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难将至
    不过他并没有吃下ben的尸体,因为这是他最后的资本,他要把ben’的尸体放在乔弈森和晨微的眼前,让他们看到自己最亲密的人现在腐烂生臭的样子。

    “哈哈哈哈……”

    宋舟鸿在黑暗的房间了发出鬼一样诡异的笑,他的嘴角沾满了鲜血,身上也全是死了一样的恶臭,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晨微实在是回想不出来那天那个人的样子,她皱着眉头,很久才对乔弈森说:“要说特别,也没有什么特别……他的身上有点难闻,是种奇特的恶臭。”

    现在的晨微脑海中全是ben的那句话:“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晨微经常会在梦中梦到ben,梦中的ben依旧是那副青年的模样,他一次次的告诉晨微,他会一直陪在她的身边,永远都不会轻易地离开。

    晨微现在开始相信,人死瘦子真的有灵魂存在,ben就在她的身边。这样她还有力量能够呼吸,能够带着勉强的笑容,呼吸进下一口的空气。

    恶臭?

    乔弈森也查看了那附近的监控录像,那个邮递员身上的衣服都不是任何一家快递公司的衣裳。他心中已经豁然,这个邮递员应该就是宋舟鸿。

    但是乔弈森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晨微,他不能想象到晨微知道宋舟鸿就这么堂而皇之的从他的眼底下逃走,会是有种什么样的反应。

    乔弈森心里已经有了估量,宋舟鸿应该是没有可以利用的手下,不然也不会这么冒险的自己出来送这份“礼物”。

    乔弈森死死盯着屏幕上那个人的背影,他让晨微先回家休息,毕竟晨微现在不比以往,他的肚子中还有个小小的婴儿,是不能过度疲惫的。

    晨微也的确是有点疲倦她现在经常会睡很长时间,因为只有在梦中他才会再见到ben的脸,每每醒来,晨微都觉得失望,身子开始越发的不愿意清醒。

    乔弈森把晨微送回自己的房间,他下了命令:“调出来拉斯维加斯各个道路上的监控……”乔弈森的在屏幕上画出一个血红色的圆圈:“我一会把一个照片个大家发送过去……跟踪这个人……看看他到底藏在了哪里。”

    宋舟鸿在阴暗的角落里啃着一块生肉,脑海中还在幻想如果有机会能够从这个地方逃出去,又该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举动。

    小溪……

    小溪……

    宋舟鸿还在默默念着这个名字,脸上逐渐出现一种变态的满足,只是念着这个名字,宋舟鸿的身下就已经一片的潮湿。

    宋舟鸿抱着一条长满尸斑的大腿,他的脸在那条腿上蹭着,仿佛是陷身咋阮小溪的怀抱之中。

    小溪……你是我的……你绝对是我的……没有任何人能够带走你……

    宋舟鸿依旧沉浸在自己恶心的幻想之中,浑然不知道大难将至。

    乔弈森这样一条街一条街的排查,宋舟鸿虽然有很好的反侦查能力,他只是在有监控额街面稍稍出现,只要有小巷就会侧身进入。

    这个个排查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可是拉斯维加斯的繁华几乎覆盖了大街小巷,宋舟鸿就算是再会隐藏,也终究会露出马脚。

    乔弈森看着最终定位在的医院附近的一个破旧的垃圾场。

    这个地方是一般没有人会去的,因为这个地方是拉斯维加斯最大的垃圾场,他附近有个废旧的停车场。本来是应该直接拆除的,但是因为这个地方实在是太过恶心,没有拆迁队愿意来到这里进行这个也并不是很挣钱的工作。

    乔弈森看着屏幕上那张苍蝇乱飞的照片。

    乔弈森说:“果然……垃圾就应该待在垃圾堆里,才不违和。”

    乔弈森并没有告诉晨微自己已经知道了宋舟鸿的下落,他害怕宋舟鸿到时候会胡乱说话,晨微最近好不容易才安稳下来,他怕宋舟鸿吐露出ben死时候的惨状,动摇晨微的心。

    晨微已经不能在受到任何的伤害了。她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人,就不要在知道事实的残忍了。

    乔弈森起身整理了衣裳,就迫不及待的开上车,虽然现在已经是深夜,但是他不能再等到明天了……他马不停蹄的赶往这个宋舟鸿最后的居所,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在这个卑鄙小人碎尸万段了。

    他要让他也尝尝ben临死前的痛苦,乔弈森咬牙切齿,他要他切身的体会!

    晨微这几天都住在乔弈森的家中,她现在睡得时间越来越长,兴许也是怀孕有一定的关系,可是今晚,晨微却出乎意外的失眠了。

    她在床上辗转反侧,却依旧没有的到睡神的眷顾,晨微在床上闭着眼睛闭了数个小时,可却丝毫没有睡意,她索性也不在逼迫自己,直接起了身。

    晨微忽然想起来昨天乔弈森问她的话,想着想着竟然不自觉的走到了乔弈森的门口。

    乔弈森的房门没有关,隐约透出蓝色的电脑屏幕光芒。

    晨微走近乔弈森的书房,电脑钱的座位空空荡荡,乔弈森竟然没有在。

    晨微看着打开的电脑,心想乔弈森可能也去睡了。但是……也未免太过不讲究了吧……电脑都不关的么?

    晨微走到电脑屏幕前,屏幕上出现的是淡蓝色的屏保,她活动鼠标,想要帮乔弈森关上电脑,可刚有动作就发现,乔弈森的电脑竟然是有密码。

    晨微连山个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手指微动……就输入了一串的数字。

    那是阮小溪的生日。

    屏幕上显示血红的四个大字“密码错误。”

    晨微皱了眉头,咬咬嘴唇,他就不相信自己就不能猜出来到底是什么密码。

    她手指微动,这次输下了阮小溪名字的缩写加上阮小溪的生日。

    “滴……”屏保解锁。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