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以后绝对是好儿媳
    乔弈森没想到晨微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他三步并作两步就赶到阮小溪的身前,把自己身上的西装脱了下来,覆盖在阮小溪的身上。

    阮小溪明显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乔弈森在身前保护的姿态确实让她心中微微温暖。

    阮小溪裹紧身上的衣服,问道:“晨微,是发生了什么么?”

    晨微脸色不善,甚至还想绕过乔弈森冲到阮小溪身前。

    “怎么了?你说我怎么了?”晨微的态度明显十分激动:“小溪你怎么想的,你竟然能起的自己的老公还晚,还让他帮你准备早餐,你难道是想要逼走乔弈森么?”

    “……”

    阮小溪看向乔弈森,脸上全是迷茫,难道今天一大早,晨微气势冲冲的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

    就是因为这种事情么?

    阮小溪脸上迷茫,没有回答晨微的问题。

    乔弈森倒是先开口了:“晨微,你先冷静一些,小溪平日里都是在照顾我,只是今天身体有些不好。”

    “这样吧,你现在屋外等等,我和小溪商量一下以后还怎么办,好么?”

    晨微看着乔弈森:“小溪虽然做得不对,但是你也不能对她太过分了。”

    乔弈森点点头,做出了个发誓的手势:“小溪以后绝对会是个好媳妇,我也绝对会是个好老公。”

    在乔弈森的再三保证下,晨微终于放过了屋中两个尴尬的要死的人,兀自出门去了,出去的时候还在念叨着要教阮小溪做什么样的菜比较好。

    乔弈森和阮小溪都松了一大口气,乔弈森从床下捡起被子盖在阮小溪的身上,他坐在床边,看着阮小溪仍旧一脸茫然。

    “小溪,你也看到了,现在的晨微就是这个样子,我们真的还要在留下她么?”

    阮小溪看着乔弈森,眼神逐渐清明,这个是时候他听清楚了乔弈森的话,难不成乔弈森还是想把晨微送走么?

    “不,她不能被送走。”阮小溪急急的喊出声来。

    乔弈森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他看到阮小溪是真的顾念两个人的姐妹情谊,但是现在的晨微明显已经脱离了正常人的范围。

    “小溪,你听我说,我并没有觉得晨微是个麻烦,但是我不想她会伤害到你。你知道么?”

    乔弈森对阮小溪开口,把自己的顾虑都说了出来:“你知道的,你对我有多么重要,我不像你受一份的委屈。我们好不容易才能在在一起,我想给你最好的。”

    阮小溪没想到乔弈森会说出这么犯规的话,一时间脸色潮红:“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我真的不放心把晨微放在那种有外人的地方,我总觉得晨微是受不了我们觉得她精神上出了问题的。”

    乔弈森笑着看阮小溪:“我知道你的想法,只要她不伤害你,一切都是好说,而且我要是会把他送到的医疗机构一定是最好的,你要知道,晨微也是我的朋友。”

    阮小溪点点头:“我知道你说的是最好的办法,可我还是不觉额她是有什么精神疾病,她或者只是一时间想不开而已。”

    乔弈森知道阮小溪认定了的事情一般是没有办法轻易改变的,他轻轻叹了口气:“只要她不会伤害你,我就觉得一切都好说。”

    乔弈森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晨微的状态随时都会伤害到阮小溪,阮小溪和他在一起,分分钟都让他不能放心。

    阮小溪挣扎想要从床上下来,乔弈森拦着她:“你要干什么?”

    阮小溪无奈的对门外扬扬头:“晨微可是还等着我起床出门给你做饭呢,你说我要是现在在床上躺着,等着她一会又进来掀被子?”

    乔弈森看着阮小溪艰难下地,没有一次她这么痛恨自己强大的能力,早知道今天会发生这么多的意外,他在昨天就应该有所收敛的。

    乔弈森跟在阮小溪的身后出了门,他也不敢说什么不吹早饭就出门的事情了,要是到时候晨微再给他扣上一个生妻子气的罪名,到时候他可是怎么也说不清楚了。

    乔弈森和阮小溪食不知味的吃完了这顿早餐,乔弈森今天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他本来是不应该周在一开始浪费这么多的时间的,可收拾现在还要等着晨微点头表示满意了才能出门。

    乔弈森赶到基地的时候,就看到了又是一脸不耐烦的艾丽斯。

    艾丽斯扔掉手上的烟:“你能不能下次准时一点?我了不希望我们拉斯维加斯的下一任黑手党教父是个拖延鬼。”

    乔弈森有苦说不出,只能忍耐下来,她只能更不能说是因为被家里的两个女人折腾的么?

    晨微还要求两个人必修细嚼慢咽,这样才是长寿的秘诀,是绝不能随便就吃完早饭的。

    乔弈森在一大早吃了个早饭就浪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乔弈森总算是从家中脱出身来了,阮小溪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晨微一直在教给阮小溪女子的三从四德。

    阮小溪艰难的点头,一边听着晨微和他说这样以偶点也不符合当代女性的复古想法,一点还要表示是认同。

    因为现在的晨微就像是一个巨型的炮筒,你不能知道他在什么时候就会爆炸。

    阮小溪听着听着就开始有些的昏昏沉沉,昨天的乔弈森,今天的晨微,一个个都不把她当做是人一样的再折腾。

    阮小溪不由得就想起了昨夜乔弈森一下下的桩基,就算她哭叫着让他住手,这个男人都没有留情。

    “嘭!”

    阮小溪正在出神,头上就挨了重重的一下,晨微双目圆整,狠狠地瞪着阮小溪:“你在做什么!你在想什么?!”

    阮小溪被猛地打了一下,米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就把自己想的东西说了出来:“乔弈森昨晚实在是太磨人了。”

    说完之后阮小溪差点把自己的嘴巴撕裂,在晨微面前说这些实在是不合适,毕竟,ben已经离开了他们。

    而且,ben还是晨微的情人。

    可晨微却丝毫都没有变现出在意的样子,他看着阮小溪脖子上的吻痕,对阮小溪说:“你怎么可以觉得乔弈森磨人呢?恩能够得到他的恩宠,应该感觉到庆幸才对啊,这说明他并没有出去找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这不是最重要的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