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溪,你还好么
    阮小溪无奈的点头,现在的晨微都已经和她杠上了,她能理解晨微的心情。

    的确,在一段恋情没有开始的时候,谁都希望自己的爱人是个完美的情人。都希望她能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很好。

    但是一旦坠入爱河,就不会因为这些事情在影响彼此的心意,如果不能接受对方的缺点,会被这种事情影响两个人的感情,那说明两个人之间也不算得上是爱情。

    爱情是彼此互相关心,毕竟没有人是完美的。

    阮小溪觉得自己和乔弈森现在的关系已经度过了那段开始的憧憬,两个人年之间的毛病都已经互相了解,明知道彼此有那么多的不足,却依旧相爱。

    阮小溪不知道晨微是怎么想的,但是现在要是真的能够改掉他身上的所有毛病,估计乔弈森也会不习惯吧。

    阮小溪:“好好好,你说的都对,我应该感恩圣主宠幸对吧。”

    晨微点点头:“你现在起来吧,我来教你怎么做饭。”

    阮小溪艰难的起身,他还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晨微竟然也会做饭了,晨微不是一向都能炸厨房的么?现在竟然要教她做饭了。

    阮小溪是怀着好笑的心情进入厨房的,可是看到晨微的动作之后,阮小溪大吃一惊。

    之间晨微真的能够做到一流厨师的水平,就连切菜都是标准的整齐方块。

    阮小溪看向晨微,她现在深深地怀疑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晨微,晨微什么时候练出了这样鬼斧神工的厨艺?

    晨微看到阮小溪张大的嘴:“你不用惊讶,只要我想做,没有我做不好的东西。”

    “以前的时候,我只是不想沉浸再这样的环境之中罢了,我觉得我应该做一些更重要的事情,这种和自己的男人做饭的事情,直接让下人来就好了。”

    阮小溪看着晨微满脸的漠然,她觉得自己仿佛有不经意间触碰到了晨微的脆弱。

    晨微继续道:“可是现在,我连给她做饭的机会都没有了。”

    阮小溪看着晨微手上的动作忽然停了,晨微看向自己:“所以说千万不要等失去了才珍惜,现在好好珍惜度过的每一天吧,也许到某一天,这些做平常不过的日常,都会变成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

    阮小溪点点头,她知道晨微这是有想到了ben,她内心里涌出来的内就几乎要把她整个人都淹没。

    晨微的痛苦都是他们带来的,之所以晨微会有现在病态的想法,也全是因为事态使然。

    晨微把刀放在阮小溪的手中:“现在你来试试看,我么能从最简单的开始。”

    阮小溪我这刀柄,看着晨微怯场的整齐方块,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她这一辈子,没想到让她学习这种家庭琐事的人,会是一开始对这些事最为不屑的晨微。

    乔弈森一直担心阮小溪的身体,一整天都魂不守舍。

    艾丽斯冷冷的瞥了乔弈森一眼:“你要是不想好好工作,就不要赖在这个位置上,我看了心烦。”

    乔弈森回过神来,不大好意思的开口:“对不起。”

    艾丽斯是帮了他很多的人,他能感觉大哦艾丽斯是真的有尽心尽力的把他送上那个位置,他每天应该操劳的比自己还要多上很多,现在他却依旧在这里三心二用。

    艾丽斯愣了,她没想到乔弈森竟然会开口和她道歉:“真是有礼貌的东方人。”

    乔弈森笑了笑:“我们东方人,可是都非常有礼貌的,难道不是么?”

    艾丽斯想起ben大大咧咧的模样,那个男人可以说是和风度礼貌毫不沾边,乔弈森却能称之为一个绅士,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混到一起的?而且关系还能那么好?

    实在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乔弈森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就急匆匆的回到了家,一打开门他就闻到了喷香的饭菜香味。

    乔弈森诧异地看着桌上的六菜一汤,他看向坐在餐桌上等着着他回来的两个女人。

    乔弈森问阮小溪:“这都是你做的?”

    阮小溪满脸的疲惫:“是啊,我了恭迎皇上回来,我可是坐了六菜一汤,你好好尝尝味道吧。”

    乔弈森哪里从阮小溪这里得到过这样的待遇,以前的阮小溪做的额饭菜只要能够下肚就已经十分开心了。

    乔弈森坐在桌前,每个饭菜都尝了一口,实在是非常棒的味道,要不是晨微也说这是阮小溪做出来的,他还真的不敢相信。

    乔弈森本来是想极其捧场的吧一桌的饭菜都消灭干净,可是六菜一汤实在太多,他尽力也只是吃了一半。

    晨微终于满意的看了眼乔弈森微微涨起的小腹:“好了,今天就这样吧,我看着小溪也累了,你们一起去睡吧,今天就让我来收拾。”

    乔弈森如临大赦,忙的拉起阮小溪的手回到自己的房间。

    阮小溪今天被晨微折磨的通透,全身上下都没有了力气,她回到屋里就瘫在了床上,看的乔弈森满脸的心疼。

    “小溪,你还好么?”

    阮小溪闷闷的开口,大脑中一片混顿:“不好,非常不好。”

    今天晨微现实让他去学什么刀功,阮小溪把自己的手指头都快切下来都没有能够想晨微那样,把土豆切的那么方方正正。

    晨微恨铁不成钢的让阮小溪练习了一个上午,阮小溪的手指上满是伤痕。

    中午还没来的急休息,晨微又把阮小溪扯了出来,让她练习饭菜的样式。

    乔弈森坐在床边,从口袋中掏出创可贴,给阮小溪细细的贴上。

    阮小溪看着乔弈森动作,心中不由得满是温暖:“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乔弈森摸了摸阮小溪的手掌,这个不懂得爱爱惜自己的女人,竟然这么拼命,连张鑫都被划伤了:“今天晨微说让你学习做饭的时候,我就知道回来就一定会看到十根伤痕累累的小萝卜。”

    乔弈森心痛的吻上阮小溪的指尖:“今天你做的很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