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只是一个物品
    乔弈森被自己的想法震惊,她看着乔弈森的眼神中透出来的全是绝望。他们两个之间也算是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难道直到现在乔弈森都不肯完全的信任他么?

    为什么他会这么残忍?

    阮小溪心中沉痛,但是在晨微面前却没有表现出来。晨微已经足够悲惨了,乔弈森刚刚的谎言正好能够安抚她的情绪,她就没有必要在这种是时候戳穿乔弈森的谎言了。

    毕竟她也是希望晨微能够走出原来的阴霾,能够好好的生活下去的。

    阮小溪测了测头,遮掩了眼中的泪光,她站起身:“晨微你也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你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就先住一段时间吧,不要走了。”

    乔弈森也点点头。

    ben是因为他们才发生的意外,照顾他的未亡人,乔弈森已经把晨微当成了自己的责任。

    晨微看着乔弈森和阮小溪,他已经决定要守护他们两个人了,如果住在他们家里的话,应该能更进一步的化解她们之间可能出现的矛盾。

    晨微的心思现在已经接进病态,只是这个时候的乔弈森和阮小溪都没有能够发觉,毕竟在平时的时候,晨微表现得还算正常。

    晨微笑了笑:“好,那我就住进来了。”

    晨微说了这句话之后,阮小溪终于松了一口气,晨微终于稳定下来,他再也不用担忧晨微的安危了。

    乔弈森打了个电话,直接叫了搬家公司四,把晨微的东西都搬了过来。

    阮小溪:“你看你门都跑了一天,现在也应该饿了吧。我去给你们准备一点吃的。”

    阮小溪的厨艺并不算好,以前在乔家的时候不用她动手,现在在拉斯维加斯,乔弈森也是想要找个人来帮的,被阮小溪拒绝了。

    已经拉斯维加斯人生地不熟,乔弈森的身份尴尬,如果找进来什么不干净的人,那才可怕。

    所以这段时间,乔弈森都沉浸在阮小溪“出神入化”的厨艺之中。

    阮小溪在厨房简单的炒了几个菜,因为今天还有晨微在,她不能随意的把酱油和醋搞错,也不能在把味精和盐搞乱,阮小溪费尽心思才做出来一桌勉强可以入口的菜。

    她没有什么心情去吃,她把菜摆在桌子上,乔弈森已经帮他们盛好了米饭。

    乔弈森本以为今天的饭菜依旧难以入口,可是当他下了筷子,才发现今天的饭菜并没有那么糟糕。

    乔弈森刚刚想夸奖阮小溪几句,旁边的晨微也不知道是吃到了什么,“呸”的一声就把嘴里的菜吐了出来。

    晨微皱着眉头:“这是什么?可以吃的么?”

    阮小溪一时间有些尴尬,她的厨艺的确是拿不出手去,她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做饭并不太好,可能是又搞错了什么作料。”

    严肃脸上有些疑惑,晨微刚刚吃的那道菜他也有尝过,味道虽然说不上好,但也不是难以入口啊,不至于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吧。

    晨微脸上的表情严肃,她的筷子又转向另一道菜,结果也是刚刚入嘴,就被她吐了出来。

    晨放下了筷子:“小溪,你做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阮小溪觉得她今天真的是有用心的再做这些菜的,怎么会真没差?按理说应该可以入口的啊?难不成是他越用心反而事倍功半了?

    阮小溪没想到晨微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她连忙吃了一口那个被晨微吐出来的菜,想感受一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可是阮小溪尝了尝,那个菜,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是极其普通的味道,甚至在某些程度上来说,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阮小溪和乔弈森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眼中都有疑问,但是谁也没有说话。

    在阮小溪心中,晨微从来都不是一个难以伺候的人,就算以前的阮小溪的厨艺,她都能够非常给面子的把她全部吃下去,怎么现在……

    晨微脸色不善,她对阮小溪说:“你平日里就给乔弈森吃这种猪食?”

    阮小溪不知道自己应该说是还是不是。

    因为这些“猪食”的味道,都比乔弈森平时是要入口的好上很多。

    乔弈森推了下发愣的阮小溪,示意她点点头。

    阮小溪按照乔弈森的指示点了点头,刚刚她还沉浸在孩子的事情上,现在晨微又开始找出别的问题,阮小溪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晨微恨铁不成钢的对阮小溪说:“你这样是不行的,要相助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住男人的胃,你难道不知道么?”

    阮小溪没想到晨微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她瞥了眼乔弈森。乔弈森竟然也是愣了,可能谁都不会反应过来晨微在这个大女人竟然会说出这种三从四德的话来。

    阮小溪还是勉强的点点头,毕竟现在的晨微不能用平时的眼光来看待。

    晨微似乎是满意阮小溪的敷衍:“你不要以为我在骗你,如果因为这种事情,乔弈森移情别恋,你对的起ben么?”

    ben的名字一落下来,餐桌之上所有人呼吸都静了下来,阮小溪现在脑海中全是ben去世的事情。

    乔弈森麽也没想到晨微竟然会把ben的事情摆到餐桌上来教训阮小溪,他的表情一时间也有些变化。

    乔弈森:“其实晨微,你想多了,我已经习惯了小溪的手艺,我觉得也还好啊,更何况,我也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放开她的。”

    晨微嘴角勾起一个冷笑:“你们在这些男人就会这样说,但是你们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到?所以小溪一定要变得更好,变的更好。”

    晨微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有种奇特的明亮,就像是找到人生的目标一样。

    “好到谁都舍不得扔下她才能行。”晨微看着阮小溪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物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