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不要走,这是误会
    阮小溪在家中失神,忽的又听到门外有人敲门的声音。

    阮小溪皱眉,该不会又是那个自称奕森朋友的人?阮小溪一想起这个人就满是怒火,他竟然还没走么?

    阮小溪本不想理会,可烦人的敲门声一直不断地在门外炸响,阮小溪实在是忍受不了,终于走下楼去。

    她刚刚打开门就对着门外骂了一句:“你有完没完?烦死了!!”

    “……”

    阮小溪看清楚门外的人,忽然的愣了神,门外的人竟然不是祁哲耀,而是晨微、

    晨微显然没想到会得到阮小溪这样的待遇,她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终于落在了冷漠上。

    “既然不欢迎的话,我就走了。”

    阮小溪怎么可能不欢迎!她这段时间一直在担心着晨微,现在又看到晨微,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不欢迎。

    “等等!!!”

    阮小溪死死抓住了晨微的手:“你不要走,这是误会。”

    晨微被阮小溪温热的手握紧,她身体微微颤抖,她忘了多久已经没有接触到活人的温度了。

    晨微转过头来看着阮小溪:“误会?”

    阮小溪急切地解释:“刚刚有个烦人的家伙来过,我以为又是他来纠缠了,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话。”

    “晨微,我想你。”阮小溪的身体轻微的颤抖,她刚刚一直不敢看晨微的脸,她低着头鼓足了勇气,才抬起头直视晨微:“我很担心你。”

    晨微似乎也没想到阮小溪会说出这样的话,她愣愣的看着阮小溪,继而笑了。

    “我看你刚刚那么久都不来开门,还以为你是不想见我。”

    阮小溪发现现在的晨微变了很多,他以前一直都是喜欢颜色明亮的衣裳,但是现在她身上就只有黑白两种颜色。

    ben的离开给晨微极大的打击,好像把所有的颜色都从她的身边带走了。

    阮小溪心痛的看着晨微消瘦的身体,又看了看她隆起的小腹,阮小溪的眼神中闪过一点沉重。她的孩子就这么没有了。

    但是阮小溪还是真的开心看到晨微安然无恙的模样,阮小溪把晨微迎接进自己的房,她扶着晨微坐下。

    “你这段时间去了哪?我和奕森都找不到你,十分担心。”

    晨微笑了笑:“我有些事情想不通,就出去走了走,然后就发现其实并没有什么是想不开的,只是我自己太过狭隘了。”

    阮小溪看着晨微的笑容,他丝毫也没感觉到她的眼神里有什么可以称之为解脱的豁然。晨微把自己困在了一个阴暗的牢笼中,浑然不觉。

    但是阮小溪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至少晨微现在能够出现在她的面前,这就已经是件好事了。

    阮小溪切了水果放在晨微的身前,晨微看都没有看那盘子里的东西一眼,就问道:“你刚刚说有人最近在骚扰你?是怎么一回事?”

    阮小溪没想到晨微竟然还会在意着这个,她觉得这件事并没什么可以对晨微诉苦的,毕竟总会有些人会奇奇怪怪的。

    阮小溪:“没什么,就是一个不重要的人罢了。”

    晨微的脸上一瞬间有巨大的阴霾滑过,她对阮小溪说:“小溪,你和奕森的命都是ben救下来的对吧。”

    阮小溪不知道为什么晨微忽然提起这件事来,她茫然地点头,她和乔弈森的命的确是ben救过来的,也对这件事感觉到深深的抱歉。

    阮小溪不敢在晨微的面前提起这回事,没想是晨微先提起来了。

    晨微看着阮小溪,眼神中露出一点执拗:“既然你们的命是由ben救下来的,ben咋生前就一直希望你和奕森之间能够平安和睦,他是为了守护你们才死的,现在就换成我来为他守护你们。我不允许这样的威胁存在。”

    晨微的话说的冷漠阴冷,阮小溪看着晨微,他不觉得晨微有守护她和乔弈森的义务,为什么晨微就这样擅自给了自己一个重则呢?

    “不是的。”阮小溪试图去劝说晨微:“你没有必要这样做的,晨微,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没有人是为了别人活下去的。”

    晨微现在根本就听不下阮小溪的话,他固执的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动,他看着阮小溪:“你不用管我到底是为什么活着,我想知道的是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在骚扰你。”

    阮小溪说不出口,他看着这样压迫力十足的晨微,她不知道晨微现在究竟是什么想法,但是无疑是个非常错误又危险的。

    晨微看着阮小溪不愿告知的模样,她起身冷漠的开口:“你不愿意告诉我也没有关系,我可以自己去查。”

    阮小溪怎么可能就让晨微就这么走了,他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又一次看到她,再说了和祁哲耀这之间也没有什么事,索性就告诉他又怎么样?

    晨微还能去把他杀了?

    “这个人十分奇怪,我也不太了解,就是一个自称是乔弈森朋友的人,但是我感觉到他和奕森的关系并不算是太好,奕森好像并不太喜欢他的样子。”

    晨微听着阮小溪的叙述,点点头示意阮小溪继续说下去。

    “然后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他今天很奇怪的跑出来,他告诉我为……”

    阮小溪说到这里,忽然想起来那个死掉的孩子,她忽然有几分害怕,毕竟这个孩子之所以会没有,很大一部分情况也是因为晨微那天的刺激。

    如果她现在说出来的话,会不会让晨微觉得不适?

    阮小溪在ben的事情上总觉得是他们一家愧对了晨微,所以就算是发生了之后流产的事情,阮小溪也没有对晨微有一点的埋怨。

    晨微不知道阮小溪想要说的是什么:“为什么?他有什么事么?”

    “不,其实并没有什么。”

    阮小溪低下头,她不想和晨微再讨论这些,毕竟阮小溪觉得晨微现在的情绪还不太稳定,要是她不小心说了什么,刺激到晨微又该怎么办?

    晨微现在身怀六甲,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