的场景,但是晨微却要逼着他一次次的去回忆那天的场景。

    “我不觉得有谁能够造假出ben的尸体,瞒得过我们两个人的眼睛。”

    晨微冷冷的开口:“有一个人可以。”

    乔弈森忽然一愣:“是谁?”

    “就是你,乔弈森。”晨微的口吻就像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一样:“你是最了解ben的人,要是你去作假的话,可能真的连我也能蒙蔽,当时的情景灰暗,铁秩直接一枪就杀了宋舟鸿。”

    “难道没有可能是因为铁秩怕宋舟鸿说出什么对你不利的事情,着急灭口么?”

    乔弈森闭上眼睛:“晨微,你还是不肯相信我,你觉得的是我杀了ben。”

    晨微的声音中有些痛苦:“我不是怀疑你,是你的行为太可疑了,你的一举一动都不想是一个深爱着ben的人能够做的出来的。”

    乔弈森又一次和晨微解释:“我和你说了,我只是不喜欢自己欺骗自己的感觉,你只要能够把他带到我的面前,我就肯相信他真的是ben。”

    乔弈森本来还想和晨微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忽然又亮了起来,是艾丽斯。

    艾丽斯不经常给他打电话的,现在却急匆匆的打了过来,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晨微:“乔弈森,你……”

    乔弈森没有时间再和晨微解释这些已经成为了定居的事情,她对晨微说:“现在我有些急事,小溪生病了,正在医院里,ben那里似乎也出了一些事情,如果你有什么事,一会打来可以么?”

    晨微脸色微变,直接挂断了电话。

    陈一回来就看到了面色不善的晨微,他坐下来笑着问:“怎么了?是谁惹了我们的小可爱?怎么会这样生气?”

    陈唯一想到乔弈森刚刚的态度就气不打一处来,她说:“你的好兄弟说自己工作忙,挂断了我的电话。”

    陈脸色微微僵硬:“其实我还是总觉得有些事情不太对,但是你说过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既然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为甚明知道我已经回来了,却不肯抽出身来见我呢?只是意味的让你带我见他?”

    晨脸色微变,也有几分的不自然起来,这个时候陈却忽然不说了,他直接把手上热饮放在晨微的手中:“你的身体特殊,不适合冷饮,就委屈你喝些温热的东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