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忽然间一副小媳妇的模样
    阮小溪被乔弈森这么一吻,忽然觉得今天受的一切灾难也是值得的了,她脸上也露出一个笑容。

    “不过,着饭菜虽然好吃,但是却过于一板一眼了,都没有那种温馨的味道。我还是回想起你以前的时候做出的味道。”

    阮小溪戳了一下乔弈森的额头:“所以说你还是喜欢我原本的厨艺了?”

    乔弈森夸张的倒在床上,好像阮小溪真的有那么大力气一样:“是啊,我就是一个受虐狂,这样美味的东西,我还真是不太习惯。”

    乔弈森在倒下的时候抱住了阮小溪:“所以说晨微说明天要教给你些什么了么?”

    阮小溪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乔弈森不明所以的看着阮小溪羞红的脸,她这是怎么了?忽然间就一副小媳妇的模样?

    阮小溪把窝在乔弈森的怀中:“没什么,还是叫我怎么做饭。”

    乔弈森看着阮小溪伤痕累累的手:“小溪,我还是那句话,我不需要你做出任何改变,你就是最好的,在我乔弈森的心里,没什么比你更加重要了。”

    “如果你接受不了了,你就告诉我,我会给晨微准备最好的心理医生。”

    阮小溪摇摇头:“今天晨微和我说了很多,我觉得她不是真的有了什么心理疾病,她只是陷在了死胡同中脱不出身,她现在之所以会让我这样做,是为了不留遗憾把。”

    “他以前的时候没有能够给ben做过一顿饭,洗过一次衣服,他们之间虽然是相爱但是总是有了太多的自尊心在里面。晨微会觉得遗憾,她认为自己做的不够好,ben才会走的。”

    乔弈森听了阮小溪下的话,脸上露出了沉思的表情:“原来是这样么……”

    所以说他在晨微的眼中看到了杀意,那根本不是针对阮小溪的,是晨微看到现在的阮小溪想就像看到了当初的自己了,她的杀意不是对着阮小溪的,是对于自己的自我唾弃。

    知道了这些,乔弈森忽然就放心了很多,她其实也就是害怕晨微会伤害阮小溪,只要她不对阮小溪下不利,就可以让两个女人待在一起。

    “你不会累么?”乔弈森看着你和阮小溪下寻已经快要睁不开的眼睛:“你不会觉得晨微在这里是一个负担么?”

    阮小溪忽然间就精神了:“怎么会这么觉得?!晨微是我的好朋友!以前都是我想想不开的时候,她在我的身边安慰我。她现在想不开,我也应该为他做点什么了。”

    乔弈森笑了,他的小溪还是这么善良。

    他的眼神看向门外,他听到门板轻微的有些声响,那是有人不小心碰触的时候发出的声音。

    晨微啊,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才能想明白,ben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现在安稳的一切,不是希望我么你生活在灰暗之中,而是希望我们都能幸福。

    晨微握住自己的嘴,他听到了阮小溪的话。

    眼泪从晨微的眼眶中一滴滴掉落,就算这样,你也依旧把我当做朋友么?

    阮小溪没有告诉乔弈森,第二天晨微想要教她的东西是,如何在床上取悦自己的男人。

    阮小溪不能想象乔弈森要是知道这件事之后,脸上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因为乔弈森第二天要走的早,阮小溪强迫自己也早起了一个小时。

    晨微今天一早并没有在阮小溪的房门口蹲点,但是阮小溪和乔弈森来到屋外的时候,看到晨微坐在沙发上,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没接通电源的电视。

    这个场面实在是恐怖,阮小溪和乔弈森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由乔弈森先开的口:“晨微?你在干什么?”

    晨微回头看到两个人,这才回过神来:“啊,我在等你们。”

    阮小溪松了口气,还好她没有说自己在看电视。看来晨微还是正常的。

    阮小溪在走进厨房给乔弈森做早饭,乔弈森和晨微都在餐桌前看着阮小溪忙碌的背影。

    乔弈森忽的开口:“晨微,你看她这个样子,你会觉得开心么?你会觉得自己心里那点遗憾弥补了么?”

    晨微看着阮小溪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珠,没有说话。

    乔弈森看出晨微已经有所动摇,也就不再追问了。

    晨微之所以会这样要求阮小溪下,大部分还是因为他的心中有很大的遗憾,在他看来自己还没有能和ben做很多事情,所以他希望能在阮小溪身上找到一些慰藉。

    但是慰藉终究只是慰藉,迷幻也只是迷幻,终究都有醒过来的一天。

    阮小溪不是之前的晨微,他也不是死去的ben,晨微会迷惑是因为他找不到任何的而安慰,昨天阮小溪的话,应该会给这个女人带来一些温暖吧。

    阮小溪端着早饭走出来,碗檐被粥灼烧的滚烫,阮小溪脸上的表情有几分的痛苦,但是她还是坚持这把碗放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晨微看到阮小溪裹得严严实实手指,不由得又想到了昨天阮小溪手指的惨状,她捂住自己的脸。

    天啊!他到底是都做了些什么……

    他为设么要这么折磨自己的朋友?昨夜阮小溪的话一字不漏的落在了让我的耳中,他本来是想偷听一下阮小溪和乔弈森的情事状况,号为第二天的课程做些准备,没想到就听到阮小溪满是包容的话语。

    晨微忽然握住阮小溪的手:“小溪,我对不起你,这段时间真的是给你添麻烦了。你还会原谅我么?”

    阮小溪不知道为什么晨微忽然间就对自己说了这些,她愣愣的看向乔弈森,乔弈森对她点了点头。

    阮小溪对晨微说:“我从来都没有埋怨过你啊,就算你教我做饭,也是为了我好,我怎么会怪你?”

    晨微含着眼泪摇摇头:“不是不是这样,我以后再也不会逼你做什么事情了,乔弈森就是喜欢这个样子的你,所以你不用做出任何的改变。”

    “所以说我今天也不会在逼你学什么在榻上怎么取悦男人,你就做好自己就好了。”

    乔弈森耳朵敏锐的捕捉到晨微说的话:“你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