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她这是逼着你抛弃她么
    乔弈森点点头,在他看来,晨微要是真的到那样的地方,才是更让人不放心的。

    毕竟现在的晨微大部分时间看起来还是正常的,不能以十分的方法对待。

    乔弈森抱着阮小溪躺下,两个人都各怀心思,乔弈森打开自己的手机,今天一整天他都没有看自己的手机,在艾丽斯身边,根本没有时间,回来之后又发生了晨微的事情。

    乔弈森打开手机,发现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乔家的股票依旧正常,只是有一条消息映入他的眼睛。

    “乔总,最近发现沐沐小姐已经从酒店逃离,他打碎了桌上的酒杯,杀了现场的所有男性。这件事已经惊动了警方,正在追击这个女人。”

    乔弈森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个人的存在,他淡淡的扫过了这条信息,其实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一个肮脏的老鼠而已,怎么配入了他的眼?

    阮小溪今天也是累了,她很快的就已经进入了梦乡,在梦中竟然又一次的看到了晨微。

    梦中的晨微依旧是那个明媚的模样,她没有任何的变化,淡淡的对着她微笑。

    阮小溪看着晨微,他刚刚想冲过去抱住她,就发现晨微已经倒在一片乌黑的泥沼之中,正在被一个巨大的旋涡吞噬。

    “晨微!晨微!!”

    阮小溪叫着她的名字,他想要冲过去把她救出来,可是她却怎么也握不住晨微的手。

    “你怎么了?!晨微?”

    “救救我,救救我。”

    晨微还在拒绝沦陷在这样的泥沼之中,她拼命的向阮小溪伸出手去,想要得到阮小溪的救助,可是终究还是现在一团黑气之中。

    “晨微!!”

    阮小溪忽然从梦中惊醒,她睁开眼睛,眼前全是刚刚晨微陷入泥潭的场景。

    乔弈森这个时候还没有睡下,他正握着一封艾丽斯今天交给他的密信查看,这会阮小溪忽然间就坐起,直接把他吓了一跳。

    他看到阮小溪满头全是冷汗,脸色煞白的模样,问道:“怎么?你做了什么噩梦么?”

    阮小溪挣扎的坐起来,抱住乔弈森:“我刚刚做了一个噩梦,梦里的晨微在向我求助,他就要被拉进一个沼泽之中了,可我却没有能够救得了她。”

    乔弈森只觉得阮小溪是被今天的事情刺激,放下手上的东西,直视着阮小溪的眼睛:“你不用觉得十分为难,谁也不需要靠别人拯救,到底怎么想,究竟该怎么做,都不是他人能够左右的。”

    “就算是你十分想要帮助晨微,就算我们是十分自责,她也不会就这么好起来。”

    阮小溪愣愣的看着乔弈森,这个人十分的理性,直接解开了阮小溪心中解不开的疙瘩。

    阮小溪揉了揉额头,他看到床边还在亮着的台灯:“你还不睡么?”

    乔弈森关上台灯,直接压在阮小溪的身上,问了阮小溪小巧的耳朵:“我就要睡了。”

    阮小溪怕痒的缩了缩脖子:“那你就睡啊,压着我干什么?”

    乔弈森吻了吻阮小溪的唇,笑道:“我这不是要睡你么?”

    第二天,乔弈森是先起床整理衣服的,阮小溪昨天晚上已经被压榨的一干二净,估计今天都不会从床上下来了。

    一想到阮小溪昨夜的神情痴态,乔弈森身上就逐渐又发起热来。他在阮小溪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他的眼睛里荡漾的全是温柔。

    这是他和阮小溪这段时间第一次亲热,乔弈森现在心脏满满的都是幸福,他爱着这个女人,失而复得的喜悦充斥着每一个毛孔。

    “小溪,我走了。我会热好牛奶放在桌头,记得喝。”

    阮小溪我在温暖的被窝中呢喃了些听不清楚的东西。

    乔弈森正好自己的领带,推开房门,就看到晨微直挺挺的站在他的门前。

    “!!”

    饶是乔弈森自认为心理素质极强看到一大早有人一身黑衣的忽然出现都会下意识的颤抖。

    “你……”乔弈森愣了两秒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晨微,你怎么了么?”

    晨微看了一眼乔弈森的领带,眼神中透露着阴暗:“你这一大早领带怎么会打的这么歪?”

    乔弈森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衣裳,的确……

    匆匆忙忙之中他并没有拉扯好自己的领带,不过这个并不重要,他还打算先去帮阮小溪下先去热好牛奶,拿好吐司面包回来一趟。

    再说了,领带这种东西,只要在出门前整理好就已经可以了。

    晨微伸出头往屋里看:“小溪呢?”

    阮小溪睡得正香,昨夜自从她从噩梦中惊醒,就半被迫着做了一晚上的运动,现在应该累得很了,就不要这样打扰他了。

    乔弈森拦住晨微:“她昨天晚上睡得不好,就不要再打扰她了,现在正准备去给她热杯牛奶。”

    晨微听到乔弈森的话,瞬间脸色就变了:“一个好的女人怎么会起得比自己的男人还晚?”

    “还让自己的老公帮她准备早餐,她这是逼着你抛弃她么?!”

    乔弈森被晨微的话弄得一头雾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看来现在的晨微并不太习惯他和阮小溪的相处模式,这个就十分麻烦了。

    晨微趁着乔弈森一个不注意,直接推开房门就冲了进去。

    阮小溪听到门口的声音,正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奕森,是发生了什么么?”

    阮小溪还没清醒过来,就看到一道黑影冲到了自己的面前,直接掀开了她身上的被子。

    “啊!”

    阮小溪下意识就尖叫出声,昨天刚刚和乔弈森做过那样的事情,身上的痕迹根本没办法掩盖,乔弈森应该是很久都没有发泄过了,昨晚一点也没有留情,阮小溪觉得自己都要化在乔弈森的攻势中了。

    更重要的是,她没有穿衣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