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可以打老公的脸
    乔弈森稳定了自己的情绪,他看着阮小溪手上的枪:“小溪,你先把枪移开点,你这样,我不敢动。”

    阮小溪看着乔弈森,眼神中都是迷惑:“可是晨微说,你们男人就喜欢这种调调啊,难道我哪里做错了?”

    乔弈森扶额,看来晨微教的是没有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阮小溪的理解能力。

    乔弈森能看出来晨微本来给阮小溪的命题是制服诱惑,可阮小溪竟然直接把这个命题改成了:杀夫现场。

    “小溪,你先听我说,我不喜欢你用枪对着我的头。”

    乔弈森食欲靠近阮小溪,可又可害怕阮小溪会突然走火。

    阮小溪看了眼手上的枪:“你在害怕这个?”

    乔弈森忍耐着说:“我觉得不会有人喜欢被枪指着头吧。”

    阮小溪这才收回了手上的枪:“可是这个分明是假的啊,我从那里去找出一个真枪过来?我在幼儿玩具店找啊哦这个东西的。”

    乔弈森实在是佩服了拉斯维加斯的玩具店,竟然一个幼儿枪都能做的这样逼真,还有保险栓的?

    乔弈森在阮小溪放下枪的一瞬间,就把阮小溪扑在了床上。

    现在的而天气并不算得上凉,阮小溪穿了这么多的,已经出了一身的细汗,她的脸上也待了点热意的红,看的乔弈森只觉得口渴。

    “小溪,你告诉我,晨微都教了你些什么?”

    阮小溪看着乔弈森:“他就说男人都喜欢什么制服诱惑,喜欢警察或者护士之类的py。”

    乔弈森已经确认了,晨微的讲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可偏偏遇上了单纯的阮小溪,她的讲解应该没有那么露骨,让阮小溪自由参悟的下场就是……

    阮小溪直接买了一套警服。

    乔弈森觉得阮小溪下简直可爱到了一定的地步,他问阮小溪:“那晨微有没有教你一些什么别的东西?比如说在床上用什么样的反应?”

    阮小溪的脸一下子就羞的通红:“你这个色狼,你在说些什么……”

    乔弈森看到阮小溪的反应就知道晨微一定是和他说了什么,不然阮小溪不会露出一副这样的小女儿姿态。

    乔弈森刚刚被压制下去的火气又被激起来,他开始一件件脱下阮小溪的衣裳,阮小溪也没有拒接,这身衣服穿起来根本不舒服。

    乔弈森摸到阮小溪温热的皮肤就开始全身发热,他吻上阮小溪的唇,一点点略过阮小溪口腔内的每一寸皮肤。

    阮小溪被乔弈森吻得身上发软,两个人之间的氛围渐渐的暧昧起来,乔弈森的手已经伸进阮小溪的衣裳,虽然说阮小溪下并没有学会什么技巧,但是平常的她就已经足够诱人了。

    正在乔弈森沉浸在**之中不可自拔的时候,一个清脆的耳光忽然在他脸上炸响,直接把乔弈森打了个措手不及。

    乔弈森愣在了原处,他看着阮小溪,他已经被阮小溪突然地一巴掌大的懵了,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哪一步,竟然会让阮小溪这么大的反应。

    乔弈森脸颊迅速红肿起来,他等着阮小溪的解释,可是阮小溪却只是瞪着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他,好像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叹了一口气,问道:“小溪,你为什么打我?”

    阮小溪:“晨微说男人都有种受虐**,喜欢被人用鞭子抽,我想了想觉得鞭子实在是太过凶残了,还是直接打耳光吧。”

    “而且晨微还说了,男人都喜欢欲迎还拒,所以我把这两点融合了一下。”

    乔弈森一脸无奈:“那我是不是还要夸奖一下你的融会贯通。”

    一而在再而三的发生意外,乔弈森的**已经消退了打半,他直接去了洗手间,他明天可是还要去工作的,顶着一个大手印会不会实在不太好看了?

    乔弈森起身去洗手间的时候,阮小溪也跟着起了身,她跟在乔弈森的身后,看着阮小溪满脸纠结的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

    阮小溪不禁陷入了疑惑,他都是按照晨微说的做的,为什么乔弈森看起来并不太开心的样子?

    乔弈森感叹完自己明天见到艾丽斯一定会遭到嘲笑之后,就看到在洗手间门口缩手缩脚的阮小溪。

    阮小溪就像是一只小兔子一样,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他,她身上的衣裳已经被拖了大半,现在只剩下了内衣内裤。

    乔弈森的理智瞬间崩塌,天啊,这女人果然是在诱惑他!

    乔弈森大步大步走过去,气势逼人。

    阮小溪以为乔弈森是因为刚刚自己的一巴掌正在生气,这个时候像个小学生一样站在洗手间门口,低着头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乔弈森觉得自己的心脏炸裂一样的狂跳,阮小溪总是能在不经意间就能露出一副勾人的姿态,这样自然不做作的样子,才是让人最喜欢的。

    乔弈森觉得自己简直是蠢爆了,阮小溪哪里还用得着去学什么怎么在床上取悦自己,哪次自己没有被她取悦?

    哪次没有被她迷得不能自已?

    乔弈森一把把阮小溪下扛在肩膀上,扔在床上,男人的眼中流露出漆黑的光芒,像是一个巨大的旋涡,让阮小溪整个人都陷了进去,

    乔弈森:“你现在不用去想晨微说的要怎么做,你就做好自己就好。”

    乔弈森亚咋阮小溪的身上,在她的脖颈上狠狠咬了一口,随即就是温柔的舔弄,阮小溪怕痒的缩起脖子,脖颈本来就是极其敏感的地方,乔弈森的动作让她忍不住细细的叫出声音。

    “你怎么能随便打自己老公的脸呢?这就作为惩罚吧。”

    乔弈森脸上带着惩罚意味的邪笑,看的阮小溪心神荡漾。

    ……

    第二天依旧是乔弈森一个人出了门,晨微依旧坐在沙发上,对着黑漆漆的电视。

    乔弈森心情极好的对晨微打招呼,晨微回过头来,让乔弈森看自己两个乌漆嘛黑的眼圈。

    乔弈森吃了一惊:“晨微,你这是怎么了?昨天晚上没有睡好么?”

    晨微没有回答,没有睡好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