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请欺骗她
    晨微一夜未眠,她看着自己未曾亮起来的手机,第二天一大早就出了门,甚至比乔弈森还要早。

    晨微开着自己的车在街上逛着,她的眼神漂移,她知道自己在追寻什么。

    那个男人,究竟在哪?

    她有很多话想要问他,她昨天出于理智和情感的对抗,最终还是情感战神了她的理智。

    她觉得自己需要这个人,她需要这个人能够抱紧她,哪怕他是假的,也请欺骗她。

    可惜晨微在街上找了整整一天,都没有能够找得到这个人。

    晚上,晨微回到家的时候。

    阮小溪这次没有问她今天一整天去了哪。

    阮小溪默默的坐了一桌子的饭菜,等着她和乔弈森回来。

    晨微坐在餐桌前,她忽然间开口了:“小溪,我找到ben了。”

    阮小溪本来正在给晨微递筷子,他被晨微这句话深深震撼,她无比希望晨微说的话是真的,那个热血张扬的ben不应该就这么死在那个垃圾的手上。

    可明明,乔弈森告诉她,ben确确实实已经死了。

    “是么?你找到ben了?他在哪里?”

    晨微眼神忽然黯淡下来:“我昨天看到他了,我给他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可是他没有打给我,我今天找了他一天,也没有找到他。”

    阮小溪问:“你给了他你的电话号码?”

    晨微急匆匆的解释道,好像生怕阮小溪会怀疑那个人不是ben:“他失去了记忆,他什么都不记得了,现在在拉斯维流浪。”

    阮小溪觉得晨微说的话每一句都难以理解,以ben的能力,就算是他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也不应该会在外面流浪啊。

    晨微看出了阮小溪的迟疑:“你不信我么?我说的都是真的。”

    晨微急切的样子看的阮小溪心疼,她安抚道:“你冷静一些,我相信你。”

    “不,你们都不相信我,就连上昨天的乔弈森,你们都觉得我是疯了!”

    晨微忽然冰冷的开口:“我一定要找到他,把他带到你们的面前,让你们知道我说的收拾对的。”

    “我以前就说,ben是不可能就那么容易的就死的,他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是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死在这里。”

    晨微说罢,就直接走进了自己的屋子。

    阮小溪叹了口气,坐在桌前,等着乔弈森回来。

    乔弈森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他这一天满脑子都在回荡着晨微昨天说的话,他甚至产生了一些的疑问,ben真的死了么?

    他甚至问了艾丽斯:“你说那天的尸体真的是ben么?”

    艾丽斯眼神微变:“为什么你这么问?他的尸体你分辨不出来?”

    乔弈森叹了口气:“只是一个对ben极其重要的人,她昨天告诉我,她看到了ben,这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艾丽斯看着乔弈森:“你自己心里其实是有主见的吧。你其实是知道答案的,不是么?”

    情谊揉揉发痛的头,他的心里的确是有答案的,但是一旦听到这个消息,他还是会在心中有一些期盼。

    他希望晨微说的是真的,十分希望。

    哪怕知道这只是一种奢望,毕竟ben也算是活生生死在他的眼前的。

    乔弈森打开房门之后,就看到了独自坐在一桌饭前的阮小溪。

    乔弈森解开自己的领带:“晨微呢?”

    阮小溪指了指晨微的房门,示意她已经回来了。

    乔弈森看的出阮小溪今天的兴致不高,坐在阮小溪身边,在阮小溪的头上落下一个吻:“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了么?”

    阮小溪抵着头犹豫了几分,才鼓起勇气抬头对乔弈森说:“今天晨微又说看到ben了,她说那真的是ben。”

    乔弈森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凝重:“然后呢?”

    阮小溪脸上不由得露出几分的疑惑:“奕森,你说是不是ben,真的没有死呢会不会你们看到的尸体只是障眼法呢?”

    乔弈森摸了摸阮小溪的头发:“没有一个人希望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们都很希望ben没有出事,可也不应该因为过度的思念情趣易相处一个不存在的假象。”

    “不!!”晨微的房门忽然大开。

    原来刚刚晨微在乔弈森回来的时候,是准备出门吃饭的,可看到乔弈森和阮小溪之间的亲密之后,就稍微的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也听到了阮小溪下和乔弈森之间所有的对话。

    晨微满脸都是激动:“那不是我臆想出来的!他真实的存在!”

    乔弈森没有想到晨微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刚刚想安抚她的情绪,就听到晨微口不择言的开口。

    “你难道不应该开心么?ben没有死。”

    “可你们!没有一个人表现出应该有的高兴来,难道你么你根本就不想ben没死?还是说你们就非要他死了?!”

    “哦,对了,ben死了之后最大的受益人就是你了吧乔弈森,ben的地盘接手起来是不是很开心?”

    “ben是不是就是你害死的?!”

    晨微这一连串的话脱口而出,甚至没有动过脑子,她没有想过,她的这些话说出口,会对他们之间的感情中造成怎么样的裂痕。

    “……”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房间内只剩下了晨微粗重的喘息声。

    很久……

    晨微才捋了捋自己的头发:“对不起,我觉得我不应该在你们家继续住下去了,我明天就回搬走。”

    阮小溪粥这菜尴尬的开口:“晨微,你没有必要这样做的,我们不会介意你刚刚说的话,我知道你不是这样想的。”

    乔弈森伸手拦下了阮小溪继续想要说下去的话。晨微既然能够在一瞬间说出这么多伤人的话,就说明她绝对不是不曾有过这样的想法。

    她应该深深怀疑过自己和阮小溪会不会是为了ben的遗产,刻意的去陷害了ben。

    乔弈森起身,直视着晨微的眼睛:“你今天说的话,我会全部都记在心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