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定和乔总的关系不一般
    宋舟鸿这么说着,似乎就连自己也相信了,那个孩子就是他的,他的精神已经处在疯狂的状态,他已经逐渐无法区分自己的梦境和现实。

    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享受,嘴上吐出淫声浪词:“我很高兴能够和小溪有这么一段时间的相处,我才是最后的赢家。”

    乔弈森看着宋舟鸿俩上的表情,那不像是装出来的愉悦,更像是真正的快乐。

    “更何况,我还有ben给我陪葬。”宋舟鸿的脸上越发的愉悦,眼神都开始开始疯狂的明亮:“我又拉斯维加斯最大的黑手党教父陪葬,你说我怎么可能输了?这不可能,我从来都不会输的。”

    乔弈森看不得宋舟鸿这发疯的样子,他打算直接割下他聒噪的舌头。就在这个时候,宋舟鸿忽然开口了。

    “你知道ben死之前在说什么么?”

    乔弈森的手停下了,他想知道ben在生命的最后关头到底说了什么,哪怕他知道宋舟鸿的话并不可信。

    “这个可怜的男人,在最后都和我说他不怪你。”

    “你知道么,他真的很厉害,他穿上你的外套,把我们引到了和出口完全相反的方向,我本来手下是有,咳咳。”宋舟鸿吐出一口血,可他还是继续开口:“是有一百人左右,硬生生被他干掉了大半。”

    宋舟鸿没有统计过自己最后还剩下了多少人,可乔弈森知道,宋舟鸿的人被ben从百余人杀到还剩下25人。

    “如果不是他的腿不好,我估计就算我们全军覆没也不可能抓得到他。”

    “只可惜了,他的腿成为了他最大的负担。”

    “我也很佩服你们,竟然能够真的丢下他一个人,让他来应对我们。”

    乔弈森嘴唇颤抖,如果能够重新来过,不管当时的情况怎么危机,他也不会丢下ben一个人。

    ben从来都会在绝境中得以生还,所以他们都以为ben不会有事,却忘了ben身上的伤。

    宋舟鸿脸上带着得逞的笑容:“他真的是个英雄,那盘录像带你也看过了吧。”

    “怎么样?是不是足够震撼?他的骨头血液是不是构成了极美的构图?”

    “这是我人生中最得意的作品了,我把它交给了你。乔弈森你看完之后是不是痛哭流涕了呢?”

    乔弈森眼前回想起那个录像带中的场面。

    昏暗的房间,男人的低喘,棍棒挥舞,和满目的猩红。

    晨微赶到的时候,这个地方已经被乔弈森大批的人马包围。晨微下了车,她看着这个仓库,眼泪忽然就涌了出来。

    没有任何的征兆,甚至没有任何的原因。

    晨微摸着脸颊上的湿润,心中莫名的难过,她听到有个声音在召唤她走进去,那个声音告诉她。

    ben就在里面。

    晨微出现在仓库口的时候,遭到了乔弈森手下人们的阻拦:“对不起,这位小姐,乔总说了,任何人不能进入。”

    晨微哪里有心情去管他们的阻拦:“我是晨微,你们乔总最好的朋友ben的妻子,我觉得我有权利知道现在里面的状况。”

    ben的妻子?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他们都听说过ben的名号,甚至这次的行动就是因为他展开的,如果她是ben的妻子的话,一定和乔总的关系不一般。

    “这位小姐,您还是在外面等一下吧。”

    晨微身前还是那双阻拦的手臂,她咬咬牙直接用自己的小腹撞了上去:“我的肚子里有ben的孩子,如果我现在出了什么意外,乔弈森要是怪罪下来。”

    “就不是斥责那么简单了。”

    果然,这句话落下,在外阻拦的人的手就放下了。

    开玩笑,这可是ben的孩子,要是你真的因为他们有什么损伤,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一定会被拉斯维加斯的黑手党扒下皮的。

    晨微直接跑了进去,黑暗之中,她看不清楚四下的情景,她踢踢踏踏的跑进去,有几次还险些被什么东西绊倒。

    只是这个仓库很大,晨微的动作一开始并没有让仓库深处的两个人察觉。

    铁秩随即也来到了这个臭气熏天的仓库,他一眼就看到了门外守着的门卫,他咬咬牙:要是直接从正门攻入的话,能够成功进去的几率几乎是零。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宋舟鸿会在里面。

    当初乔弈森曾经答应过他,会放宋舟鸿一条生路,可之后ben的小溪不胫而走,他也知道宋舟鸿应该是难以逃过这一劫了。

    可是他还不想让宋舟鸿到死也要受尽折磨。如果可以,他想一枪给宋舟鸿一个痛快,也算是尽了折磨而对年的兄弟主仆情义。

    铁秩不可能像晨微一样能够把自己的身份亮出来,他还没有那么大的背景,他仔细观察这个仓库四周,发现在仓库侧面,有个废弃的窗户。

    因为常年失修,玻璃已经碎裂,正好可以容下一个人通过。

    室内。

    乔弈森狠狠踩上宋舟鸿受伤的手臂。

    “啊啊啊,”

    宋舟鸿的哀嚎声直接传进晨微的耳朵,这时候她也看到了ben临死前那个平台,地上有大片大片的血迹。

    晨微明明没有看过那个视频,却在这个时候意外的心跳加速,几乎无法呼吸。

    几个画面在她脑海中闪过,快的几乎抓不住,模糊了她的视线,她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跌倒在地上。

    “ben,ben。”

    晨微喃喃的叫着这个名字,眼泪一滴滴的往下流淌,就仿佛是看到了ben死之前的场景一样。

    她拼了命的往里跑,终于出现在了乔弈森和宋舟鸿的面前。

    这时候的宋舟鸿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他的脸上满是泥污,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乔弈森没想到晨微会出现在这里:“晨微?你怎么来了?”

    晨微的目光却没有落在两个人的身上,她的眼神直接落在两个人身后,那个血迹斑斑的椅子上。

    “ben,”晨微一步一踉跄的往哪个方向移动自己的身体:“ben。”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