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会再对你说一句谎言
    “不用。”阮小溪知道祁哲耀要说什么,可是他也记得乔弈森昨天说的话,男人明显是已经因为她和祁哲耀的关系而生气,还是和这个男人爆出距离来的好。

    “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说着阮小溪就摇摇晃晃的关上房门,阮小溪的动作直接被祁哲耀的一个手掌抵住,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看着阮小溪。

    这个该死的女人,到了这种时候还要和他保持距离,没看到自己都病成什么样子了,还在这里倔强。那个乔弈森总是自称自己是最爱阮小溪的人,现在又在哪呢?

    阮小溪的大脑本就混混沌沌的,能撑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她眼前一黑就直接要倒在地上。

    祁哲耀伸手揽住了阮小溪的腰,那轻盈的感觉让他眉头紧皱,这个女人竟然这样瘦,她的腰肢纤细到仿佛一握就会折断一样。

    他把阮小溪放进房间,盖好被褥。

    其实阮小溪的身体本来是没有那么虚弱的,可是昨天和祁哲耀一起出了一整天的冷风,会大家有何乔弈森大吵一架,又在冰冷的沙发上睡了一夜,他的身子刚刚流掉了孩子,难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祁哲耀给阮小溪盖紧被子,阮小溪眼睛死死的闭着,怕冷般的全身颤抖,她刚刚摸到了阮小溪的额头,那温度烫手,他估计阮小溪现在怎么也得发烧到了有39度。

    这样下去不行,会直接把人烧傻。

    祁哲耀打算走出去给阮小溪买一些退烧的药剂,结果刚刚迈动步子就被一个滚烫的手紧紧拉住。

    阮小溪睁开了眼睛,只是那双原本灵动忧郁的眼睛里带着迷蒙,她拉着自己的手:“不要走,不要走。”

    祁哲耀从来没见过阮小溪这样脆弱的样子,他的心像是被什么狠狠戳中,他钉在了原处,一动都不能动。

    “小溪……”他叫出阮小溪的名字。

    阮小溪拉住他的手,用自己滚烫的额头贴在他的手背:“我好难受,我不想一个人……你不要走。”

    祁哲耀口干舌燥:“我不会走的。”

    阮小溪却忽然间流出眼泪来:“你骗我,你每次都说自己不会走,可每次却都把我一个人扔在原处,只有想起我来的时候才会回头看我一眼。”

    “为什么你就不能一直带着我走呢?”

    祁哲耀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阮小溪并不是在和他说这些事情,只是把他错认为另外一个人了。

    “为什么要监视我呢?你明明都知道我不喜欢那样,为什么不在乎我们的孩子?她是你的骨肉啊……”

    祁哲耀看着阮小溪此时悲痛的表情,他才知道这个孩子对阮小溪来说是多么的重要,而他竟然还用了个孩子的墓地的事情挑拨了阮小溪和乔弈森之间的关系。

    他捂住自己的眼睛。

    他到底是都做了些什么?他利用了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让她陷入更深的痛苦之中。

    他本来不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啊,是什么迷了他的心神?

    祁哲耀蹲下来,他抚摸着阮小溪的头发:“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在丢下你了。”

    我以后绝对不会在耍这样不入流的手段,不会再对你说出一句谎言。

    乔弈森整整一夜没有闭上眼,艾丽斯也这样陪了他一夜。

    清晨,艾丽斯伸了个懒腰:“哎呦,失恋的人果然会变成工作狂,这是真的。”

    艾丽斯看着乔弈森桌前的一大堆文件,你看你今天的办事效率是平常的三倍。

    乔弈森满是血红丝的眼睛看向艾丽斯:“你觉得我这样下去,能活几天?”

    艾丽斯仔细思考了一下,伸出五根手指:“大概五天。”

    乔弈森坐在办公桌前微微愣神,他还是放心不下阮小溪,虽然昨天阮小溪是说了不该说的话,但是他甩门而去,也是有些不妥。

    阮小溪的身体自从溜掉这个孩子之后就一向不好,家里也没有佣人,如果他要是生病又该怎么办?

    乔弈森现在已经不会在打开那个监控,阮小溪昨天生气的主要原因也就是因为自己的不信任而已,他已经关闭了那个监视器。

    乔弈森起身穿上自己的西装。

    艾丽斯:“怎么?又有什么事?”

    乔弈森整理好自己的衣裳:“我得回去看看,总是有些不放心。”

    艾丽斯耸耸肩:“我发现了所有的中国男人都是妻宝。”

    乔弈森不可置否的笑笑:“我么你只是重视自己的家人爱人朋友而已,毕竟这辈子不会有什么比他们更为重要了。”

    祁哲耀在阮小溪的家中翻来找去,却怎么也找不到任何的退烧药剂,他好不容易才翻找到几个头孢胶囊。

    他记得这种东西是用来消炎的,却又不是很确定。毕竟祁哲耀这辈子还没有照顾过任何一个人,阮小溪是第一个。

    阮小溪现在脸已经烧的通红,祁哲耀看着她难受的样子,不由得有点手忙脚乱。

    祁哲耀想:只是两个胶囊而已,消炎类的东西应该对病症也会有所效果的吧。

    他直接倒了水喂给了阮小溪,阮小溪迷迷糊糊就吞了两个胶囊下去。

    开始,阮小溪似乎是好了一点,她不再难受的挣动,祁哲耀呼了一口气。可能头孢真的也有退烧的功效。

    没过多久,阮小溪的身上就开始发红,这次的发红和刚刚发烧的红不太一样,这次阮小溪身上的红潮来势汹汹,直接就把人变了颜色,随机身上就出现了细细密密的红疹。

    并且女人开始呼吸急促,她越喘越急,甚至最后还捂住了自己的脖颈,痛苦的蜷缩成了一团。

    阮小溪对头孢过敏,所以她服用的药物都是要经过仔细挑选的,可祁哲耀不知道这一点,他直接就把过敏无送进了阮小溪的嘴里。

    祁哲耀从来没见过人过敏时候的反应,他看到阮小溪几乎死去的样子,慌手慌脚的问道:“小溪,你没事吧……你这是怎么了?”

    阮小溪现在呼吸都困难,怎么有心情去回答他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