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小溪,我想你了
    阮小溪陷身在这样的梦境之中,一次次的循环,一次次的疯狂崩溃。

    乔弈森抚摸着阮小溪的额角,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竟然和阮小溪不知不觉的认识了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他们之间有过误会,有过分离,但是大部分的时间,他们是在相爱。

    ben的事情让乔弈森知道了时间的可贵,他看着阮小溪紧闭的眼睛,轻轻抚摸过她的睫毛。

    乔弈森温柔的吻了阮小溪的脸颊:“你快些醒过来吧,我想之后的日子能够和你一起度过,人生苦短,你再睡一天我们之间的时间就少一天。”

    阮小溪在黑暗之中逃跑,她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脸颊上有股温暖的气息,她一时间愣神,停下了急于奔跑的步子。

    她听到了乔弈森的话。

    男人的温柔就像是温水熨进心底,甚至连周围的景象都开始模糊起来。

    她的脑中忽然涌起当初两个人从相遇到现在的点点滴滴。她感觉到自己脸上有湿润涌下。

    “奕森,奕森……”

    阮小溪在梦中交出了乔弈森的名字。

    阮小溪之所以会选择逃避,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对不起乔弈森。

    ben是乔弈森最好的朋友,可是现在却因为他的原因,他惨死在了宋舟鸿的手里,她还记得那天乔弈森崩溃一般的哭声。

    开始阮小溪还在想乔弈森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这么难过,后来那天晨微出现后,她才知道乔弈森是因为ben。

    ben的死在他们的心里都横出了一道巨大的沟渠,不是那么轻易就能逾越过去的。

    乔弈森没有注意到阮小溪微微煽动的睫毛,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经四个小时了,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处理。

    “小溪,我要走了。”乔弈森帮阮小溪盖紧了身上的被子:“我明天再来看你。”

    起身的时候,乔弈森感觉到胃部难以自制的抽痛,剧痛袭来乔弈森几乎站不稳脚步,咬着牙忍耐过这段突如其来的疼痛,他回头看了眼阮小溪,终于还是直起腰走了。

    乔弈森不知道,在他走出房门的时候,阮小溪就睁开了眼睛。

    她看着乔弈森的背影,内心里是无法压抑住的自责。

    阮小溪在刚刚乔弈森轻吻她的时候就已经醒了过来,她不敢睁开眼睛,她害怕会看到情谊的脸,更害怕乔弈森的指责。

    阮小溪下意识的摸了自己的小腹,发现那里竟然是一片平坦。

    “轰—”

    一声在阮小溪的心中炸响。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呢?

    阮小溪愣在了床上,很久她才消化了这个事实,这个孩子本来就是上天赐给她的礼物,现在她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害死了ben。

    上天为了惩罚她,才把这个礼物收了回去。

    “孩子,妈妈对不起你。”

    阮小溪下在病床上睁着眼睛从天黑到天亮,知道清晨的时候,有人推开房门走进来,叽叽喳喳的小护士进来给阮小溪喂饭。

    阮小溪暂时是还不想要接收到外人的目光。

    ben和孩子的死在阮小溪的心里埋下了自卑的种子,她开始下意识认为自己像是个罪人,她现在不敢面对任何人的目光。他甚至觉得任何看她的眼神都会待了控诉。

    他们会告诉她:“你这个杀人犯。”

    小护士压根没有感觉到觉到阮小溪的异常,她草草的给阮小溪喂完饭,就急匆匆的出了门,因为接下来还有三四五个病人等着她照料。

    阮小溪睁开眼睛,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整天,只要有人出现,她就会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知道乔弈森的到来。

    乔弈森刚刚踏进病房,就觉得今天就有什么不对。

    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他就是这样感觉,他看向病床上的阮小溪,她依旧是紧紧的闭着眼睛。没有丝毫清醒过来的样子。

    乔弈森走到床边,他握起阮小溪得手,今天得阮小溪和平日不同,她的手比往常还要冰凉,几乎都没有了人的温度。

    乔弈森迟疑的看了阮小溪的脸,他紧紧握着阮小溪的手,试图温暖她的冰冷。

    阮小溪感觉到乔弈森滚烫的掌心,男人给他的皈依安全感是没有人能够给她的。

    有那么一瞬间,阮小溪真想就这么扑进男人的怀抱之中,她想在他的怀中哭出声音,她想把自己的脆弱全部都暴露在乔弈森的面前。

    这段时间,阮小溪承担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她没有办法在保持原本的倔强。

    她甚至开始想,如果开始她没有那么一意孤行,她如果能够好好的听了乔弈森的解释,是不是就不会出现这么的意外?

    ben就不会死,他们的孩子也能好好地得到照顾。

    乔弈森在温暖阮小溪手心的时候,看到了阮小溪手腕上的一条长长的疤痕,那条痕迹现在在虽然已经愈合。但是根据他的形状,他也能知道当初阮小溪在手腕上划下的时候是有多么的绝望。

    宋舟鸿的话最近经常会会在乔弈森的脑海中回放,他还记得宋舟鸿说过阮小溪在他的身体下翻滚的事情。

    乔弈森的心情非常微妙,他知道自己不应该相信宋舟鸿的话,可是他的精神又会不断地去想起那天的场景,他甚至大脑中会不断出现宋舟鸿说的那话的具体场景。

    世人都说,关心则乱,乔弈森也是如此。

    宋舟鸿就是利用了乔弈森太过爱阮小溪这一点,才会在死之前设下这么一个圈套,他要让乔弈森在自己的嫉妒和猜疑中度过很长的一段时间。

    而且阮小溪的孩子现在已经死了,乔弈森是没有办法再去验证宋舟鸿的话。

    阮小溪的手终于开始慢慢的回暖。

    乔弈森笑道:“小溪,你睁开眼睛吧,我想你了。”

    一句我想你了,就触动了阮小溪心底最温暖的那一部分。

    她几乎想立刻回抱住乔弈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