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还真是一副让人感动的场景
    乔弈森看到晨微一步步向着ben的尸体走过去,他下意识就想要去阻拦。

    ben的尸体实在是太过冲击,晨微如果看到的话……

    乔弈森还没来得及伸手阻拦,晨微已经到了ben的身边。

    在没看到这尸体的时候,晨微脑海中的ben一直是那个阳光明媚的男人的形象,她觉得就算是ben死了,也应该是那样顶天立地的样子。

    可她现在看到的ben全身发青,现在天气依旧有几分早燥热,ben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发出阵阵的臭味,那个男人明亮的眼睛死死的闭着,再也看不到他的眼睛。

    他全身上下全是干涸的血迹,有骨头戳破了皮肤刺出胸膛,一看就知道他在临死前遭受了怎么样的残忍对待。

    “ben。”

    晨微想要去触摸ben的脸,结果刚刚触碰到他冰凉的皮肤,那个人的头颅就滚落下来,正落在晨微的脚边。

    现在的ben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阳光帅气,现在的他就是一团冰冷的死肉,他的头颅甚至还有蛆虫滋生。

    可晨微却像是看不到的样子,她捧起ben的头,一点点的抚摸着他的脸:“ben,你看,我来找你了。”

    “过了这么久,我终于找到你了。”

    晨微的反常看的乔弈森毛骨悚然,在旁人看来,晨微的行为已经没有任何的常理可言。

    可晨微却只是被现场的惨烈迷了眼睛,她的心神防线早就已经不再牢固,一点点的刺激就能让他崩溃,更何况是一副这么劲爆的场景。

    而且,在相爱的人面前。

    只要是他就已经足够了。

    晨微摸着ben的眉眼,眼泪不能自已的流出来:“你为什么不和我说话?你是生气我找到你太慢了么?你为什么不不肯睁开眼睛看一看我呢?”

    乔弈森看着晨微的崩溃,他想走上去把晨微拉开,可是晨微身边的气氛实在是太过惨烈,他根本无法插足。

    “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生气我和你吵架。”

    晨微抱起ben的头放在自己的小腹:“你听一听,这是我们的孩子,这是你的孩子你有没有非常开心?”

    晨微在梦中的时候,ben每次出现都是微笑着的,在她的潜意识中ben就应该是笑着的,就应该是那样温暖的。

    那现在这冷冰的又是谁呢?

    晨微瞪大眼睛,把这个人的眉眼深深印刻进心里,没错啊,就是他啊,为什么他不再笑了?为什么他现在总是面无表情呢?

    宋舟鸿这个时候忽然笑出声来,他咳咳的吐出两口血:“哈哈哈,还真是一副让人感动的场景啊。”

    “我都要感动的哭出声音了呢。”

    宋舟鸿的声音在晨微的哭声中显得格外突兀,晨微这时候才注意到躺在地上的宋舟鸿。强烈的愤恨涌上心头,她抱着ben的头慢慢向宋舟鸿走过来。

    在没有找到宋舟鸿的时候,她曾想过千万种的方法让他生不如死,现在看到了这个恶心的男人,她心中的想法终有机会变成现实,这种兴奋刺激的她指尖轻微颤抖。

    她终于有机会能够帮ben报仇。

    可就在这个时候“嘭!”的一声枪响在三个人之间炸响,乔弈森甚至没有反应过来究竟是出了什么样的事情,就看到宋舟鸿额间一点猩红,竟然是被人直接爆头而死。

    乔弈森直接把枪口对准来人,冷声道:“谁!!!”

    铁秩从阴影中走出来,他扔下手上的枪,对乔弈森举起双手:“是我。”

    铁秩进去到仓库,就看到癫狂的晨微和在地上不成人形的宋舟鸿。

    他之所以回来就是想要给宋舟鸿一个痛快,现在宋舟鸿死了,他没有其他的恶意。

    晨微愣愣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宋舟鸿,刚刚还张口狂笑的人,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宋舟鸿应该死在她的手上!他应该被碎尸万段,被五马分尸,被刀子一刀刀割下身上的肉,他应该被畜生压在身下。

    晨微身子恶毒的想,要把这个人身上的肉用开水一点点烫熟,用刷子把他身上的肉刷下来。让他看到自己究竟会落得个什么样的下场。

    要把他刷成人棍,让他生不如死,也不足以解了心头的愤恨。

    现在他就这么轻松的死了?晨微看着怀里的ben的头,她突然疯了似的尖叫。

    找到并且折磨宋舟鸿是支撑着晨微神志的支柱,现在却被铁秩这么简简单单的一枪解决了。

    不可以!不可以!

    实在太便宜他了!他怎么可能死的这么轻松?他这样的人怎么配死得这样轻松?

    这个十恶不赦的人,还没有听到他痛苦求饶,没有看到他跪在脚下忏悔,没有看到他那最最最悲惨的下场。

    晨微忽然抢过乔弈森手中的枪,对着宋舟鸿的尸体一枪枪的射过去。知道弹夹已经被用完,知道手枪只会因为手上的动作发出“咔咔”的声响。

    晨微还是不肯放手,她固执的对宋舟鸿的尸体按下扳机。一下又一下。

    乔弈森伸出手去阻拦晨微,他不想看到晨微这么可怜崩溃的样子,可晨微却一把推开了乔弈森的手。

    晨微崩溃的哭叫,满腔的愤恨没有发泄的点:“为什么你要这样轻易的就放过他?你看看ben你看看他的样子。他杀了ben啊!”

    乔弈森看着宋舟鸿的尸体,虽然宋舟鸿死的是太过便宜了,但是刚刚铁秩开枪的一瞬间,他甚至有一丝的庆幸,他不想看到晨微的手上沾满鲜血,尤其是一个人渣的血。他觉得ben也是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场景。

    现在宋舟鸿已经死了,虽然死的突然,并不能让每个痛恨他的人满意,不过这条人命不是算在晨微的手上,晨微的手上依旧是干净的。

    晨微推开乔弈森,走上去狠狠踢打宋舟鸿的尸体,她一脚脚踢在宋舟鸿的身上。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