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难道他在监视自己吗
    以前她还有肚子里孩子,她经常会和孩子说话现在却不能了。现在的阮小溪孤身一人,在拉斯维加斯只有乔奕森。

    “碰!”

    有人敲门的声音传入阮小溪的耳朵。

    “?”

    她在想是谁会在这里来找她,难道是晨微?毕竟这个地方只有晨微知道。

    晨微终于肯原谅她了吗?

    她兴冲冲地跑过去开门,却看到一张放荡不羁的脸,那个人笑得张扬放肆,一双桃花眼正妩媚的盯着她。

    “是你……”

    阮小溪忽然觉得有些颓唐,不是晨微。

    她经常在想,晨微是不是还在怨恨她?是不是还在怪她?如果不是她的话,ben也不会遭遇到现在的情况。

    但是晨微没有回答。

    晨微直接就这么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面前,甚至没有留下一点音讯。

    他们也不知道去哪里去找他,晨微好像给自己放了一个超长的大假,没有任何人能够联系到她,也没有人能够打扰到她。

    “怎么不欢迎吗?”祁哲耀看着阮小溪。

    她这个女人竟然没有丝毫让他进门的意思,这什么意思?不欢迎吗?

    他祁哲耀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这个女人还真是不识好歹,别人都是上赶着往自己床上走,她却连门都不想他进。

    阮小溪的确是不想让他进门。

    虽然他是乔奕森的朋友,但是毕竟男女有别。

    而且这样不请自来,也没有问乔奕森是不是在。

    就上次来看,这个祁哲耀和乔奕森的关系并不是特别好。

    不然两个人之间也不会这么尴尬。如果他现在贸然让祁哲耀进来乔奕森回来难免会产生疑问。

    阮小溪站在门口说:“乔奕森现在并没有在,如果有什么事的话……请去直接找他,因为我也并不知道他在哪里。”

    祁哲耀哪里是来找乔奕森的,他就是来找阮小溪。

    自从上次离开以后,他就觉得阮小溪这个人十分有趣。甚至就连前段时间刚刚勾搭上的个当红小明星都觉得没有意思。

    他好容易才查到了阮小溪的住址,好不容易才看到乔奕森出门,他怎么放过这个机会?

    “你这样说的话,我可就伤心了……我难道就不能来找你吗?还是说我只能去找你的老公呢?”

    阮小溪脸上露出几分疑惑,她和祁哲耀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好,祁哲耀为什么要到家里来找他?

    自从宋舟鸿的事情之后,她就对这些男人产生了一点恐惧,她不相信有人会对他莫名其妙的好。

    阮小溪看着祁哲耀:“那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呢?”

    祁哲耀看着阮小溪一脸戒备的样子,心里多出点苦涩。

    他明明是毫无恶意,可是阮小溪却拿出了防狼的姿势来对他,他这人就算再没品也不喜欢强上别人的好吗。

    “前段时间你发生的事……我都知道了。你是不是正在找一块小的墓地,但是现在还没有找到呢?我现在这里有一块非常好的小墓地,你可以来看看。”

    阮小溪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要让这些外人来插手了。

    她感到有几分的愤怒,因为这件事情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只是在网上浏览了一些网页而已。

    为什么祁哲耀就会知道呢?难道他在监视自己吗?

    其实是阮小溪想多了。

    因为乔奕森为这个孩子找墓地的时候,动了一些关系。

    刚好这些关系祁哲耀也认识,然而乔奕森并没有对这些事情太过于上心,他只是提出了一些简单的要求。

    但是祁哲耀知道以后就有些留意,他不明白为什么乔奕森会要去找这么一块墓地。

    他请了私家侦探去查,发现原来是他们的孩子去世了。

    但是祁哲耀还是觉得有几分的不正常,毕竟乔奕森这个人外面传的都是十分爱家。可是这次在寻找墓地这件事上,他显然没有那么用心。

    这件事让祁哲耀查到了一点诡异。

    为了讨好阮小溪,他决定要来找阮小溪谈一谈这件事情。

    “抱歉了,这是我们的家事,不需要外人来操心。”阮小溪脸色阴沉对祁哲耀开口,并且要随手关上房门:“如果下次你想要来说这些话,那么就请在乔奕森在的时候,来找他谈吧。”

    “等等!!”

    祁哲耀还想说什么,就看到门板对着他的脸拍了过来。他躲避及时才没有被厚重的门板磕断他高挺的鼻梁。

    妈的!

    祁哲耀觉得自己简直是在找虐!

    别人一点都不在乎他的想法,可是他却还上赶着过来,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

    但是……明明都到了现在这种情况……

    他已经被阮小溪拒之门外,但是他还是没有一点儿怨恨的感觉。

    祁哲耀继续拍着房门,对小阮小溪说:“你看看我挑的地方!真的非常好!”

    阮小溪觉得祁哲耀这个人情商简直低的可怕。

    别人的孩子去世,这件事情他竟然就这么直接跑上门来叫嚷,简直就是在戳她的心窝。

    然而,阮小溪并不知道……

    祁哲耀一向是以情商高著称。这样一个花花公子怎么会情商低呢?

    只是到了阮小溪这里,他的脑子不知道为什么就变得单纯起来。

    他只希望阮小溪能够开心,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做法会不会招来别人的厌恶。

    要是以前被祁哲耀祁家大少爷甩过的人发现现在他吃瘪的样子,恐怕都会吓得眼珠子都要掉了出去。

    “小溪……你听我和你说……”

    祁哲耀的声音还在身后不依不挠的响起。

    阮小溪想到那个已经离开的孩子,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小腹,眼神里有泪闪过。

    她当初要是能够稳重一点……这个孩子就不会落得早早就离开的下场。

    “你想让她听你说什么?”

    就在阮小溪靠在门前快要落泪的时候,闷在忽然响起乔奕森的声音。

    阮小溪脸色微变,他怎么回来了?他不是有工作要忙么?

    祁哲耀这个时候还在拍打着房门,他根本没有想到乔奕森竟然会去而复返。

    乔奕森保持着自己绅士的态度:“不知道祁兄在我家门口堵着我的太太是要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