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把你的嘴放干净一点
    晨微看着来人,不懈的撇嘴,在ben那里,他已经学到了基本的防身术,虽然说算不上精湛,但是对付这种下作的人,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这个小妞跑到这里来,看来是下身痒痒了,哥哥我帮你好好通通?”

    其中一个为首的人,脸上的淫色不加掩饰,那眼神似乎能够戳破晨微的衣裳,看到晨微的衣服里面去了。

    “把你的嘴放干净一点。”

    晨微本不想惹事,然而现在这个人说的话已经超出了晨微的底线,他忘了已经多久没有听到过这样不要命的话了。

    “放干净一点?你要我怎么放干净?我看你就挺干净的,不如你帮大爷舔舔,说不定能把我的脏舔干净呢,哈哈哈哈。”

    男人边说边像上次我耸动自己的下身,仿佛胶合的动作让晨微黑了脸:“就你们这种败类,如果不教训你们一下,让你你们不能人道,不知道还会有多少好姑娘被你们糟蹋了。”

    晨微咬牙就要一拳挥上去,然而,晨微还没能碰到那几个混混,就发现已经有人收拾了他们。

    一个人影不知道从那里出来,三下五除二就把一群人干倒,那样利索的身影看的晨微一阵发愣,她很清楚的记得,快准狠一向是ben的基本动作。身甚至还有几个动作在晨微脑海中沉沉浮浮,她记得ben曾经也使用过那个招数。

    “你没事吧?”那个人回过头来,含笑问她。

    晨微看着来人,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几乎叫出那个人的名字。那个尘封在晨微记忆里面的名字。

    那个人的手在晨微眼前摇晃,问道:“你怎么了?是被吓到傻了?”

    晨微一把握住那个人的手腕,眼睛里全然都是狂热的喜悦,隐约见泪:“ben,是你么?”

    “ben……”那人脸上露出疑惑:“好熟悉的名字,但是我不知道那是谁。”

    晨微眼眶通红:“那不是别人,就是你啊。”

    “我?”那人推开晨微的手:“你别开玩笑了,这位姑娘,我没有名字的。”

    “……”晨微说不出话来,只能愣愣的看着那张熟悉的脸。

    “不过,我们还真的是有缘,你看我们又见面了。”那个人对晨微微笑:“不过我不小心把你的名片弄丢了,所以也没有打给你。”

    说着,这个人挠了挠自己的头,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晨微眼神忽然明亮,这个挠头的动作,是ben经常会做的,这个男人不但和ben长的一模一样,不但和ben有着一样的身手,还有着和ben一样的习惯!

    没错了,他就是ben,一定是这样的。

    晨微没有说话没直接冲了上去抱住了那个人,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被抱住的那人一脸茫然,伸出手推拒:“小姐,你这是?”

    结果刚刚伸出手去,就听到了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ben,我终于找到你了,我终于找到你了,你知道我这段时间过得有多痛苦么?我每天都在想你,我觉得你实在是太过狠心,把我一个人丢在了这里。”

    “我那段时间每天都在想,为什么死得是你,不是乔弈森,不是阮小溪,我们为什么要帮助他们?我们也有自己的生活啊。”

    “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男人的嘴中漫不经心的说出了这句话,晨微猛地抬起头:“你刚刚说了什么?”

    男人全身一颤:“我刚刚有说什么么?”

    晨微死死抓住男人的手臂:“你有的,你刚刚说因为我们是朋友,你想起来了?你都想起来了对么?”

    “不!”男人脸上露出一种古怪的神情,像是痛苦又像是纠结:“我什么都没有想起来,我的大脑中一片空白,只是下意识就说出了那段话。”

    晨微木木的看着那人,很久,才开口说道:“你不是不知道你自己的名字,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么?我现在一点点的告诉你。”

    “你叫ben,是我的男人,我们非常幸福,你有一个朋友叫做乔弈森,你为了帮助他陷入了一段非常危险的境遇,我们有段时间都以为你死了,但是现在我终于找到你了。”

    那人看着晨微,露出迷茫的神色:“你说的这些我全部都不记得,一点印象都没有,你确定不是自己认错了人?”

    晨微眼神坚定:“不可能的,我不可能认错人的,你就是ben,一定是ben。”

    晨微忽然想起昨天乔弈森说ben不可能还活着,她对ben说:“你和我一起去一个地方,我要告诉你的朋友,你还活着!我必须要让他知道,你还活着。”

    男人一脸迷惑:“你说什么?我的什么朋友?我有朋友的么?”

    晨微:“你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他一直以为你已经死了,我和你一起去见他,告诉他,他是错的。”

    说着,晨微就开始拉扯男人的手腕,要把他带去见乔弈森。

    “不,我不想见他。”男人脸上透露出一丝的痛苦,像是在承受着什么巨大的苦痛。

    晨微有些疑惑:“为什么?他可是你最好的朋友啊。”

    男人死死捂住自己的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现在真的不想见他,你说的话我完全都没有任何的印象,我不能和你走。”

    晨微这才发现男人的脸色已经变了,变得惨白,他捂住自己的头,像是在防止什么入侵一样。看的晨微去世心疼。

    “好,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们就不去见他,但是你相信我,我说的全身都是真的,你和我回家,让我好好照顾你,”

    男人抬起头看着晨微,很久才点点头:“好,我相信你。”

    ……

    阮小溪和祁哲耀并没有聊得太久,祁哲耀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又想起乔弈森还在自己的家门口安装了监控的事情,他现在可是偷偷溜进别人家的,万一被抓包,一切辛苦可就白费了。

    祁哲耀早早的就告辞,阮小溪把他送出了门。两个人约好明天去看一下祁哲耀又重新帮她的孩子选的小墓地。

    t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