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无论如何,你开心就好
    晨微深深看了他一眼。再晨微转身做准备离开的时候。

    他忽然听到那个人开口,声音极小,像是在喃喃自语:“为什么总感觉见到过她呢?”

    晨微的情绪瞬间崩溃,她要拼命按捺自己,才能忍住不让自己对着那个人冲上去:“你觉得你见过我?”

    那人看了一眼晨微:“是啊,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但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在哪里……”

    晨微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脑海中又涌现出那个张扬放肆的男人,她的眼泪不能自制的涌了出来。

    可那个人却忽然笑了,他在低着头沉思,所以并没有看到晨微的眼泪。

    “可能这就是缘分吧。小姐,谢谢你。”

    说完这话他就转身走了,留给了晨微一个潇洒的背影。

    晨微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这个时候对他说了一句:“一定记得存上我的号码。”

    阮小溪醒过来之后就不见晨微的身影,她以为晨微又一次不辞而别。她撑着疲惫的身子找遍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发现真的没有晨微的踪迹。

    阮小溪给晨微拨了数十个电话,皆是无人接通。

    阮小溪给乔弈森打电话说了这件事。

    乔弈森听后:“小溪,你不要太担心,现在的晨微已经想通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可能就是出门走走,你去看看她的衣物是不是都还在她的房间里?”

    阮小溪闻言前去查看,发现晨微的东西还是整整齐齐放在屋子中。

    “她的东西还在。”

    乔弈森安抚道:“那就没有什么事了,就应该是出去逛一逛,放松一下心情吧。”

    阮小溪正心急如焚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门锁打开的声音。

    阮小溪直觉是晨微回来,马上走出去,就看到晨微失魂落魄的样子。

    阮小溪迎上去:“晨微,你怎么了?是遇到了什么事么?”

    晨微的心思全在刚刚那个人身上,她无法控制的瞎想,一个人忘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自己的姓名,失去了一切,和ben长得一摸一样,和ben的声音也是一模一样。

    他真的不是ben么?

    晨微满脑子中全是那个人的模样,他说的每一句话,他的每一个表情,都和ben是那么相似……

    在ben被认定为惨死之后,这样一个人突然出现,真的是偶然么?

    阮小溪叫了晨微一句,没有得到回应,索性直接拉住了晨微。

    “晨微,你怎么了?怎么只是出了趟门就这么失落?”

    “啊?”晨微抬头就看到阮小溪关切的模样:“你说什么?”

    阮小溪看着晨微魂不守舍,叹了口气,摸了摸晨微额头的温度:“没发烧啊,怎么反应这么迟钝?”

    晨微这个时候忽然吐露出来一句:“小溪,你说ben真的死了么?”

    “……”

    阮小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ben死了这件事是她从晨微的嘴中听到的,现在晨微问她,ben究竟是不是死了……

    晨微目光灼灼的看着阮小溪,似乎是真的想要得到一个答案的。

    可阮小溪却连嘴巴都张不开的,ben死没死?

    阮小溪没有见到过ben的尸体,ben的死讯是晨微和乔弈森都确认过的,应该是不会错的把,为什么这个时候晨微会突然这么问呢?

    难道她在外面发现了一些什么?

    晨微没有从阮小溪这里得到想要的回应,她喃喃道:“算了……和你说了你也不懂……你们怎么会懂呢?”

    说罢,晨微就自己进了房间。

    当一个人失去了自己的爱人,这个时候又有一个极其相似的人出现,人们就会下意识去觉得这是不是就是自己的爱人,就算不是……

    他们也是宁愿这样相信,好像这样就可以当做他们从来都不曾离开一样,每个人都是这样,晨微当然也不例外。

    阮小溪看着晨微落寞的背影,她抓起手上的手机,刚刚晨微回来的忽然,阮小溪并没有挂断手上的电话,问那头的人:“你听到晨微问的话了么?”

    乔弈森闭上眼睛,眼前上演了那天录像带中一幕幕血腥的场景,他咬咬牙:“小溪,ben真的死了。”

    “嗯。”

    阮小溪是相信乔弈森的话的,因为这个男人的观察能力惊人,一般而言时是绝对不会被蒙蔽了眼睛的。

    阮小溪挂断了电话,她看着晨微紧闭的房门,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次晨微回来就有一些和从前不太一样。

    并不是说又恢复了病态,而是这次她在晨微的眼睛中看到了一点彩色的光,晨微的眼神固执而倔强,像是找到了些什么。

    一些能够重燃她的生命的东西。

    晨微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的手机,刚刚他已经把自己的名片递给了那个人,他真的会给自打电话么?

    晨微看着黑漆漆的屏幕,她又想起了ben那张英俊的脸。

    如果上天真的是怜悯她,让她从新得到一个机会能够再次遇见ben,那该有多好?

    如果ben就根本没有死该有多好……

    晚上,乔弈森会来,就发现晨微的不正常,晨微的眼神时时刻刻都黏在自己的手机上,好像在等待什么重要的电话。

    乔弈森放下手上的筷子:“晨微,你今天出去看到了些什么么?”

    晨微看向乔弈森,眼神中是昏昏沉沉的痴迷,仿佛了中了邪一样:“我看到了,ben。”

    晨微没有在乔弈森一回来的时候就告诉乔弈森自己的发现,因为在晨微心中,从某些理智的方面来讲,她还是知道ben已经死了,他怕乔弈森一眼就戳破她好不容易才构建好的梦。

    乔弈森的手轻微一抖:“你看到了ben?”

    乔弈森无比清楚,ben已经死了,那个录像带清楚地记录下了ben死时候的情形,他不想把这个让别人知道,再说了他并不觉得,晨微就一定要为ben手一辈子的寡。

    乔弈森这个时候只当做晨微是邂逅了一个和ben长相极为相似的人。

    “晨微,无论如何,你开心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