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贤妻”计划
    阮小溪下的脸色这个时候已经潮红一片,她瞪了乔弈森一眼,示意让乔弈森不要再继续问下去了。

    乔弈森忽然间想起阮小溪在床上被动的样子,虽然也算是十分的可爱了,但是如果能够在主动一点的话,那就更好了。

    乔弈森对晨微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这节课最好教完她再结束。”

    说完,乔弈森就离开了房间,只剩下阮小溪和晨微满脸的迷茫。

    晨微看向阮小溪:“刚刚你老公说什么?”

    阮小溪:“他什么都没说,你不要太在意了。”

    晨微一把抓住阮小溪的手腕,眼神中有露出那种偏执的光,只不过这次,里面还夹杂了点笑意:“既然乔弈森说了,就说明他在这些方面还是不太满意,我要好好教导教导你,怎么抓住一个男人的下半身。”

    阮小溪满脸的尴尬,他一步步后退:“这个就不用了吧,我觉我已经把他吃的死死了,晨微你就不用担心了。”

    开玩笑,现在的乔弈森机已经让人吃不消了,他的精力已经好的过分,要是在去勾引他。

    那不是连个渣渣都剩不下了?

    阮小溪还没有愚蠢到要自寻死路。这件事绝对不能同意!绝对不行!

    晨微满脸八卦的笑容:“小溪,你实在是太纯洁了,你根本不知道男人真正需要的是什么,让我来好好地教导你。”

    整整一天,阮小溪可算是在晨微这里了解了男人那点龌龊的心思。

    乔弈森今天依旧魂不守舍,这次不再是担心,而是一想起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他就忍不住期待今天晚上的到来。

    究竟晨微会交给阮小溪一些什么东西?乔弈森的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

    艾丽斯在乔弈森的身边,看着乔弈森越來越恶心的笑容,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桌子:“你这个肮脏的猪,你究竟在想些什么?你眼中的下流都已经溢出来了。”

    乔弈森被艾丽斯这么一说,马上控制住了自己的遐想。

    他不好意思的拍了拍艾丽斯的肩膀,眼睛中出奇的温柔:“我的老婆今天和我说,要在晚上给我一个惊喜,我非常开心。”

    艾丽斯把乔弈森的手从自己身上抖下去:“你老婆到底给你准备了什么礼物?你能笑出这种,这种……”变态的感觉。

    艾丽斯在心里吐槽乔弈森今天的反常。

    乔弈森含笑看了一眼艾丽斯:“这是夫妻间的情趣,怎么能随便的讲给外人听呢?”

    说罢,乔弈森就一门心思的投入到工作之内,一点也没顾及到艾丽斯石化的表情。

    艾丽斯真是不知道,现在的中国人都喜欢这样撒狗粮的么?她原本就没有想听的好吧!

    是他先自作多情的讲出来,现在由作出这样一幅高冷的表情。

    艾丽斯输了口气,她脑中又一次加深了乔弈森十分在乎自己妻子的概念。

    晚上,乔弈森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就回了家,仍然是坐了一桌子的菜在等待他,就在乔弈森赞不绝口,说今天比昨天有很大进步,不愧是自己的老婆的时候。

    阮小溪告诉他:“这全是晨微做出来的。”

    乔弈森的话卡在了嗓子眼。

    不过这些小事都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值得在意的是乔弈森最终于可以检验晨微的教育成果了。

    乔弈森一想到一会阮小溪可能会在床上摆出是什么样难以实行的姿势,会用什么样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会用什么样的眼神看着他。

    乔弈森一想到这些事情,就激动的难以自制,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阮小溪被教育成什么样子了。

    乔弈森站在床上等着阮小溪进门,因为晨微说了,阮小溪今天可是做了十足的准备,还专门去外面买了一套衣服,着实要专门穿给乔弈森看。

    今天的屋内布置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乔弈森看这昏暗的灯光,已经床边的鞭子,心想着阮小溪不会一上来就出个劲爆的吧。

    乔弈森已经开始脑部阮小溪穿着一身小皮革,身下是包臀的小皮裙,手上捏着小皮鞭,虽然是一身犀利的装扮,,但是阮小溪的眼神依旧是纯洁。

    倒时候阮小溪一定会不知所措的用那种小鹿一样的眼神看他,只要想想那个场景,乔弈森就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往下流淌。

    乔弈森没有一次这样感激晨微的“贤妻”计划。

    正在乔弈森胡思乱想的时候,阮小溪终于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乔弈森满是欢欣的抬头,就看到一个警察冲了进来,正拿着手上的枪对着他的头。

    这个人全身上下都被过得严严实实,甚至头上还带着警盔,一身迷彩绿,看起来格外的正经。

    乔弈森下意识的就举起了手投降,妈呀,拉斯维加斯的警察都已经厉害到能够勘测人的脑电波了么?

    他这就只是在脑子中想想,就有人冲进来扫黄打非了?

    “别动!”

    那人忽然间开了口,声音传金乔弈森的耳朵里,怎么听怎么觉得熟悉,乔弈森这才看向来人的脸,这不就是阮小溪么!!

    乔弈森看着紧闭的房门,谁能告诉他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他的老婆会用枪对着他的头,还要他别动?

    乔弈森:“小溪,你……”

    阮小溪拉上保险:“闭嘴!犯罪嫌疑人不能说话。”

    乔弈森简直觉得自己冤枉骂他到底是做错了什么?晨微不是要教小溪怎么取悦男人么?为什么阮小溪会变成这个样子?

    难不成晨微家都是会这么取悦男人的?有几人能够享受的了这种待遇啊。

    就在乔弈森不知所措的时候,阮小溪忽然间僵硬的开口,一字一顿说的极其艰难:“你这个该死的嫌疑人,还不快来扑到我啊……”

    乔弈森满脸迷茫,他看着阮小溪手上的枪,又看看阮小溪羞红的脸,这都是些什么玩意?

    那枪对着他的头,他怎么敢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