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那个孩子并不是我们的
    晨微等不到阮小溪的回答,他的神情开始变的急切,像个躁郁症一样的啃咬自己的手指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为什么?”

    晨微的表情忽然变得狰狞,她看向阮小溪:“该不会是你移情别恋了吧,你不再爱乔弈森了,你不再爱他了?”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又让ben去救你们?你爱上别人了对不对?”

    阮小溪不知道晨微为什么忽然间就能想到这件事上面去,他看到了晨微眼中疯狂的杀意,他握住晨微的手,安慰道:“我没有,我没有,我怎么会爱上别人呢?我这辈子只会爱乔弈森一个人,从开始到结局都不会发生任何的改变。”

    “你放心,ben的心生从来都不是白费。我和你每个人都会记住他。他是个英雄,是所有人的英雄……”

    “是么?”晨微的眼神中露出一点迷茫,他的眼睛逐渐湿润:“你们都会永远记住他的么?”

    阮小溪点点头:“是的,我们谁都不会忘记他。”

    兴许是被阮小溪的话安抚,晨微慢慢的恢复了正常,至少她的眼睛不再是一团黑气,她看着阮小溪:“那你告诉我,到底是那个男人来是为了什么?”

    阮小溪被晨微耗得没有办法,只能如实的说了:“他是为我的孩子来找墓地的。”

    “孩子?墓地?”

    晨微看着阮小溪似乎是不知道阮小溪在说什么:“你和乔弈森的孩子死了么?是谁?!”

    !!!

    阮小溪愣愣的看着晨微,晨微这是怎么了?

    她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已经没有了么?她不是亲眼看到的么?为什么现在在提起这件事她竟然完全不知道呢?

    晨微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疼,有什么在阻止他去想,可是他却忍不住去想,越是回想她就越是头痛。

    晨微捂着头:“小溪,你和奕森的孩子为什么会死?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谁是凶手!”

    晨微说这话的时候咬牙切齿,像是恨不得把那个人杀之后快。

    只有阮小溪知道那个时候全是自己不小心,但是如果没有晨微在旁边的刺激,他估计也不会那么崩溃的跑开。

    要是非说杀害孩子的凶手,就是他们两个人啊。

    就在阮小溪正不知所措的时候,门忽然开了。阮小溪抬头,是乔弈森回来了。

    乔弈森没想到会在自己的家中看到晨微,他的表情一变,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阮小溪,确定他并没有受伤。这才注意到晨微死死捂着自己的头,满脸都是痛苦。

    乔弈森忙的走了过来,他扶住晨微,问道:“他现在这是怎么了?为甚没看起来这么反常?”

    阮小溪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解释,她对乔弈森说:“我也不早知道,我只是说了今天祁哲耀过来要帮我们找孩子的墓地的事情。”

    乔弈森下意识皱了眉头。

    乔弈森皱了皱眉头,阮小溪为什么要和晨微说这些话?难不成阮小溪还要和晨微比谁更惨么?

    一个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男人,一个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阮小溪匆匆忙忙的并不能说得清楚,其实她会说这些都是因为晨微逼她说的,不然的话晨微就要自己去调查了。

    她本来和祁哲耀就没有什么事情,为什么要心虚呢?

    不过阮小溪是的确没想到晨微竟然会不记得他曾经流过产的事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晨微拉着乔弈森的手臂,满脸都是愤恨的问道:“怎么回事?小溪的孩子怎么会出事?是点点还是她的女儿?”

    乔弈森也被晨微的话弄得一头雾水,当初阮小溪流产的事情晨微分明是知道的啊,他们还一起在医院中等着阮小溪转危为安。现在为什么她却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晨微一遍遍的问着乔弈森,神色越来越癫狂。

    乔弈森隐约有了点头绪,大概是晨微太过内疚阮小溪流产的事情,所以在那天在仓库中昏迷的时候,下意识的封存了阮小溪怀孕流产的事情。

    乔弈森:“晨微你不要激动,你听我说……”

    “那个孩子并不是我们的。”

    阮小溪愣愣的看着乔弈森,她不知道为什么乔弈森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小溪说的孩子,是我们在拉斯维加斯曾经收养过的一个孤儿,但是后来出了一些事情,这个孩子实在是病的太严重了,就算是我们好好的照顾,也没有能够救得回她。”

    晨微南中的剧痛突然消失,他看着乔弈森:“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乔弈森正色道。

    晨微也看出乔弈森确实不像是失去了孩子的模样,她这才放心下来:“我还以为是点点或者你们的女儿出了事情呢。”

    乔弈森笑了:“她已经有名字了。”

    晨微:“是么?他叫什么名字?”

    阮小溪愣愣的看着乔弈森和晨微脸上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也开始怀疑,这个孩子是不是真的不曾存在过?是不是他只存在于自己的幻想之中?

    为什么除了自己没有人会为了他难过?

    可阮小溪又知道他的的确确的是存在过,就算所有人都想要剥夺他存在过得痕迹,可她就是知道,这个孩子就是存在过,她在自己的肚子里呆了那么久。

    乔弈森脸上洋溢出慈爱的光芒:“她叫叫乔念念。”

    乔弈森一想到女儿那张漂亮的小脸,就忍不住住心中荡漾出满满的爱来。他一定要给乔念念世界上最好的。让她好好成长为一个小公主。

    阮小溪听着乔弈森给女儿其出来的名字,乔念念。看着乔弈森脸上流露出来的温柔,阮小溪忽然想到了。

    她终于发现为什么他一直觉得乔弈森的态度奇怪了,乔弈森对待这个孩子的态度,就想是当初知道阮点点的存在的时候一样。

    或许没有那个时候那么厌恶,但绝对没有之后确定了阮点点是自己的孩子之后的上心。

    难道,乔弈森在怀疑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