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这声音,那么熟悉
    晨微没有回答,没有睡好么?

    乔弈森竟然还有脸问她,昨天两个人在屋子里闹出那么大动静,在这么来两天,就算是老鼠都要搬家了。

    晨微看着乔弈森红彤彤的脸颊:“你的脸怎么了?”

    乔弈森摸了摸自己还没有消肿的脸颊:“哦,可要多亏你教会了小溪什么是欲迎还拒……”

    晨微看着乔弈森红肿变形的脸,她的脸上露出惊讶,她是教了阮小溪怎么欲迎还拒,可是他没有教给阮小溪谋杀亲夫啊。

    乔弈森和晨微寒暄几句就出了门,现在的晨微看起来已经正常很多,至少他这次没有像上次那样,直接冲进房间,把睡得迷糊的阮小溪揪起来。

    乔弈森和晨微说,让阮小溪好好休息,这几天阮小溪已经够累了。

    晨微看着乔弈森精神抖擞的样子,在心中默默吐槽,恐怕你才是让人过劳的原因吧。

    乔弈森到了组内,艾丽斯一看到乔弈森脸上的巴掌印子就开始极尽所能的嘲笑:“呦,看看乔总脸上的巴掌印子,昨天令夫人可是给了一份好的礼物给你啊。”

    乔弈森昨天已经占到了便宜,并且为了“报复”阮小溪的举动,昨夜他已经好好的惩罚过了。

    现在的乔弈森已经心满意足,丝毫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

    艾丽斯就这么说了乔弈森几句,看着乔弈森并没有什么反应,觉得也有点没趣,索性也不那他开玩笑了。

    晨微在家中待了一上午,整整一个上午,阮小溪都没有能从房间内出来。

    晨微无聊的身上都要发毛,也是,昨天阮小溪的声音都要穿透整个房间了,怎么可能就这么快的恢复?还是让她好好地休息吧。

    晨微看了眼身上的衣服,前段时间他觉得生活已经没有了希望,现在稍微想开之后,就觉的身上的衣服黑黑白白实在晦气。

    晨微想着就开车出了门,人要是不开心了,就应该好好的去购物,让自己开心起来!!!

    晨微本来漫不经心开着车在大街上走着,这里的夜生活非常丰富,但是,白天的行人并不算多,更没有堵车一说。

    晨微车速不慢,这个时候,却忽然有个人出现在车前,晨微心脏一紧,猛地才下了刹车。

    哪怕是这样,那个人也已经被剐蹭到了。

    “嘭”的一声之后,那个人倒在了车前。

    晨微没想到自己竟然倒霉到了这个地步,随便的出个门而已,在这里还有碰瓷的?

    晨微叹了口气,还是下了车,不管怎么说都是她撞到了这个人,她有义务查看他的伤势。

    “……”

    那个人倒在晨微车前,应该是很痛的样子,但是却没有发出一点的声音,晨微从后面看到,这个人衣衫褴褛。

    晨微:“你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事?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

    男人的声音传进晨微的耳朵里,直接让晨微整个人愣在了原处。

    这声音,那么熟悉。

    这个人只是一开口,晨微就有种欲要掉下眼泪的冲动。

    那个人回过头来,笑着对晨微开口:“没关系,其实这个不怪你,我自己刚刚浑浑噩噩的,没有注意到有车开过来了,都是我自己的原因,你不用太过自责。”

    晨微再看到这个人的练得时候,大脑中就已经如同被惊雷狠狠霹过一样,这个人不但声音和ben极为相似,而且就连那张脸都和ben如出一辙。

    如果不是晨微亲眼看到了ben的尸体,如果不是ben的头在怀中的触感那样真实,她几乎就要觉得这个人就是ben了。

    那个人撑着身体起来,对晨微继续说道:“这位小姐,实在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晨微愣愣的看着这张朝思暮念的脸,她想要落下眼泪来,可是她现在大脑中已经全是茫然,身体本能都已经消退,根本做不出任何的反应。

    晨微的反应已经脱出正常,那个人脸上有些迷惑:“小姐,小姐?”

    晨微这才回过神来,她看着眼前这个人,她强按下自己心中逐渐涌出来的疑问:“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没有,我觉得还蛮好的。”那人好像是怕会对晨微造成负担,忙的开口解释道。

    晨微这个时候忽然想起那天,在黑暗的仓库中,她看到了ben的尸体,之后,ben的尸体也是她亲眼看着送进火炉中的。

    ben紧紧闭睁着眼,脸上已经没有了血污,被擦得干干净净。她很确定,那就是ben。

    现在这个人,可能只是凑巧和ben长得像吧。

    晨微从口袋中掏出自己的名片:“这是我的电话,如果你要是感觉到有什么不舒服,就给我打电话。”

    那人看了眼晨微的名片,并没有伸手去接,他有些抱怯的开口:“我很抱歉,我没有手机,我就算是收下也没有什么用途。”

    晨微疑问:“没有手机么?”

    晨微这才注意到,这个人身上的以上已经可以算得上是褴褛了,整个人也没有修饰边附,看起来就真的想是个流浪汉一样。

    这个人开口:“对,我什么都没有,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经历了什么,我没有以前的记忆,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我醒过来的时候只有身上这以一身衣裳,我流浪在这里,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阮小溪看着这人,一个念头在大脑中越来越清晰。

    他就是ben!他就是ben!

    晨微闭上眼睛,,忍住鼻尖汹涌的鼻酸,她的理智渐渐回升,压制住自己汹涌的思念。

    可是ben明明已经死了,他的尸体她明明是看到过的啊。

    晨微从口袋中掏出钱来,放进这个人手中:“这是我赔偿给你撞到你的费用,你可以拿着它去买个手机,记上我的电话号码,这样的话,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

    那人愣愣的看着手上的钱:“会不会太多了?我真的没有什么大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