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现在对你十分的愤恨
    铁秩也看不下去晨微的疯狂,他走过去推开晨微,在他看来宋舟鸿依旧是他原本的主人,他不能接受在他死之后还有人这么虐待他的尸体。

    铁秩觉得自己是没有错的,但是他的行为已经是足够自私,晨微这才转眼看向铁秩,她死死的瞪着这个人,早已经把自己的满腔愤恨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就是这个人杀了宋舟鸿,杀了那个本应该死在自己手上的人。

    晨微:“你以为你自己很忠诚?你不一样背叛了他?要不是你的话,他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么?”

    铁秩不可置否:“不会。”

    晨微:“你觉得你刚刚那一枪是帮他解脱了么?你有没有想过,可能他其实并不想死呢?宁可受尽折磨,他可能也想苟且的活下去呢?你做了你自以为正确的事,却没想到他现在可能已经对你十分的愤恨。”

    铁秩的神情变的略微不自然,他可能也在心里渐渐的认同了晨微的话:“不要说了。”

    晨微:“你为什么要我闭嘴?这个人渣杀了我最最重要的爱人,我想要折磨他,想要他生不如死,有错么?”

    “他该死!但是不该死的这么容易!”

    晨微的情绪在逐渐激动,她忽然抓起墙边的一根铁棍,对着宋舟鸿的脑袋狠狠地挥舞了下去。一瞬间宋舟鸿的脑袋就被打的变形。

    铁秩心脏一紧,伸手就去阻拦晨微的行动,他却没想到晨微下一个目标竟然是自己。

    晨微挥舞这棍棒,对着铁秩劈头盖脸的就挥落下来。

    “咔擦”骨头断裂的声响在房间内响起,晨微脸上带了疯狂的笑,依旧对铁秩挥动着铁棒。

    她不能原谅这个人!

    就是这个人给了那个恶魔一个解脱,让那个混蛋就这么轻易得死了。

    “晨微!”

    乔弈森也没想到晨微竟然这么的激动,他死死抱住晨微的腰,试图让她恢复清醒,他这打法直接能够打死人啊。

    乔弈森开口:“晨微!你清醒一点!你想让自己变成个杀人犯么?”

    晨微脸上溅落了铁秩的血,铁秩不敢动晨微,她只知道这个人已经有身孕,就像是阮静怡一样,是另外一个生命的纽带,

    “晨微!你觉得ben要是能够看见,他会愿意看到你变成这副样子么?”

    晨微原本对乔弈森的劝阻不闻不问,但是听到ben的名字,她手上的动作就开始颤抖。

    乔弈森看到现在的晨微还会对ben的名字非常敏感:“晨微,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还有着ben的孩子,你难道想让你们两个的孩子,因为你现在的行为,有个杀人犯的妈妈么?”

    晨微手上的铁棍应声而落,她看着一边地上ben的头颅,忽然放声痛哭。

    对不起,ben。

    我还是没有能够帮帮你报了仇,他不是死在我的手上的,你会不会怪我?

    怪我没有把所有的伤痛都统统报复回去,怪我没有好好的折磨他?

    晨微放声大哭,她的情绪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她在这一天之中。看到了ben的尸体,看到了宋舟鸿的惨死。

    晨微终究还是没有能够支撑下去,在最后哭到昏死了过去。

    那天晚上的事情就以晨微的昏迷和铁秩的重伤作为收场。

    ben的尸体被运出这个潮湿阴暗的仓库,乔弈森派人好好拼接了ben的尸体,晨微在医院中拒绝再见乔弈森。

    直到ben的葬礼,乔弈森才在一次见到了晨微。

    要说变化,晨微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乔弈森就是感觉到在这个人周身的气场完全改变。

    以前的晨微活泼开朗,现在的晨微虽然外表还是一如从前,但是周身却笼罩了一层阴郁的气质,就连她对乔弈森的眼神都有了一点冷漠的疏离。

    ben的死终究还是在再晨微的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ben火化的时候,乔弈森看着ben的尸体被推进火化炉,他本以为晨微会崩溃的哭叫,可是晨微只是那么平静地看着这一切,就像是这一切都和她没有什么关系。

    被推进去的也不是她的爱人,只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葬礼之后,乔弈森也没有再见晨微,他想要和晨微说话的时候,转过头却没有看到她去了哪里。

    ben也曾立下过遗嘱,他父母早逝,身边的兄弟都是一群草包,还有几个人虎视眈眈的觊觎他的势力,等到他死之后,手下的一切产业都交由乔弈森处理。

    乔弈森看着ben的遗嘱,内心五味杂陈。

    那时候的ben大概是没想到自己已经有了一个没成型的孩子吧。

    乔弈森暂时接受了ben手下的各方势力,他是打算等到ben的孩子出世,等到他长大,有能力接手这一切的时候在拱手相让。

    以前的时候乔弈森就知道ben已经在短短几年之中把自己的势力延伸的极为广深,但是直到自己正式接手,他才知道原来ben竟然是一个这样的奇才。

    他开始理解为什么ben会让他接管自己手上的势力,这样庞大的黑色党团体,如果单单靠晨微一个女人,是绝对无法在支撑的。

    乔弈森解决了宋舟鸿的尸体,他把那个破旧的仓库和宋舟鸿的尸体用一把火解决,在他看来,宋舟鸿这样的小人,只配得上这样弃置荒野。

    乔弈森开始有大量的时间来陪伴阮小溪。

    阮小溪在救助室内依旧没有睁开眼睛。乔弈森每天都会来看望她,在阮小溪的床边一呆就是几个小时。

    他给阮小溪下讲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他告诉阮小溪他已经杀掉了宋舟鸿,已经被ben报了仇。

    可哪怕乔弈森费劲了心机,阮小溪依旧没有醒过来的趋势。

    阮小溪陷入了一个疯狂的梦境,梦中的宋舟鸿依旧是那么疯狂的模样,他一直在疯狂的追逐自己,她害怕极了。

    这个时候ben出现了,他英勇的救下了自己,可下一秒,梦中的ben就被撕扯的四肢分散,死在了自己面前,她疯狂的大叫,却没有人来安慰她。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