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依旧爱你
    阮小溪的心已经松动,她的睫毛微微眨了眨。乔弈森清楚地看到了阮小溪睫毛扇动的模样。

    他心脏猛地一禁,难道小溪已经醒过来了么?

    怪不得他今天觉得病房中的感觉有几分异样。但是要是小溪已经醒了,又为什么不肯睁开眼看看他呢?

    乔弈森转念一想,就知道了。

    阮小溪是因为ben的死觉得愧对于他,所以才会自我封闭了这么长时间,现在就算是醒过来也不想睁开眼睛看他。

    现在就算是他强硬的逼迫阮小溪睁开眼睛,她也早就封闭了自己的心,肯定不会把所有的委屈痛苦都发泄出来。

    阮小溪在最近经历的磨难也已经非常多了,先是被宋舟鸿囚禁,后来又经历了从中国到拉斯维加斯的颠簸,现在,又经历了ben和孩子的惨死。

    乔弈森吻了吻阮小溪的手背:“小溪,我爱你。”

    我爱你这句话就像是一句魔法,深深触动了阮小溪的心。

    着这么久的黑暗之中,没有一个人会来救她,她陷身在周而复始的痛苦之中,她一次次的叫着乔弈森的名字,他都没有出现。

    站在阮小溪的潜意识中,乔弈森肯定是会因为ben的事情对她产生愤恨。她下意识就不敢面对晨微,不敢面对乔弈森。因为ben是个对他们都非常重要的人。

    可现在乔弈森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他对自己说“我爱你”。

    阮小溪的眼泪慢慢渗出眼角,她终于睁开眼睛,牢牢抱住乔弈森的脖颈:“我也爱你。”

    乔弈森终于看到阮小溪放下固执的心防,她终于肯面对自己。

    乔弈森抚摸阮小溪的头发:“小溪,你终于醒过来了,你知道这么多天我有多么担心么?”

    阮小溪抽抽噎噎的哭泣:“我对不起你们,问我对不起晨微,对不起你,我甚至觉得自己还不如就那么死了,这样就可以偿还ben的牺牲了。”

    乔弈森可以理解阮小溪的痛苦,在最初得知ben死了的消息,他也曾产生过强大的自责感,身子忍不住去想,要是那个时候不是自己放下了ben一个人,如果那个时候留下来的人是自己。ben就不会遇到这样的意外。

    可是乔弈森后来仔细想了很久,如果那个时候留下来的是别人,真的会比现在要好么?

    ben的伸手是几个人之中最好的,当时阮小溪的身体出了问题,他们异乡人如果没有分开,铁秩又是从宋舟鸿那里刚刚叛变过来的,难免只爱之后不会因为宋舟鸿的一些话临阵倒戈。阮小溪和铁秩只会成为他们的负担。

    到时候他们迎来的只会是全军覆灭。

    ben应该是已经预料到了这个情况,所以才会在那个时候毅然决然的决定牺牲自己,让他们有一个可以活下来的机会。

    他们与其自怨自艾,还不如好好珍惜ben用自己的生命帮他们争取来的生活,他们以泪洗面,每天都沉浸在自己的悲痛之中,那样的话ben就会开心了么?

    还是说他们要是去死,ben就能活过来么?

    乔弈森吻了阮小溪的额头:“小溪,你知道么?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

    “就算是ben的事也好,还是之前的事情。”

    “你知道什么是金玉良缘么?”

    阮小溪似乎是没想到乔弈森会忽然转移话题,迷惑的开口:“嗯?知道啊。”

    乔弈森笑了:“其实你不知道,金玉良缘虽然看起来非常美好,但是中间金玉融合之时也是要经历痛苦和磨难的。所以说我们之间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上天给以的磨难而已。这么多事情过去,我依旧爱你。”

    阮小溪接口:“我也爱你。”

    “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会生气,ben的事情,其实说ben是因为救你而死的,不如说他是因为帮助我才死的,这么算来我才是罪魁祸首。”

    乔弈森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点的痛苦,指尖紧紧蜷缩,心脏也隐隐作痛。

    “但是,ben其实是被宋舟鸿所害,宋舟鸿已经死了,我们已经为他报了仇。”

    阮小溪被乔弈森的话真的全身发抖:“宋舟鸿死了?!”

    阮小溪的表情忽然变得有几分震惊,他看着乔弈森的眼睛,似乎是想深刻的挖钻出这件事的真相。

    乔弈森从阮小溪的嘴中听到宋舟鸿的名字就难以控制的感觉到几分不悦,但他还是能够好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似的,他死了。是铁秩杀掉他的。”

    “他死了,他死了。”

    阮小溪喃喃的重复着这句话,在阮小溪心中,宋舟鸿给她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这个人已经成为了她人生中最大的恐惧。

    没想到他现在就这么轻易的死了。阮小溪不知道自己现在是种什么样的心情,到底是庆幸还是恐惧消散之后的轻松?

    但是阮小溪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情都不是这两种之间的任何一种。

    宋舟鸿早已经变成了一个噩梦,就算他在真的已经不再存在,他的行为也已经在阮小溪心中投下/阴影。

    乔弈森看到阮小溪失神,她不应该是感觉到庆幸和开怀么?威慑呢么会这样的失魂落魄?难道他喜欢上那个人了么?喜欢上了那个伤害了ben的人渣?

    宋舟鸿在临死前的话一次次回拨在乔弈森的脑海中,让他不得不在意,让他不得不胡思乱想。

    那个孩子真的是自己的么?

    乔弈森知道现在自己的想法十分危险,但是他有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再瞎想。

    “怎么了?你不开心么?”乔弈森问道,语气中已经有了几分的冰冷。

    阮小溪这才回过神来:“不,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感觉。”

    宋舟鸿这个人虽然是作恶多端,但是他对任性确实真真的喜欢,甚至这么一个变态的人,在阮小溪的身边呆了那么久,在阮小溪的威胁之下,都没有真正的触碰过阮小溪的身体。他在死之前,还在幻想能和阮小溪一起生活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