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绝对不行!
    祁哲耀知道阮小溪一直对他和乔弈森之间的关系表示怀疑,毕竟他第一次见的时候,自称是乔弈森的朋友,可他和乔弈森之间的关系并没有这么好,这一点阮小溪一定能看得出来。

    只要有这一点的疑问在里面,阮小溪就不可能放开心怀。

    祁哲耀开口:“我和乔弈森之间的事情说来话长,所以说,我们能进去说么?”

    阮小溪其实一直好奇祁哲耀和乔弈森之间的关系,他能看得出乔弈森和祁哲耀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好,但是乔弈森却并没有在见到祁哲耀的第一时间澄清两个人之间并不相识,好像两个人之间还有那么点暗潮涌动的感觉。

    阮小溪一想到乔弈森似乎也没有把这个人列入危险者的名单,她想了想,对祁哲耀开口:“那好吧,你进来说吧。”

    祁哲耀心里乐开了花,能进入阮小溪的家么那就是成功的第一步。

    乔弈森本来是有在家门口安装监控设备的,但是,祁哲耀一双桃花眼中漏出了几分狡黠,他今天给乔弈森安排了一点小麻烦,估计她是没有心情去顾及到监控的事情了。

    祁哲耀在进入房门之后我,就和阮小溪讲述了一个兄弟之间因为一些误会逐渐越走越远的故事,阮小溪不太懂这些男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听的也是云里雾里,但是祁哲耀脸上的难过不像是作假。

    阮小溪皱着眉安慰了祁哲耀:“你也别太难过了,奕森这人就是嘴硬心软,他既然肯见你,就说明他不会太在意当初发生的那些事情。”

    祁哲耀这个人说瞎话的技术一流,今天他见到了阮小溪,十句话里有九句都是假的,他本来还因为自己的谎言没有被识破而沾沾自喜,可是阮小溪却把他的谎言当了真,还安慰他。

    阮小溪继续说:“不然你就和奕森道个歉,他会原谅你的。不就是一些生意生的事情么?他这个人最注重情义,是不会因为那些事情和你再生隔阂。”

    祁哲耀眼睛一转:“我也有请求他的原谅啊,你看我辛辛苦苦找到的小墓地,就是为了让她原谅我才找到的啊。可是,却……”

    阮小溪这才想起来那天祁哲耀的忽然造访,原来那天祁哲耀是因为想要向乔弈森道歉才来的么?她还以为他是有什么不轨的心思……

    所以说,那天乔弈森本来是想要接受这分歉意的,可惜被自己一手毁坏了。

    阮小溪想到这里忽然对眼前这个男人说呢过出了几分愧疚,那天她并没有想那么多,他只是因为乔弈森对孩子冷漠的态度感到愤恨,没想到中间会有这么多的事情。

    祁哲耀神情抑郁:“我好不容易才想出了这么一件事情来缓和我们之间的关系,可是……”

    “没关系,这次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也知道你是用了心的,你可以再去想想办法,我这次不会再从中作梗了。”

    阮小溪的眼神也黯淡下来,他想起自己那个早逝的孩子,而且那天他对祁哲耀挑选的地方也并不是十分的满意。

    可是,现在乔弈森已经失去了ben,他已经没有什么朋友了,她不想乔弈森的脸上再出现那种寂寞的神情,就算祁哲耀曾经对不起过他,但乔弈森现在也应该需要身边出现一个朋友吧。

    祁哲耀把阮小溪的神情收入眼底,这个时候才故作纠结的开口:“可是我现在毫无想法,而且那是你的孩子,我觉得我们要不一起去找?这样你可以为孩子尽一份心意,也可以找到你心仪的地方。”

    阮小溪看向祁哲耀,眼神闪烁:“可以么?”

    其实阮小溪真的想要为证孩子做些什么,这个孩子已经发离开她有一段时间了,但是这个孩子现在还没有安息,还没有一个名字。

    他一直都在责怪乔弈森对孩子不上心,其实这样想想,她其实也没有对这个孩子做了些什么。

    祁哲耀:“当然可以!这是你的孩子,你自然有权利为他选择一块安息之地。”

    “……”

    阮小溪没有说话,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是愧对这个孩子的,他没有为这个孩子做些什么,甚至他的离世也是因为自己的一时激动,他应该在为他做点什么了。

    阮小溪:“好。”

    晨微从阮小溪家里搬走之后,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她一直想着乔弈森昨天晚上说的话。

    她的脸上出现一丝犹豫,随即又被压了下去。

    她现在什么也不用顾虑,也不用去想乔弈森到底会不会因为自己的话受伤,她现在只要找到ben,把他带到乔弈森的呃呃面前,一切不就真相大白了?

    晨微一想起那天那张酷似ben的脸,她懊恼的锤了自己的方向盘:为什么那天就让他这么走了?拉斯维这么的大,她要去哪里才能在找到他?

    那天的晨微心里还是有所犹豫,今天的晨微却几乎已经默认了,那个人就是ben。

    晨微开着车在大街小巷之中游走,他的心情焦躁不安,她害怕那个人就像ben一样再次消失,让她再也没有机会再找到他。

    晨微正在失神,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前方不远处的小巷门口闪过。

    是他!

    晨微的心脏瞬间狂跳,她直接开着车冲了过去,也没顾及到自己是不是闯了红灯,她心里只有那么一个想法,不能让他就这么再次消失!绝对不行!

    晨微把车开到了巷子口,巷口很窄,车子是绝对进不去的,晨微直接下了车,就冲了进去。

    晨微往里面走了很久,却没有能够看到那个人的身影,她急躁的走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巷子深处。

    拉斯维加斯的深巷是一般人都不敢擅自闯入的,毕竟你不能知道里面会有什么,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危险无时不再。

    “呦,这个小妞长得不错啊。”

    一个猥琐下流的声音忽然从阮小溪的背后响起,晨微看了过去,就看到身后不知道从哪里走出的几个彪形大汉,气质猥琐,眼神下流肮脏。

    t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