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该不会是被人家休了吧
    她不是故意要那样说乔弈森的,可是她忍不住,一想到乔弈森最近的态度,阮小溪就觉得一阵心凉,乔弈森不在乎他们之间的孩子,甚至怀疑她的清白,还在家门口安装了监视器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阮小溪在沙发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梦中一片漆黑。

    ……

    晨微坐了一桌丰盛的才摆在陈的面前,笑意盈盈:“怎么样,还可以吧。”

    陈眼睛中都是笑意:“十分可以,很棒。”

    “不过,以后还是让我来给你做吧,这些事还是让我来做吧。”

    晨微有些疑惑:“为什么呢?难道是我做的东西味道不够好么?”

    陈摸了摸晨微的小腹,那里已经轻微凸起:“你现在身体不好,不要太过劳累了,听说孕妇都是不能闻油烟味道的。”

    晨微沉陷在对方温柔的目光之中,几乎忘了自己是谁。

    “你真好。”晨微眼神茫然,依靠着陈的肩膀。

    陈笑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会出乎意料的喜欢小孩子。”

    他忽然谨慎的抬头:“这个孩子,?他是我的么?”

    晨微忙的抓住陈的手:“当然是你的!怎么可能会是别人的,你摸摸他,他会回应自己的爸爸的。”

    陈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手掌贴上去,却没有任何的反应。?他摸摸自己的鼻尖,耸肩:“你看,这多尴尬?”

    晨微:“他只是害羞而已,你不用太过介意,前段时间他折磨的我几乎要崩溃,吃什么吐什么,任何东西都难以下咽……”

    “自从你出现之后,就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陈点点头,笑道:“我只是逗你而已,你还当真了?我知道这肯定是我的孩子,你说的话我全部相信。”

    晨微死死搂住陈的肩膀,两个人吃完早饭,晨微忽然对陈开口:“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见乔奕森?”

    陈皱了眉头:“乔奕森?”

    晨微神色微微黯淡:“对,他是你最好的朋友,我想,你现在已经冷静下来,应该去见见他了。”

    陈摇摇头:“我想我已经告诉你了,我现在根本就不记得他。”

    “我知道,你现在不记得她,可是他真的是你最好的朋友,他一直在为你担心,也不相信你还活着,我们……”

    陈的双眼透出冷光:“你没有觉得自己刚刚的话中有很大的问题么?”

    晨微噤了声,不可置信的看着陈:“有问题么?”

    “你说我这个朋友十分担心我,又说他不相信我还活着,这不就是最大的问题么?”

    “如果他担心我,就应该是十分在乎我,应该是希望我能够健康才对,就算有万分之一的希望都会死死抓住。可你刚刚却对我说,他不相信我还活着。”

    “这样难道不是自相矛盾么?”

    晨微脸上表情瞬间变得木然,他看着ben,眼神逐渐冰冷。

    这真的是ben么?ben怎么会这么怀疑自己的朋友?

    陈的话继续说下去:“知人知面不知心,就算是朋友好了,就算是曾是情同手足,也不知会不会有一天,两人之间就会发生背后一刀的事情。”

    乔弈森回到大本营的时候,艾丽斯毫不犹豫的嘲笑了他。

    艾丽斯坐在位子上,她睥睨着乔弈森:“你急匆匆的就跑了,怎么又灰溜溜的回来了?”

    乔弈森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艾丽斯这才看出来乔弈森实在是不太正常,她走到乔弈森身边:“你怎么了?该不会是要离婚了吧。”

    乔弈森阴森森的看了一眼艾丽斯。

    艾丽斯全身打了个冷颤:“哎呦,你今天怎么了这是?路西法附体了?怎么会这么奇怪?你该不会是被人家休了吧。”

    乔弈森叹了口气:“我的妻子,和我吵了一架,还说我禽/兽不如。”

    艾丽斯看着乔弈森苦恼的样子,她不知道为什么ben和乔弈森总是会有一个这样的人让自己苦恼,明明自己生活会更轻松的。

    艾丽斯从小就是一个孤儿,没有家庭的温暖,让她从小就成长成为了一个坚强的女人,他讨厌一切麻烦的事情,活着就只是为了报答ben的相救之恩而已。

    可是ben却因为自己在乎的人死了,爱丽斯一直都觉得,一个像ben这样的人应该舍弃一切的感情,这样才不会因为一些事情造成自己的损伤。

    毕竟在艾丽斯的心中,没有什么比ben的生命重要。ben以前每次提到乔弈森的时候总是会眼睛里露出点明亮来,当时艾丽斯虽然觉得这个人以后虽然有可能会影响到ben的势力发展,却没想到ben会因为这个人而丧命。

    现在的乔弈森和当初的ben一样,他也有一个一提起来就会快乐的人,他也会因为这个人做出一些不符合自己身份的事情。

    艾丽斯心中开始生出一种担忧,她害怕乔弈森以后也会像ben一样因为这些事情丢掉自己的性命。每每想到这里艾丽斯就会无法遏制住心里汹涌而相互的杀意。

    第二天,阮小溪是被敲门声吵醒的,她竟热在沙发上一睡竟然就是一夜。

    阮小溪全身发冷,她轻轻叫着乔弈森的名字,可又马上清醒过来。对了,乔弈森昨天和他吵架了,并且还直接走了。

    阮小溪眼眶发热,她觉得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好受的,她想继续睡下去,可是门外的敲门声还在继续响起。

    阮小溪被烦人的敲门声吵得皱起了眉头,她走过去把房门打开,门外的人是祁哲耀。

    她不大好意思的开口:“对不起,我今天的身体不太舒服,可能不能和你一起出去了。实在抱歉了。”

    祁哲耀看到阮小溪满脸通红,她眼神迷离的看着自己,一眼看过去就是在发烧。

    祁哲耀的手掌直接贴上了阮小溪的额头,滚烫。

    “你在发烧!你知道么?”

    阮小溪不习惯别的男人的碰触,直接后退了一步,躲开祁哲耀的手:“是么?我发烧了?”

    原来是发烧了,怪不得这样难受。

    祁哲耀看着自己落空的手掌,心里虽然不悦但还是绅士的收回了自己的手:“你的状况看起来很不好,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