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女人不需要别人来担心
    祁哲耀没想到乔奕森竟然会去而复返,他刚刚被阮小溪拍在门外,现在又被乔弈森抓包。

    祁哲耀耸肩:“我这不是知道小溪身体最近不大好,过来看望?”

    明明是他自己理亏,却硬要做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态度来,祁哲耀就是有这种不要脸面的能力。

    而且他说的是小溪,并不是嫂子或是全名。乔奕森脸色微变,什么时候小溪和这个人关系竟然这么好了?

    “是么?那我可要谢谢你了。”乔奕森轻轻拍打房门,示意阮小溪出来。

    刚刚回来的时候,他正好看到阮小溪脸色不善的关门,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她应该还在门厅附近。

    “砰砰——”的声音传进阮小溪的耳朵,她知道敲门的人是乔奕森。

    她有一些犹豫,她不想在看到祁哲耀,而且祁哲耀就这么贸贸然的出现在她家门口,乔奕森会不会怀疑是她邀请他过来的呢?

    “小溪,开门我回来了。”

    阮小溪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传来乔奕森温和的话语,直接安抚了阮小溪的心。

    阮小溪打开了房门,迎接那个属于自己的男人。

    “你回来了?今天怎么这么早?”

    乔奕森看着阮小溪,眼睛里都是温柔的光,他搂住阮小溪的肩膀“我有些重要的东西忘记拿,所以就回来了。正好遇到祁哲耀过来看你。”

    其实乔奕森并未忘记带什么东西,自从宋舟鸿的事情过后,他怎么想都觉得不放心,就在家门口安装了监控。

    一来可以在不在家的时候,随时查看到阮小溪的情况,以免发生什么危险,可他却浑然不知。

    二来他总觉得晨微,可能会对阮小溪不利。

    那天葬礼上晨微的表情冰冷,甚至在看着他的时候,就像是在看着一个会呼吸的尸体。

    祁哲耀死死盯着乔奕森放在阮小溪肩膀上的手,他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是眼神逐渐锋利起来。

    乔奕森明显的在像他示威,这个男人在像他宣告,阮小溪是他的女人。

    “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也开始丢三落四了。”

    阮小溪笑了,数落乔奕森脑子越来越差。

    像乔奕森这种人,他本应该是没有人可以反驳质疑的统领者,可对于阮小溪的嘲笑他却并没有在意。

    他在阮小溪额角落下一个吻“我脑子里都是你,已经没有地方去装别的东西了。”

    祁哲耀看着恩恩爱爱的两个人,感觉自己真是个多余的存在。他觉得自己必须要说点什么打破这个美好的画面,然后把自己硬生生的插进去。

    祁哲耀“我本来以为小溪的身体不太好,现在看来根本不用担心,乔总把自己的夫人照顾的很不错啊。”

    乔奕森听到祁哲耀说出担心,脸上神色微变“我的女人就不需要别人来担心了,你说是不是?”

    阮小溪看出两个男人之间的剑拔弩张,她和祁哲耀扯了扯乔奕森的手臂“我们回去吧。”

    阮小溪的动作十分不给祁哲耀面子,她甚至都没有多看祁哲耀一眼,阮小溪的所有精力都围绕着乔奕森,没有施舍给祁哲耀一分半点。

    祁哲耀咬咬牙,他不能就这样让两个人回去,绝不能。

    “我这次来,还有另外一件事。”祁哲耀开口:“上次乔总要找的那块小坟地的事情。”

    乔弈森身形一震,他看向祁哲耀,脸上露出点冰冷:“据我所知我要帮孩子找这快墓地的事情并没有告诉过你吧。”

    一而再再而三的把孩子的事情拿到表面上来说,阮小溪的脸色已经十分苍白。

    祁哲耀根本没有顾虑到他做为孩子母亲的心情。

    没有一个母亲在失去自己孩子之后能够面色如常,两个男人每每说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尖刀划在阮小溪的心头上。

    祁哲耀摆摆手:“乔总自然没有告诉我了,但是我绝对没有私自调查过别人的**,只是拉斯维加斯的新任黑手党教父要做点什么事,可不是有无数的人上赶着去操心么?刚刚好小溪就飘进了我的耳朵里而已。”

    乔弈森冷冷的看着祁哲耀,这个男人他也有所耳闻,他可不认为堂堂祁家会在这种小事上来讨好他。

    之后祁哲耀和乔弈森说出了自己看中的一块墓地。

    乔弈森脸上不动声色,可是对祁哲耀刚刚说的那些话还是稍微有些动心,这块墓地实在是不可多得。也亏了祁哲耀有心思去找。

    乔弈森没有注意到阮小溪越来越白的脸色,她看着乔弈森,心中涌出来的是失望和悲伤。

    对于自己的孩子,乔弈森竟然能够做到这么的冷漠,甚至不如一个外人来的上心。孩子已经去世有了一段时间,乔弈森甚至到现在都没有个孩子一个名字。

    关于墓地上的事情,乔弈森也是能拖就拖,虽然阮小溪知道他真的是有在找,但是其中用了多少心思,那就不得而知了。

    阮小溪现在听到一个外人都能为自己的孩子这么上心,可乔弈森竟然没有丝毫的愧疚,他甚至露出了淡淡的满意。

    这简直,就像是在对待别人的孩子!

    乔弈森点点头:“听祁兄这么说起来还真的不错,那我们就同意了。”

    “不!!!”一直安安静静的阮小溪忽然出了声,她看着乔弈森就像是看着一个不曾相识的人:“我不同意!绝对不会同意!”

    乔弈森皱着眉头看着阮小溪,这块地方从哪里看起来都是十分的不错,为什么阮小溪会有这么大的抵触情绪?

    乔弈森握住阮小溪的手:“小溪,你是有哪里不够满意么?”

    阮小溪眼睛里逐渐涌出来点泪雾。

    不满意!绝对不满意!!从哪里她都不够满意!!!

    这可是他们的孩子啊!威慑呢吗乔弈森竟然能够涌出这么一种理性的态度对待?他难道就不会觉得,自己的孩子,应该所有的一切都有自己来准备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