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迎接他的是一个女人
    阮小溪被乔弈森的温暖气息包裹,她能感觉到乔弈森说这句话的时候是认真的,乔弈森的声音中夹杂了十分不被爱人所理解的痛苦。

    阮小溪从刚刚在楼下的时候,就开始怀疑乔弈森是已经对他厌倦了,但是乔弈森对他付出的太多了,阮小溪害怕他是因为抹不下来脸面和她分开。

    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至少乔弈森对她仍然是十分上心的。可是那他为什么这么久第一没有给孩子一个名字,也没有用心地去找这个孩子的坟墓?

    这时候的阮小溪压根没想到乔弈森是潜意识的怀疑这孩子不是自己的。

    乔弈森哄好了阮小溪,他这才收整已经微微褶皱的衣裳。ben的那边还有很多东西他都还没有能够上手,现在正是他渗透进ben的势力的重要阶段,他没有太多时间了,他不呢能够让ben辛辛苦苦创建下来的势力就这么崩塌。

    ben的遗嘱虽说已经立下,但是那里的人大多数都是对ben唯命是从,对乔弈森却是不甚了解。叫他们这种刀尖上舔血的人这么忽然的信任一个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人,实在是不太容易。

    乔弈森又想起阮小溪刚刚的眼神,那里面全都是对他的控诉。乔弈森也曾想过要给这孩子一个十分好的墓地,可每每一要做这件事的时候,他的心中就会哽出一点的不愿。

    乔弈森揉揉发痛的头,他急匆匆的开车去了ben的黑手党内部,这里的每个人和他都不是一种风格。

    乔弈森毕竟是个商人,他身上没有ben的那种痞气,他也没有ben的那种神鬼莫测的身手。要是想真正的管理好这块地方……真的并不容易。

    乔弈森这几天能明显感觉到帮派中的人对他的不屑,这让乔弈森十分的郁闷,帮派里的人分明就把它当做一个傀儡。

    没过多久乔弈森就到了ben的地盘,迎接他的是一个女人,这个人是在ben的境地中唯一承认他的身份的人。

    这个女人叫做艾丽斯,在ben的手下是二当家。

    就在昨天一群满身刺青的人向他疯狂灌酒的时候,只有这个女人“嘭!”的一下摔了酒杯。

    艾丽斯:“怎么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你们一群大老粗……竟然在向教父灌酒么?”

    一个粗壮的男人脸上全是大片的刺青,这个时候不屑道:“他这种白斩鸡,也能做我们的教父?那我们拉斯维加斯黑手党的名声传出去不是被人笑掉大牙了?”

    他的话刚刚落下,艾丽斯就对她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随即也没看到她究竟是从哪里掏出来一把手枪,直接就对让那个出言不逊的人脑浆四射。

    艾丽斯站起来:“这位先生是ben承认的继承者,我可从来不知道在我们这种绝对服从的党派,竟然会出现这样质疑ben先生的人存在。”

    “像这种不懂得服从的人,我们并不需要。”

    艾丽斯的架势不仅唬住了一众人,就连去也是也被这忽然间的血花四溅震撼,他才知道原来ben管理的是一个这样可怕的组织。

    ben就这么贸贸然把他拖下了水……

    乔弈森脑中不由得出现ben那张带着坏笑的脸,我可是被你害惨了……

    好在艾丽斯在这里的应该是位置极高,让她这样做了,竟然也没什么人敢质疑。也多亏了她的一番话,乔弈森在ben这里才勉强坐稳了位置。

    这并不是因为乔弈森没有能力,只是因为他并不熟悉这里的运作,等到越是了解,他越是心惊。

    走私,毒货交易,枪火交易通用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这种在外人看都是大罪名的事情隐藏在这样平和的外表之下,正在运行。

    艾丽斯应该着这里已经等了他一段时间,她脸上略微有些不耐:“出了什么事么?”

    乔弈森淡淡的说:“家里爱人出了一点事情。”

    乔弈森没看到当他提及爱人的时候,艾丽斯的眼神中划过了几分的怨毒,但是这眼神转瞬即逝,快的仿佛从未出现过。

    艾丽斯看着乔弈森:“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承认你么?你这个黑手党菜鸟……”

    乔弈森倒是不讨厌这个女人,他觉得ben手底下的人中,这个女人是最为有趣的一个。不是因为他对自己莫名其妙的袒护,而是这个女人的强悍气势,和他大大咧咧的性格,很多时候都能让他想到了ben。

    都说如果一个人欣赏别人,就会慢慢的被他同化,他能感觉到这个女人一直在追随ben的脚步,她心中应该对ben有着难以言说的尊敬。

    艾丽斯脸上挂出了怀念的笑:“教父以前曾经多次向我提起你……妹妹提起到你的时候,他的语气就会有所变化。会感叹的说上一句‘这辈子能够有一个朋友如此,是种多么大的幸运啊……’”

    艾丽斯看向乔弈森,脸上的表情又变得冷漠:“所以说你不要认为我是承认了你……我只是承认ben先生的话,承认他做出来的选择。”

    乔弈森听了这话,他的眼神变得迷茫……

    ben真的这么觉得的么?他真的觉得有他这个朋友不是人生中最不幸的事情么?已经ben会发生这么多的意外全是因为他。

    艾丽斯也看出了乔弈森的疑惑,继续说道:“你不要认为我所说的话是为了安慰你……我没有这个必要,我虽然在表面上承认了你……但你现在还没有做出什么事情能够让我觉得你和ben先生有可比性。”

    乔弈森笑了:“我和ben的确没有可比性,他比我适合的太多,我其实并不太能接受这里发生的事情……”

    艾丽斯的眼神因为乔弈森的话开始变得阴冷,她几乎想下一秒就掏出枪来把这个人毙掉,他竟然敢质疑ben先生留下来的东西。

    “但是……”乔弈森的眼神忽然变得悠远,他想起来了ben曾经的模样:“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的事业在我手中落颓……”

    黑手党虽然看起来并不光明正大,但是这东西掌握在他的手还是安全,要是别人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